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58

数百塔利班士兵重返学校,女生却要寻“秘密学校”艰难求学

澎湃新闻记者 王卓一
2022-08-12 19:43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国际 >
字号

自塔利班2021年8月15日夺取阿富汗政权至今已过去了近一年时间。据外媒报道,迄今已有数百名塔利班前士兵自愿或在其指挥官的推动下重返学校读书。

另一方面,由于塔利班仍未正式准许中学女生返校上课,供女孩学习的秘密学校正在阿富汗全国各地大量涌现。

形势转变令士兵更加渴望教育

据法新社8月11日报道,“塔利班”在阿拉伯语中意为“学生”,大部分塔利班士兵也都在宗教学校接受过教育,不过那里的课程局限于《古兰经》和其他与宗教相关的内容。

当地时间2022年4月18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士兵在站岗。视觉中国 图

23岁的塔利班前士兵贾拉利(Gul Agha Jalali)有过5年埋设炸弹的经历,过去他的袭击目标是阿富汗前政府军士兵或外国军人。如今,贾拉利在阿富汗临时政府交通和民航部工作,正在学习英语,还在喀布尔报名参加了计算机课程。贾拉利告诉法新社,随着形势的转变,塔利班士兵们现如今对于教育更加渴望了。

除了工程学和医学等可以得到实际应用的课程外,塔利班内部一些保守的宗教人士对现代教育持怀疑态度。贾拉利却认为,“世界正在转变,我们需要技术和发展”。

现年25岁的阿曼努拉·穆巴里兹(Amanullah Mubariz)加入塔利班时才18岁,如今他也没有放弃对学习的渴望,“我申请了印度的一所大学,但英语考试没通过。”穆巴里兹告诉法新社,他现在在位于喀布尔的穆斯林学院(Muslim Institute)学习英语。

穆罕默德·萨比尔(Mohammad Sabir)在塔利班的情报机构工作,他同时还是位于喀布尔的私立达瓦特大学(Dawat University)的学生。萨比尔对法新社表示,加入塔利班后,他与战友在阿富汗中部瓦尔达克省埋设炸弹并实施伏击。期间他暂停了学业,今年才重新开始学习。

塔利班发言人卡里米(Bilal Karimi)对法新社表示,很多没有完成学业的塔利班士兵“主动向教育机构求助,现在正在学习他们最喜欢的课程”。卡里米认为,贾拉利等前士兵重返学校的行为展现了阿富汗人对于教育的渴望。

女孩把课本藏在厨房躲避监视

然而,自塔利班重新掌权以来,中学女生一直难以实质性复课。7月23日,阿富汗临时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卡哈尔·巴尔基(Qahar Balkhi)在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禁止中学女生上课“是临时暂停,不是永久禁令”。另据阿富汗黎明电视台和印度亚洲国际通讯社(ANI)报道,巴尔基声称关闭女子学校是因为大多数阿富汗人对女性和教育持保守态度,塔利班正在努力寻找渐进的方法解决此事。

不过迄今为止,仍无任何迹象显示阿富汗中学女生可以重返学校。据巴基斯坦《星期五时报》8月11日报道,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由于塔利班的政策,目前约有85万女生无法上课。

当地时间2022年7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一间空教室。阿富汗的大多数女孩已经很久没有踏进教室了。视觉中国 图

另一方面,秘密学校正在阿富汗全国各地的普通家庭内大量涌现。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秘密学校的开办者利用塔利班禁止中学女生上学政策的漏洞,以女性宗教学校或“辅导中心”等名义开展高中课程教育。

“人权观察”负责监测阿富汗女权的希瑟·巴尔(Heather Barr)表示,阿富汗人寻找各种办法绕开塔利班禁令的行为表明,“人们多么渴望让自己、让女儿、让家庭中的其他女孩接受教育”。

另据法新社8月9日报道,正在阿富汗东部农村的一所秘密学校上学的女孩娜菲萨(Nafeesa),为了不被自己身在塔利班的兄长发现,她只能将课本藏在厨房——一个阿富汗男性鲜少光顾的地方。“如果我哥哥知道了,他会打我的。”

数十年的动荡对阿富汗的教育系统造成了严重破坏。娜菲萨今年20岁,仍在学习中学课程。她上秘密学校一事只有自己的母亲和姐姐知道。

当地时间2022年7月30日,阿富汗喀布尔,女孩们在一所地下学校上课。视觉中国 图

为了上课,娜菲萨和同学们通常要提前几个小时离家,走不同的路线以避免被别人注意到。

法新社所采访到的所有塔利班军人学生都表示,希望利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建设国家,而当谈到女生受教育的问题时,穆巴里兹表示:“作为一名年轻人、学生和酋长国公民,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她们拥有受教育的权利。她们可以像我们这样为国家服务。”

贾拉利也说:“国家需要她们,就像需要我们一样。”

    责任编辑:张无为
    图片编辑:施佳慧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5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