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872

一个二本学生的突围

澎湃新闻记者 陈媛媛 实习生 丁超逸
2022-08-31 21:39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人物 >
字号

坐在流水线前,蒋瑭(化名)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产品,他右手拿一把扫码机,左手不断替换玻璃芯片,遇到次品直接归类放置。这是他第三次进工厂打工,工价为25块钱一个小时,边上有人巡逻,他不能说话,手无法停下来。一天干下来,肩背酸麻。

他是湖北一所二本院校毕业的法学生。大学毕业的5年里,他做过房地产销售、服务员,两次帮助亲戚创业都失败了。他的工作长则8个月,短则1个月,始终无法稳定下来。

迷茫的开端在大学。他对于人生毫无规划,大一曾按部就班地学习,之后感觉上课“没学到东西”开始逃课。之后,两次到法院、检察院参加毕业实习,但是,他对未来仍然没有具体的想法。直到宿舍管理员要求退宿,他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找工作了。

毕业后,他为了赚钱,也为了筹钱备考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下称“法考”),多次跳槽,那是他极度迷茫、抑郁的一段时间。

今年年初,蒋瑭通过了“法考”,他极为兴奋,“像我们这种普通的人也是有机会的。”也是这一时,29岁的他才意识到,毕业这四年,他一直在补大学的功课,“我后来就觉得我只能做法律(工作)了,真的不能做其他的了,是能看到希望的一个东西。”

【以下是他的自述】

中等生

我上的不管是初中还是高中,都是中等的。比如说我们县有五个高中,我上的排在第三个。

我高考复读了一年,第一个高中班上有六、七十个人,考上二本就10多个,三本也有10多个。我第一次高考只考了三本,距离二本的最低分数线只差5分,于是我去复读了。

我们市有一个专门的补习高中,所有复读的人过去在一个学校学习,复读后基本都能考上二本,第二年二本分数线是480分,我考了510分左右。

当时父母(得知成绩)应该挺高兴的,觉得培养了一个大学生。录取通知书到了之后,家里办了酒席,放了10多桌,差不多把亲戚朋友都请来了。

填志愿是叔叔帮忙想的。他是四川大学毕业的,说自己学的是金融,建议我也去学经济方面的,比较有前途,所以我第一志愿报了湖北一个二本大学的金融专业。但是学校报这个专业的人特别多,分数特别高,我就被调剂到法学专业了。

大学入学那一天,我特地让父母一起坐客车过去。当时父母还挺开心的,因为他们很少出远门。我也很开心,因为高中老师都说,上大学之后就自由了,想干什么都行。

学校在襄阳市,城市建设和风景都挺好的,当时拍了很多照片留念。印象最深刻的是,大概晚上8、9点,我们一家人走到了建筑与计算机学院的门口,看到几个人在自习室里面学习。我父亲就跟我说,你以后一定要向这些人学习,神经紧绷起来,之后才能好就业。

我父母是农民。有时候,母亲会去小工厂里做一点活,父亲之前会去小工厂打工或者跑运输,疫情开始后去武汉做保安。而我父亲的两个弟弟考上了名校,在深圳买房买车,月工资四万,相当于我父亲一两年的收入。所以他(我父亲)就认为如果想要改变,必须要去读大学,找到好工作。不然就只能干体力活,一个月拿几千块钱,累死累活。他不希望我走他的老路。

我大学的学费是8000多,生活费在1500左右。我偶然间知道,基本上我的学费都差一半,是两个叔叔出的。生活费也是父亲找叔叔借的。

之前我以为他们(父母)两个人供我一个人,上大学后才知道他们的工资都不是很稳定,还需要去找别人借钱,我觉得挺心酸的。

直到离校那一天,我才意识到要找工作

说实话,我读大学的时候没有任何规划,根本不知道要去法考或者考研。

大一一整年,我就当成高中一样去上课,每节课都会提前10分钟到教室,坐到第三排,很想学到东西;我觉得上课不应该带手机,特地买了一个电子手表,把手机放在宿舍里;上课腰杆坐得笔直;还专门买了个笔记本上课用。

但是那个过程很痛苦,就像上课的时候,明明英语很差,上面全部给你念英文。

比如说有个老师讲了个例子,苹果树露在果园外面的苹果,所有人都可以摘,因为没有物权。但如果在你的果园里,所有权是你的。现在想想能听懂,但是当时怎么都不理解。

大学的课堂比较自由,你想坐哪里都可以,老师也不会管。老师最关注的是你能不能坐在教室里面,至于你玩手机、不听讲基本不管了,只要手机不响,不影响他教学就行。

大一没学到东西,大二开始不想学了,慢慢地坐到后排了,有时候不去上课,待在寝室玩手机或者电脑。我会有那种愧疚感,觉得父母给你钱,你居然在寝室玩手机。所以我翘课会去图书馆看历史、文学书,安慰自己也在读书。

到大三、大四,我更放飞了。那时候课比较少了,基本上就是实习了,除非说家里有关系的,可以去律师事务所,其他就被安排去法院和检察院。

我去了法院实习,日常会给他们订案卷或者递交一些法院的传达书。后面我还去了检察院实习,去上班的时候,每天还会拍个照发朋友圈。那时候,我以为毕业之后,可能可以当法官、书记员或者律师。

2017年6月毕业,我还是没什么方向,直到宿管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们这些毕业生要走了,我才意识到确实要找工作了。

在那之前,寝室里面人一个一个地走。

我室友考上研究生之后,在寝室里面大喊,特别震撼我。他大学四年按时上下课,天天去图书馆,晚上打游戏说打三局就三局,打完就去看书。对比了一下自己,每个人大学都是四年,我啥都没有干。

大三暑假,我留在学校里准备法考,交了1000多块钱的课程费,每天全班人一起坐在教室里听网课,大屏幕上是北大老师在上课,底下坐了很多人。刚开始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去,后来像大一一样,感觉听不懂,很烦躁,慢慢就不去了,把资料拿回去自己看。

毕业之后,我想能不能再尝试一下法考,向父母要了最后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子备考。

那会每天早上定闹钟,比如说7点钟起床,赶紧看书,每天必须看完多少书,当时的规划已经很好了,每天都会学。学了一个月之后,相当于汪洋大海里面,有一块石头露出来了,但下面暗藏了90%你还没学到,去考试也是当炮灰。

蒋瑭的法考书籍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一方面,学的东西越来越多,边学边忘。其次,父母给的生活费也已经用了大半,我不想找他们要钱了,两种压力下来,我就放弃了,觉得赶紧去找个工作算了。

就业漂流

我比较懒,一直拖,拿到毕业证之后,才在网上查,大学毕业生可以找什么工作,才在网站上投简历。最后找了一个餐饮店打工。

招聘简章写了,大学生开始就是见习经理。我从扫地、拖地做起;做服务员给别人上菜;当迎宾员站在门口;当收银员收钱。

实习三个月后,我当上了经理,很少干杂活,基本上就指挥一下别人。工资4000多块钱,每天只用工作八九个小时,感觉挺爽的。

找到工作之后,我立刻打电话给父母说,我找到工作了,以后不用担心我生活费之类的。我父母听了我的工作,以为我每天坐在办公室,指挥别人,但我不敢跟他们说,工作和服务员差不多。

后来,我觉得这个工作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所以干了半年,我去了深圳。2018年3月,我在网上找了很多工作,只有销售工资最高,像房产中介工资有6000块钱。

我在一家房地产销售公司做了一个月,每天早上9点洗脑喊口号,再去电脑前坐着,联系客户,干到晚上八九点。说是工资五六千,但是每顿饭20多块钱,生活费出完,每月只能剩一两千块钱,存不到钱。

我大四上学期去过上海的音响厂打工,包吃包住,所以我知道去工厂里赚钱是最稳定的,能存下来钱。

所以,我辞掉房地产销售的工作后,我就去了工厂,本来计划只干几个月当成过渡,有一两万块钱之后再去备考。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安装手机外壳,就是把手机外壳里的线路搭好,再盖上外壳。用现在的话说,分工很明确,高效率。

在流水线上,我们每个人坐在小凳子上,正前方是长长的皮带在运动,视线范围内,只能够看到产品。运动范围也很小,人特别密,特别狭窄,只能保持一个姿势,一天干下来,最痛的就是腰背部。

每天早上7点上班,晚上7点下班,中间休息一个小时,但食堂的队伍又特别长,时间就很急,吃饭都要跑。平时,流水线边上有人巡逻,盯得特别紧,不能说话,上厕所都要举手,挨个去。

不干活的时候,大家会开玩笑吐槽自己的生活。比如说,有的男的会说,每个月拿四五千块钱,还要寄回家去养老婆孩子,只能留给自己200块钱。有的女的会吐槽老公,说老公很没用,导致自己要到工厂里面工作。

那会我的心态特别烦躁,恨自己,觉得大学读了四年,还是要“打螺丝”。另一方面,也会思考,为什么以前的大学生凭毕业证就可以找工作,工资都比较高。但是到了我们这一代,拿这个证书一点用都没有了。

每天都有一种绝望情绪,一天的班上完了,想赶紧回去休息。回去的时候又想,明天还要上班。周而复始,一点希望看不到。唯一好的是,这里工价一个小时18块钱,因为包吃住,一个月能够存下来4000块钱。

在这个工厂干了5个月左右,我的表哥找我一起在深圳合作开舞蹈室,但因为品牌小,名气小,招聘的老师也没有专业化,竞争不过别的机构,一直在亏钱。碰上商场改造,就直接不做了。

之后,我表哥又想自己创业做早餐的路边摊,每天早上六点钟出摊,四个小时后就收摊,不然城管就来赶人了。这是我目前为止最称心的一份工作了,虽然累,但特别自由。我甚至觉得没必要再去学法律了,说不定做这个更有前途。但因为早餐摊不挣钱,差不多干了7个月也没做了。

这两次创业失败之后,我觉得还是只能学法律,做自己专业的事情,所以又回到工厂过渡挣钱,在深圳龙岗一个工厂做手机外壳包装、贴膜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下班就看法条、看案例,但还是看不进去。在这个厂里,一干就是八九个月,到了年底,回了老家。

这个时候,我第一次想到需要好好规划人生了。2020年4月,我跑到了上大学的城市襄阳租了个房子,因为我觉得只有在这个地方我才能集中精力规划人生,我开始不断在网上查询别人是怎么通过司法考试的,别人是怎么学习法律的,下载了很多法律视频。

当时,我给自己的规划是,以后不管找什么工作,每天必须要用两三个小时去提升自己。这一年我可能没时间参加司法考试,就第二年再参加。

之后,我就回到了深圳,去了一家火锅连锁店,因为有本科学历,包吃包住底薪5500,比工厂都好,但是在这里工作比工厂累,完全没时间学习,我坚持了五六月,还是决定回到工厂。

蒋瑭在火锅连锁店工作获得的奖杯

三进厂

2020年10月,我去了深圳一家电子光学的工厂,主要用扫码机扫手机上的玻璃芯片,做一个记录。如果屏幕有裂痕,就单独拿出来分类。工价是25块钱一个小时,一天就可以拿250块钱左右,一个月可以拿6000到6500左右。

蒋瑭的厂牌

说实话,我第一次看到工资比较高就开心了。有时候也会迷茫,那个时候我都27岁了,像我大学同学有的都结婚生子了,而我还在工厂打工,之后不知道能不能通过考试,也不知道要准备多少年。家里也会催婚,而且我毕业三四年了,还不能拿钱回报家里,就会有各种愧疚感,还有对自己人生的迷茫。

尤其是,上完夜班和人群一起蜂拥而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每天还要这样熬夜,到底是为了什么?虽然我知道是为了考试,但是你还是会去想,到底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以后是不是真的能够走好法律这一条,现在的付出是不是值得?

每次父母问我在干嘛,我就说在房地产公司做销售。我肯定不敢让父母知道我在工厂打工,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在工厂工作,知道这是没前途的。

但我有时候会觉得毕竟我还是大学生,还有翻盘的机会。

在这个工厂工作之后,我每天下班之后都会去学习。在工厂和宿舍里,我不会拿出书来。因为在工厂宿舍看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只会用手机看视频学习。实际上,工厂是不允许带手机进来的,我们都会偷偷带进去,上夜班的时候,我会插上耳机,偷偷去听网课。

后来,我觉得住在宿舍里太吵了,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位置在一个城中村里面,300块钱一个月,房间面积在10平米左右,相当于两张床的大小。

在这个工厂,我干了差不多有8个月,因为工价确实太有诱惑力了。但后来我还是决定辞职备考了,就像破釜沉舟一样,没有选择了——我觉得钱不重要,选择一个更好的职业比暂时得到一笔钱更重要。

2021年6月辞职之后,我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备考。

进行了三四轮的复习之后,我通过了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查成绩的时候特别心慌,最后,我的主观题分数超出了分数线8分,客观题高了30多分。

知道成绩之后,我特别兴奋,就想告诉全世界,像我们这种普通的人也是有机会的。对我们农村人来说,需要好几代人的努力,才能达到别人那种去城市喝咖啡的水平。

我们村子里的大学生很少。同村很多人基本上读完初中就不读了,很多人会去湖北和湖南进厂打工,广东是最多的。

比如说我读完大学回农村的时候,很多人就说,你读大学有什么用,现在又没赚钱,确实他们穿的、使用的手机都比我好。

在考出证书之前,我觉得自己那段时间是抑郁的,从来不笑、对什么事情都没有感觉。我有个大学同学,他也在工厂工作,现在还没考到资格证,很迷茫。

现在,我有机会做律师了。我听说,实习期工资只有两三千块钱,我的存款不多了,也不能再找家人要生活费。所以下半年,我可能再去工厂赚一点钱,然后春节之后,再去深圳或者湖北的律所看看机会。

接下来,我可以为做一个律师去努力了。

    责任编辑:彭玮
    图片编辑:金洁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872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