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8

美国学生:活到老,学费还到老……

关注
2022-08-12 20:0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中国有句古话叫“活到老,学到老。而在美国学生的眼里则是:活到老,学费还到老。

在美国,即便老了但学费还没还清的大有人在。奥巴马花了21年才还清了自己的助学贷款,距离其2008年首次当选美国总统仅隔4年。而美国一些父母在辛辛苦苦打拼半辈子终于还清房贷之后,又背上了子女的助学贷。

58岁的乔治·博特略表示,尽管自己读过经济学专业,但当下的学生贷款政策依旧令他“不知所措”。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他的两个孩子都大学毕业十多年后,自己还要为这份超过273,000美元的联邦贷款而过着拮据的生活。

01

“我错就错在认为我自己可以负担得起这些贷款”

“凭我当时的收入,我的孩子要想上大学,只能选择贷款,”博特略的儿子曾就读于伯克利音乐学院,现在是一名音乐制作人。他的女儿曾就读于波士顿大学,目前在实验室工作。

博特略表示,像许多学生一样,他的孩子没有资格获得太多的联邦援助,所以他从他的储蓄账户中取出了50,000美元,来付儿子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剩下的几个学年,他的孩子们申请了助学贷款。在孩子们毕业后不久,博特略就以自己的名义承担了这两份助学贷款,他不希望这些贷款对孩子们的信用产生负面影响。

“我错就错在认为我自己可以负担得起这些贷款,”他说,“我应该让它留在我孩子的名下,然后尽我所能帮他们承担一些。”

02

为了还学生贷,去住地下室

博特略的贷款是通过一个名为Parent PLUS的计划办理的,这是父母可以用来支付孩子教育费用的专项联邦贷款。与大多数类型的贷款不同,PLUS贷款金额不是基于某人的收入和还款能力,而是基于他们孩子上学的费用减去经济援助。PLUS贷款是最昂贵的贷款类型,利率高达7.54%,而本科贷款的利率为4.99%,这意味着家庭的债务积累速度要快得多。

尽管据报道拜登正在考虑为年收入低于15万美元的学生贷款借款人给予1万美元的债务减免,但目前尚不清楚Parent PLUS贷款是否也包括在内。

作为工作于联邦航空管理局的一名挖掘承包商,博特略获得了公共服务贷款减免项目的批准。这一政策旨在为累计还款120次的全职债务人提供贷款减免。但该项目因存在缺陷,有98%的申请者都遭到了拒绝。

尽管博特略希望他能够获得债务减免,但他说,每月还一次贷款和每周支付赡养费用,令他的经济状况很紧张。这也导致他在三年前开始通过爱彼迎(Airbnb)短租平台出租他的房子,而自己则搬到了地下室居住。

他说,“幸运的是,我有很多回头客。这笔钱足够支付赡养费用了。”

03

希望政府提供救济

博特略每周向前妻支付320 美元的赡养费。以自己的收入为基础,他每月要还的学生贷款数额约为970美元。博特略自己开了家公司,他每周的实得工资约为1,600美元,仅仅赡养费和学生贷款账单就占了他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去年,他通过房屋出租赚了大约31,000美元,但他表示房屋的维修和保养也花去了一些钱。

他还说,支付贷款和赡养费意味着他买不起私人汽车,这也是他最终住在地下室的原因。

他说:“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政府出台的暂时暂停学生贷款还款让我松了口气,但我很快就选择了继续支付。” 因为政策规定只有累计还款120次才能够获得减免,他不想进一步延长他的债务。但这些还款数额太多了。

“我担心下个月还完之后,我就还不起了。”他说。

博特略补充说,他觉得自己陷入了联邦贷款的困境。他确实可以选择以较低的利率通过私人公司为他的贷款再融资,但他不想冒险。

“一旦情况有变,例如我失去工作或者受伤了,我可以向政府申请宽限期,”他说。宽限期代表着在特定期限内公民可以停止支付政府贷款而免受处罚,但大多数情况下,会产生一定利息。而私人贷方可能不提供宽限期。

博特略说,他希望联邦政府可以考虑为支付赡养费或子女抚养费的债务人减免部分学生债务。

“我一直认为,作为父母,我有义务供我的孩子上大学,就像我的父母所做的那样,”他说,“作为一位单亲父亲,我也会承担起这份责任,但我希望我们的政府能够在学生贷款减免计划中提供某种形式的救济,例如将单亲家庭需要支付赡养费用等因素考虑在内。至少要立足于实际情况,来确定单亲家庭每个月能够负担得起多少贷款。

原标题:《美国学生:活到老,学费还到老……》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