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华为陈春花事件,揭示了盗版书商的谣言生意链

2022-07-08 16:34
四川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作者 / 金德路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通过对陈春花关于华为的各种评论、解读,以及其与任正非交流细节的反复演绎和夸大,网络上诞生了一万余篇吸引眼球的夺睛文章,民间自媒体们获得了不菲的流量。

前几天,华为对这个现象终于不堪其扰,突然发布声明表达不满,登上热搜“华为与陈春花教授没有任何关系,华为不了解她,她也不可能了解华为。”陈春花教授随之回应不知道网文出处,并且表示会聘请律师追究网络文章的法律责任。

正当网民们错愕吃瓜时,专注图书的电商平台当当网7月7日晚凭空杀出,发布声明,“此事源于盗版书商、个别自媒体,为销售盗版书籍做引流,将一两篇文章反复杜撰成不同版本,冠上抢眼球、甚至庸俗标题。”

当当此举将事件矛头直指盗版书商,恶意流量的动机就已明晰。事实上,除了任正非与陈春花,王兴、张一鸣、张小龙等一众互联网大佬早就深受盗版书商的侵害,网络舆论影响很长时间都难以消弭。

那么,为什么盗版书商会将目标瞄向这些互联网大佬?背后的链条是怎么运作的?这种黑产还会持续多久?

01 “看他动态去!”

《张一鸣一夜间清空微博到底是为什么》、《美团创始人王兴也选择了沉默,料与罚款有关》……去年底,大量类似的文章在微博、微信、百度等平台流传。

文章中,作者不失深情地道,“这个习惯发表想法的男人,最后把这一扇连接外界的门也关了。”

但事实上,王兴并未清空饭否动态,仅是将账号设置了“六个月可见”。因此,所谓的“强监管”与“清空社交平台言论”之间,因果根本不成立,本质上是在制造谣言。

如果回溯过往,就会发现类似文章层出不穷,且阅读量不低。例如,2016年张小龙设置了查看权限、不再活跃时,市场上又有人开始“怀念”张小龙动态,认为其锁住的动态里藏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当然,时代日新月异,到了张一鸣就更惨。在部分自媒体的笔下,一些私人行为,被添油加醋,让人浮想联翩。

这些文章内容大同小异,作者们声称,通过搜集整理知名企业家的社交平台言论,就可以归纳出成功人士的经营之道,甚至“分享给我身边的朋友后,确确实实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刻意制造噱头的背后,除了吸引流量外,还有一条潜藏更深的交易链。

如果文章看完,就会在结尾看到联系方式或购书链接:《张小龙的腾讯微博》《读懂张一鸣,看他的微博去!》《王兴饭否精彩语录合集》……都是一字不差抄人语录的盗印书。

先要明确“盗版”和“盗印”的区别。在出版专业工具书中,“盗版”指未经作者或著作权所有者授权,不支付报酬,在大多数情况下亦不注明作品出处,而擅自出版他人受著作权法保护作品的复制本。主要针对的是已经出版发行的作品。

而“盗印”则是将版权人未出版发行的作品,私自印刷发行,实际上就是非法出版物。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副会长朱巍表示,“比如张一鸣的微博、王兴的饭否等,都称不上是盗版书,这些企业家都没将自己的言论出过原版书,却被这些盗版书商搜集、盗印、牟取暴利。这种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更应该严厉打击。”

但各种亿万企业家“下场”、阴谋论齐飞,就为了卖“盗印书”?这门生意到底有多赚钱?

今年5月,枣庄市公安局破获的一起制售非法出版物案件就可看出“暴利”:查明涉案金额7亿余元,非法获利3200余万元。抓获犯罪嫌疑人126名,打掉制售窝点27处,查扣印刷设备131套,收缴非法出版物10万余册、侵权电子书20TB。

今年年初,湖南某县“扫黄打非”办也公布一起案件,捣毁非法出版物印刷销售窝点2个,查获涉案图书1万多册,初步查实涉案金额20余万元。现场收缴非法出版物的图片中,张一鸣王兴等互联网企业家的言论合辑赫然在列,甚至是盗版商手里的爆款产品。

一条盗印盗版链就此清晰了起来:相关利益者在网上通过热点话题批量制造爆款文章,产出骇人听闻的论点,煽动大众情绪。而依此带来的高话题度,让线下盗版商可以持续不断地售出低成本的各类非法出版物,乃至为其线上的盗版书店引流。张一鸣、王兴等谣言文章泛滥之时,各类电商平台上,大量的10w+销量盗印书就是很好的佐证。

简而言之,就是盗版从上游发力,主动制造“需求”,走了一条“谣言+盗版”的新路子。这是出版市场中的隐秘角落,那些我们以为“没人会买的书”,已经在暗处恣意生长了起来。

02 “富起来”的盗版书商

“大佬”们也确实很好用。

前文提到过,这些复制名人名言的盗印书,仅是将资料机械地聚合在一起,直接剽窃他人的知识成果,没经过什么编辑,更没有什么知识附加值。

包装也同样十分简陋,仅仅一个图片打印的封面,附以质感极差的复印纸,成本约为6分/页。

但借助企业家们的名人效应,有些书定价却夸张地达到了100—300元之间,哪怕是二手书,也要170多元。

例如,《读懂张一鸣,看他微博去!》作为畅销书,各平台销量超万册以上。

点开部分商家,店内清一色地销售成功学书籍。有些店家甚至打着“家居店”的名义,专门销售盗版书籍。

要知道,普通正版书籍的成本包括版版权费、原材料费用,编录经费、印装等多项费用,出版价格约在20—100元之间,以30—50元的区间居多。

而困于价格战之后,线上线下的正版图书价格还一降再降。据北京开卷数据,2019年,图书折扣力度降到59折,2020年为60折。二手书更不用说了,在二手书交易平台多抓鱼上,二手书价位通常在十几至二十元左右。

落差与沟壑就此形成,知识附加值和质感都极差的盗印书,价格却远胜装帧精美的正版书。

另一方面,除了销售实体书,这条链条还覆盖了出售电子文档、饭否账号等多种业态。

将名著、书籍扫描制成PDF文档后廉价出售,在互联网上已经算是某种“常态”了。公众号、百度、小红书、微博上,从不乏“求pdf”、“求txt”的声音。而此前有媒体报道,部分盗版商家通过电子图书馆,批量下载出售名著电子文档,不仅“全”,而且售价仅3—5元。

而目前在各电商平台流传着的企业家语录电子文档,价格约在5—30元。通过询问其中一位商家,记者得知,这些语录平均一天能卖出三份,成绩不俗。

03 “谣言+盗版”的双重暴击

与盗版的蓬勃发展相比,正版图书的生存空间正被不断挤压。

在出版业萧条的情况下,盗版书籍进一步抢占了正版的生存空间。前几个月,郑渊洁的杂志《童话大王》宣布于明年停刊。与大多数因销量不佳而停止发行的期刊不同,《童话大王》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不断被“Ctrl C+V”。无数复制粘贴发行的盗版读物,最终让生存了36年的杂志选择用停刊来反抗。

类似事件层出不穷。2018年,被称为“中国最美图书馆”的篱苑书屋,因为“交换图书”活动,被读者用大量盗版书换了正版书,以致几年之后书屋满是盗版书,不得已关闭馆整理。

盗版屡禁不绝,近年来,打击盗版的力度也在不断加大。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今年年初公布了2021年“扫黄打非”十大案件,涉及网络传播淫秽物品、制售非法出版物、假记者敲诈勒索、侵权盗版、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等类型。据统计,过去一年,全国共查办案件1.3万余起,其中刑事案件近1900起,刑事处罚4070人。

无论是对网络文学、影视作品还是音乐作品盗版的围剿,亦或对非法印制、存储、销售盗版图书的查办,都体现了政策的严格导向,对打击集团化侵权犯罪具有较强的震慑作用。

而在这种“造谣+盗版”的新案例中,上游挑拨情绪的爆款文章为盗版牟利,盗版的猖獗也在为谣言助飞。大量侵权成功学的发行,在侵权与强行解读之间,那些曾被追逐学习的偶像们,面目愈加模糊。

据传播学理论,谣言流通量=与问题的关联度×社会成员的不安感×环境的不确定性。即涉及的问题越重要,社会情绪越不稳定,真相越含糊不清,谣言越活跃。

从“杭州女子取快递被造谣出轨”、“73岁东莞清溪企业家娶29岁广西大美女”……层出不穷的网络造谣案件,大多都围绕“出轨”“老夫少妻”等刺激眼球的关键词。

而“张一鸣、王兴清空社交平台言论”,则直接抓住国家监管与企业家关系的重要问题,迅速引起社会情绪,谣言大肆传播,进一步激化社会问题。

这条新财路,是一条无耻之路。

实际上,社交平台言论只是个人表达,企业家们的重心不在社交平台,而是用心经营好公司,这本是个常识。盗版商们却屡屡颠覆常识,将之作为流量密码。

这对被造谣者而言,始终是一个无妄之灾,伤害难以弥补。更何况量级庞大的谣言,也迅速淹没了他们的澄清。

例如,杭州女子被造谣出轨后,受大量素不相识的网友攻击、“人肉”……不仅丢了工作,还患上了抑郁症。但她的澄清困在个人关系圈里,甚至受困扰几个月,始终未得到一个真诚的道歉。而造谣者甚至一度声称“这只是个玩笑”。

无人关注受害者们的声音。随着社会关系茧房化和重归部落化,真相没有被篡改也没有消失,只是在信息传播中变得不重要了,披着真相外衣的谣言比真相更大行其道。

“后真相”时代的到来,让谣言即“真相”。久而久之,谣言形成固化印象,成为受害者甩不掉的标签。

如上所述,“谣言+盗版”的犯罪行为,是给社会和受害者个人的双重打击,危害甚广。对这类犯罪行为精准打击,才能正本清源,保护好个人利益,维护好社会秩序,疏导正确的社会情绪。

去年底,中央网信办也开展了“清朗·打击流量造假、黑公关、网络水军”的专项行动,整治蹭炒社会热点,炮制所谓的“热文”“爆款”,刻意煽动网民情绪进行恶意营销等问题。并集中查处一批批量注册、发布同质信息,用于制造虚假数据、蹭炒热点话题、攻击诋毁他人、沉降负面信息的水军账号。

今年3月,中央网信办更是围绕聚焦面广,危害性大的问题,明确了“清朗”系列专项行动10大重要任务。其中就指出,“清朗·互联网用户账号运营专项整治行动”,依法从严处置利用时政新闻、社会事件等“蹭热点”,借势进行渲染炒作的账号,发布“标题党”文章煽动网民情绪、放大群体焦虑的账号。

只有将这条扭曲的“捷径”彻底堵死,才能让出版业的“正路”更加畅通,让社会的“言路”更加光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