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王健林,重新出击

2022-04-24 20:19
广东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王健林慢慢爬出了谷底,并且重新上了牌桌。

完成这个动作,王健林用了五年时间。

在万达出海的岁月里,王健林很清楚万达想要什么,会成为什么;但是当一切都化为泡影之后,王健林没有犹豫,而是手起刀落砍掉了文旅以及酒店业务,回血的同时也甩掉了很大一部分负债的包袱。

当几年后,我们再回首去细品这个动作时,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而对负债看得比较通透的除了王健林,还有曹德旺。所以这几年,除了福耀玻璃非常受追捧之外,曹德旺还被动地成为了一位网红企业家。

段永平曾经说过:“负债的好处是可以发展快些。不负债的好处是可以活得长些。再说,一般来讲,银行都是要确认你不需要钱时才借钱给你。”

可惜,大部分人都听不进去。

实际上,在过去发展的几十年里大部分人都分不清短贷长投的危害,也没能对自己收入水平有一套清晰且完整的认知,以至于在遭遇风浪时,轻易就丧失了抵御风险的能力。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一次不同的选择就意味着你将会承担不同的风险。没有不承担风险的押注,也没有完全低风险高收益的回报,这个道理连小孩子都懂。

就连最轻易进入的股市,开户前第一项都是: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当行业处于红利期的时候,的确可以其乐融融,但是当行业红利消失之后,就需要为你的选择去承担一定的后果,只是大部分人在短期内都选择了无视风险,这也是造成悲剧的主要因素。

扩大负债, 量力而行。

2017年,风暴中的王健林,以637亿的价格将万达的76间酒店、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甩卖给了融创和富力。这笔当时怎么看都亏本的买卖,最终让万达缓过了劲。夸张的是,为了让融创能顺利“吞”下文旅项目,王健林甚至借钱给融创助其顺利收购。

这一行为,在当时遭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嘲笑。

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能登上首富宝座的人,没有一个是笨蛋。

当下,融创债务出现了延期,甚至连年报都没能按时发布,富力情况比之也好不了多少。反而是“断臂求生”的万达重新回到了牌桌,开始重新走上发展之路,并且遍地开花。

今年2月,万达宣布接管山西忻州“田森汇项目”;

3月28日,万达宣布与鑫苑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商业管理、资产管理等领域展开合作;

4月1日,万达宣布与建业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建业将计划将全部商业项目整体出租给万达商管或其关联方,万达商管将会全面负责该等商业项目的招商、对外租赁、运营和物业管理。

代价是万达一次支付7亿的租金,时间是十年。

4月19日,万达商管宣布拿下了北京SOLANA蓝色港湾和北京五棵松卓展购物中心的整体经营管理权。

……

王健林曾经说过,什么都能放弃,就是万达商业不能放弃,这一点王首富看得比任何人都明白,因为万达所有的商业行为未来都会围绕商管去做延伸。

根据万达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万达累计在全国开业的万达广场达到了418座,比半年前多了38座。

王健林在参与一档节目时曾表示过,生意的最高境界就是“空手套白狼”。他解释到,这套模式是建立在绝对的实力和品牌技术之上,当时他还举了迪士尼的例子。实际上到了万达的 Pre-IPO 轮,其融资就已经达到了60亿美元(约合390亿人民币),投资方包括腾讯、蚂蚁金服以及碧桂园等。

其中,腾讯、蚂蚁金服、中信资本还都是万达商管的基石投资者。

4月6日,胡润研究院曾发布了《2022胡润全球房地产企业家榜》,而王健林则一扫过去几年的颓势,以1050亿的身价与吴亚军并列第五。

按照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在众多的商业运营服务商当中,若只以在管建筑面积计算,万达商管在全球以及中国皆排名第一。

而这一数字,超过了国内二到十名的总和。

根据其招股书显示,在万达上市前的股东架构当中,大连万达商业持股比例为69.99%、珠海万赢则持股8.83%、银川则万达则持股0.01%,也就是说王健林合计持股高达78.83%。

目前,万达商管距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这也是当下王健林能重新“出击”的勇气和底气。出海计划破灭之后,王健林曾很清醒地意识到了保住万达国内业务将会是未来传承的重中之重。

未来地产行业或许会走下坡路,但是地产服务行业则一定是朝阳行业,按照当下万达扩张的速度,等万达商管重新上市之后,王健林重新挑战全球地产首富的宝座也不是不可能。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