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6岁女生公开谈性,掀起00后性教育浪潮

关注
2022-08-09 11:06
上海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搜索下载一条 一条

去年12月,在福州一所高中,

05后女孩幽兰决定和同龄人

公开聊聊“性”这件事:

持续开放线上性知识测试、

性与性别问题树洞,

在班会、社团展示等校园活动上

进行性知识科普和讨论……

据幽兰做的校园调研,超90%的人都对接受过的性教育不满意。而性知识的缺乏,让很多同学面对校园性骚扰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半年过去,

幽兰的性教育团队已聚集了19人,

其中大部分都是高中生。

这场高中校园里的性教育实践

也在社交网络上引起热议——

48万人围观点赞,00后热捧。

不少福州,甚至北京、上海的同龄人受到鼓舞,

也开始在自己的学校里开展性教育。

幽兰和小伙伴们在展览现场布置

8月,幽兰和团队策划了福州第一个性教育展览,

“希望能鼓舞更多人从自己身边开始,

去实践人人都能做的性教育。”

一条来到展览现场,

与她聊了聊00后关于性与性教育的心里话。

撰文:朱玉茹

责编:陈子文

7月的福州,一个高温预警的正午,我们在一栋破旧老洋房的地下室见到了幽兰。她正紧锣密鼓地准备着福州第一个性教育展览。一手布置着展厅,一手还在和团队发语音沟通宣传问题,一刻不停地忙碌着。

偶有路人好奇进来询问时,她会停下手中的工作热情地介绍道:“这边在做一个性教育的展览,是我和我的团队做的,我们都是高中生。”

展览现场(照片摄影:唐笠洪)

“高中生?做性教育?”不少人投来诧异的眼光。

事实上,对这个16岁女生而言,如此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在做性教育是她一年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从小到大,我一直尽量避免和‘性’这件事挂上关系。大人们会说,‘这不是你这个年纪该了解的事’,然后同龄人之间,哪怕只是提到月经,就会被说‘污’,不自觉就有了一种‘性’是很负面的、很羞耻的观念,”幽兰说。

“大家都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会好奇这方面的知识,偶尔谈到的时候,也会用各种代称,不好意思直说。”

做性教育之前,幽兰一直是个内向,甚至有些自卑的女生

转变发生在初二那一年。当时,“鲍毓明案”闹得沸沸扬扬。讨论这个新闻时,一位女生朋友突然说自己已经被班上一位男生骚扰了一年多:在她面前一直做性暗示的手势(一只手比圈,另一只手指头在里面进进出出),突然伸手摸她屁股和胸部,放学跟踪她……甚至在不久前,把她锁在教室说,“我要强奸你。”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诉老师和家长,却只得到“这个男生就是皮,想引起你的注意”这样的答复。“我当时就觉得很生气,但又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幽兰回忆。

从那时起,她开始关注性暴力的相关议题,中考的暑假就报名参与了一个反性暴力的组织,后来又陆续加入国内知名性教育机构塔池、莓辣的智囊团,她是唯一的高中生、05后。

深夜,做完功课后,幽兰开始研读性教育的相关书籍

在《性学入门》、《性学观止》这样的科普书里,在北师大刘文利老师的慕课(开放式网络课程)上,在与结识的性教育实践者的交谈中,幽兰慢慢意识到,“其实‘性’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我也可以大声地去谈论它。”

与团队的小伙伴们开完会后一起回家

去年12月,她创立了性教育团队TOUGHYOUTH,吸引了12位高中生和7位大学生。团队的核心就是“同伴性教育”,面向高中生进行性与性别问题的解答、科普。

“以往我们接受到的性教育都是来自比自己大很多的人,其实是会觉得尴尬、严肃。大部分青少年对同龄人更容易敞开心扉,他们都会说,‘这些话我之前都没有人敢讲’,我们也能以一个平等的姿态更好地与他们进行沟通。”

展览现场一进门抛出的第一个问题

团队成立后的第一项工作,是在校园内开展大范围的问卷调查,了解大家的性知识现状、接受过的性教育,以及希望能接受怎样的性教育。“主要是通过社交网络转发,也会做一些一对一的访谈。”

调查的结果让幽兰很是吃惊。一来,大家普遍了解的知识都停留在月经、遗精这样很基础的生理方面, 此外的内容大多是一片空白。超过90%的人都表示对接受过的性教育不满意,希望能在学校开展性教育。

日本性教育剧《17.3关于性》,在国内饱受好评,豆瓣评分9.2分

更离谱的是,色情制品竟然排在老师、家长前面,是大家最主要的性知识来源。

“印象中在我们7、8岁到10岁那段时间,随便点开一个网站就会有那种黄色小广告。大家或多或少都不小心点进去过,很多人的性启蒙都是这个。再就是小黄片、小黄文,班上甚至有男生会聚众看这些。”

与糟糕的性教育现状相对的,是不低的高中生发生性行为的概率。据国家计生委2015年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现在中国高中生平均首次性行为年龄是15.9岁。

“科学的性知识的缺失,对青少年是有非常严重的后果的,像最近联合国的数据显示,中国青少年艾滋病感染者在过去几年里增长了35%。我就想我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给大家补上一堂性教育课。”

幽兰在线上回答同龄人关于“性”的匿名提问

2021年末,幽兰在多个社交平台上开通账号,进行性知识科普,免费解答同龄人在生活中难以启齿的“性”困惑。

她收到最多的困惑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关于性行为的好奇和担忧。

日本性教育剧《17.3关于性》中女生们对性行为的担忧

“我上课老看到旁边的男同学把手放在裤兜里动来动去,我就很难受,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看男的。”

“那些黄片、黄文里的性行为都好暴力,第一次会不会痛死?一定会出血吗?”

“我的性幻想里经常出现暴力内容,代表我一定有暴力倾向吗?”

另一方面是对自身性欲和自慰的羞耻。

英国青春性喜剧《我的左蛋蛋》中,男主进入青春期后发现自己的左蛋蛋莫名其妙发肿了,羞于启齿的他尝试了各种奇葩的消肿方式

“我一个女生,晚上睡觉的时候常会有色色的想法,我是不是骚、浪?是不是不正常?同龄人有人和我一样吗?”

“小学二三年级洗澡时,无意间用喷头冲洗私处莫名觉得很爽,后来每天都要来一次,长大了才知道这是自慰。自慰是不是会毁容?我该怎么才能戒掉?”

幽兰通常会把问题扔到团队群聊里,大家分头去查资料,讨论后整合成一个相对正式的答案。

“我们大部分引用的数据或观点都来源于近5年的论文,还有像百科词条,是由刘文利老师的课题组在近两年进行过大修订的,也有很强的实效性和专业性。”

幽兰的性教育班会现场

今年3月,幽兰决定将这些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带到线下,在班会中呈现。这也是她第一次站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声谈“性”。

“真的可以色色吗?”

为班会准备的PPT

当这个班会标题刚显示在屏幕上,班里瞬间炸开了锅。幽兰在开始前进行过无数次预演,早有预料。她不慌不忙,用更响亮的平静的声音继续她的讲述,去盖过大家的窃窃私语。

“当他们发现我完全没有拿这件事开玩笑,也就慢慢安静下来了,开始很认真地听我说。”

班会结束后,不少女同学找到幽兰,称赞她讲得好;有男同学也跑过来,说想给自己的朋友要张名片;越来越多的同龄人,开始向幽兰倾诉他们关于“性”的烦恼和疑问。

“我觉得同伴性教育更多的不是教育,而是赋能,让大家知道原来不止是我有这些困惑,原来我也可以大声谈‘性’。”

不久前,“性教育”的相关话题又登上热搜

与同学们积极、热情的反馈相比,老师们更多是紧张和担忧。

讲到“第一次性行为的准备”时,在教室后面的班主任突然出声打断,“过,过,过,抓紧时间讲重点。”段长(年级长)反复进出了几次,一直侧着头跟班主任说些什么。

最终,班会在“自慰”这一部分被彻底终止,时间还剩下15分钟左右。

老师们后来找到幽兰解释,说一方面是担心内容有一点超前,同时也是觉得她作为高中生,知识相对没有那么专业和权威。另一方面,则是担心她一个女生讲这些,会在学校被其他同学议论、开玩笑。

类似的校园性骚扰事件近年屡屡在社交网络上被曝光

但事实上,作为女生,被开性相关的玩笑这件事,贯穿了幽兰的初中和高中生活,甚至从小学高年级就开始了。

“从输出方看,说这些话的人很多时候并不知道它实际已经是一种性骚扰,会对别人造成困扰。”

幽兰有一位朋友,班上一位年轻的男老师经常在课堂上讲一些不合时宜的黄色笑话,甚至给女生发私信要对方发私房照给他。班上的女生都觉得非常不舒服,但是男生们认为这位老师就是在开玩笑,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

“老师被开除那天,很多男生就围着他很舍不得,好像他是什么英雄一样,不理解为什么要为这样一件小事开除一位教学能力优秀又风趣幽默的老师,”朋友告诉幽兰。

布展现场清一色的女生

在开展性教育的过程中,幽兰发现大多感兴趣、愿意参与进来的都是女生,她们中绝大部分都或多或少有过类似的不好的经历。

今年学校五四嘉年华活动,幽兰准备了性知识测试卷,不少男生都围过来聚众答题。尽管幽兰已经挑选了相对简单的问题,男生们的结果却并不乐观。有三个男生拼起来都没有考到60分,满分是125分。

“男生的性知识大多来源于黄片、黄文,是畸形的、本来就只能存在于虚构作品中的两性关系,这也导致他们对性一直是一个比较轻浮的态度。同伴之间也有驱动效应:大家好像都阅片无数,自称‘懂王’,我哪怕有不懂、好奇的也不好意思问。”

英国性教育神剧《性爱自修室》中也谈论到当下男女性教育内容和重视程度的差异

“而女生接收到的信息大多是长辈在告诫说要保护好自己,在这样的规劝下我们也自然会想去学习更多的性知识。但是如果只教女孩子怎么保护自己,好像已经不足够了。”

即便明白要保护自己,很多女生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在已经感到被骚扰的情况下,她们还是不敢说出来阻止,甚至会笑着接受。她们往往会害怕是自己小题大做了,会被这些男生说坏话,或者弄得彼此很尴尬之类的,但实际上就是在放纵对方,只会让骚扰愈演愈烈。”

“我觉得性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它能够教会我们如何去尊重他人,也尊重自己,掌握拒绝和选择的能力。”

五四嘉年华上,幽兰做Free Hug活动

五四嘉年华后,幽兰将自己在校园内进行的这些性教育活动分享到了社交网络上,获得了很多的转发、点赞、鼓励, 国内性教育大V也纷纷转发评论。

不少00后留言,“你太棒了!做了我一直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情!”

社交网络上涌来的好评和鼓励,有人将TOUGHYOUTH比作中国版的“性爱自修室”

面对爆发的关注和支持,幽兰又是受宠若惊,又感到欣慰,“原来有这么多人都是关注这件事的。”

现在,她发起的性知识测试卷,参与数据已经突破48万份。“有同学跟我说,‘我看到我妈朋友圈转发了,我老师也在做这个’,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

“很多人做测试时会来反馈说,‘我是女生,涉及到男生的问题我不需要答了’,或者‘我是男生,我觉得没有必要了解女生相关的东西’。这个其实也涉及我们一直想传达的一个观点——性教育不单单只是性知识的普及,更是一个沟通交流、增进理解的过程。”

幽兰与母亲

最开始,幽兰的父母其实并不太能理解女儿。“她小学的时候买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我当时不知道是讲什么的,后来偶然拿过来读,吓了一跳。我就一直挺自责的,是不是太早就让她先从这样很负面的内容接触到两性关系,才有了后面的这些事情,”幽兰的妈妈回忆。

后来,幽兰做性教育的书籍资料堆得家里到处都是,妈妈也开始看,上网去搜索、学习。如今,她看到什么有趣的性教育相关的内容也会转发给女儿,幽兰也能在家里自然地和父母谈起与“性”相关的事情。

“我觉得这在一种意义上也更好地促进了我们两代人之间的沟通和关系,用更加包容开放的态度去面对这个本就该包罗万象的世界,”幽兰说。

在这次性教育展览的布展现场,也出现了不少团队成员家长的身影。

“真的是非常坎坷,策划就遇到了大家期末周,暑假大家又都要补课,布展的伙伴也很少,多亏有很多大学生志愿者和大家的父母们赶来帮忙,最后才能顺利开展。”

展览现场做了很多互动装置,希望观众都能够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跟朋友一起讨论,去实践人人都能做的性教育。

“现在有很多同龄人找到我,说希望在自己身边也开展性教育,有福州不同学校的,也有外地的,北京、上海……我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开展性知识共学,一起去制定方案。”

“希望在同伴性教育的旅程里,我们可以撕下黑布,奔向爱、平等与自由。”

原标题:《16岁女生公开谈性,掀起00后性教育浪潮》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