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678

当“性骚扰”发生在虚拟世界

澎湃新闻记者 陈灿杰 实习生 陆雨轩
2022-09-15 13:59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人物 >
字号

【编者按】

虚拟现实的游戏世界里,存在性骚扰吗?

今年3月,日本网友“秋空”发帖称,在一款虚拟现实游戏《VRChat》中戴着VR头显睡觉时,遭到“VR性侵”。“虽然并未造成肉体上的伤害,但心理上仍然很难受。”

“VR性侵”由此被推上风口浪尖。对一些玩家来说,这并非新闻,而意味着更切近的感受。身处四川的女孩吴童在游戏中一次休息时被盯着裙底,23岁的方敏欣刚上线不久,就遭遇了两名用户的“跟踪”。VR技术让玩家得以模糊现实与虚拟的边界,但与此同时,骚扰似乎同样逼真。

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其背后的监管与法律空白逐渐显露,并带来了新的伦理问题。当人们谈论“VR性侵”时,无法绕开一个疑问:虚拟与现实重叠,什么才是真实?

骚扰来得猝不及防。

一身“萝莉”装扮的方敏欣正走在路上,两个男性突然上前搭讪,她不想回应,默不作声离开了,但他们的声音并未远离,方敏欣惊觉她被追踪了,“好恐怖”,她开始跑,声音仍绕在耳畔,她甚至被他们追到“穿模”。

提及今年6月登录游戏《VRChat》第一天经历的这一幕,方敏欣仍有种压迫感。她所玩的《VRChat》,为一款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技术)社交游戏,2017年在游戏平台Steam上线。玩家可自由设定虚拟形象,与他人在不同地图场景中交流互动。

在很多玩家眼里,这类线上社交游戏为他们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境。尽管没有VR设备,因此前疫情在家隔离了两个月的方敏欣,还是通过PC端进入游戏,她想着,既然无法在现实中散步,那就去虚拟世界走走吧:点击鼠标,她在没有虫子的森林中穿梭,在长满花草的废弃车站中驻足。

但梦很快被击碎了。方敏欣说,在她探索新地图时,有个关系并不熟的玩家总会紧紧尾随,重复说要跟着她,尽管对方说话开了变声器,她还是能察觉到声线背后是个男人。这种没有边界的“相处”令她窒息,她最终拉黑了他。

不过对方敏欣而言,无法亲临3D虚拟世界,已削弱了不少冲击。

去年11月,吴童入手了VR头显及全身追踪设备,通过VR技术,玩家模型可支持声音对嘴、眼动追踪和动作捕捉。

“《VRChat》的世界超级多,而且体验感都很丰富”,吴童去过日式小酒馆、脱衣舞俱乐部,还入职了一个警察局,警局内部有50多页的PDF操作守则,明确规范面试、晋升、运营流程,警察日常则是在游戏公共区巡逻,处罚玩家“非法大笑”等行为。

在吴童观察里,很多玩家会把《VRChat》里的互动当作生活的一部分,吴童认识一个日本女性玩家,在游戏中开了个咖啡店,每个工作日晚上9点定时开门,那时世界各国的玩家会聚在店里聊天、互相学外语,店主则站在一旁,不时给大家倒上咖啡或酒。还有一些玩家,甚至会在游戏中组建VR情侣、VR家庭。

一个在VR游戏中组建的家庭,合照挂在墙上。文中照片除特殊标注外,均为受访者供图

只是,在模糊了现实与虚拟边界的VR世界里,骚扰同样逼真。吴童记得,有次她正在游戏中坐着休息,一个人突然走来,也不说话,她起身问了几句,对方只让她继续坐着,她记得那是一名男性玩家,但用了一个小女孩的人物模型,她因此放松了警惕。突然,吴童愣住了:对方正盯着她的短裙裙底。那个窥探眼神,让她切实感受到逼近的冒犯,心底恶心得仿佛被人拧出疙瘩。

“它(虚拟化身)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吴童说,她会在虚拟化身中注入自己的情感,模型就参照了她本人的外貌,穿搭、眼镜都是她喜欢的绿色、还画了小青蛙。因而,在游戏中感受到频被骚扰后,她会将愤怒压缩为更高效的表达——直接冲上前骂一句:“滚!”

吴童使用的虚拟化身(图右)。

2018年,波兰市场调研机构The Extended Mind就曾对609名VR用户做过调查,其中,49%的女性和36%的男性经历过VR性骚扰(该调查中,性骚扰包括肢体触碰、跟踪、语言骚扰、展示色情照片等行为)。

与VR性骚扰相关的话题,一度闯入公众视野。

据美国杂志《MIT Technology Review》2016年报道,女性玩家Belamire曾在《QuiVR》(城堡保卫战,一款射箭/防御VR游戏)中,被另一玩家追着抚摸她的虚拟身体隐私部位,她感到极为不适。

另据非营利性倡导组织Sum Of Us今年5月的一份研究报告,研究员登录了包括《Horizon Worlds》(地平线世界)、《Population:One》(人口:一)、《Echo VR》(回声)等多个VR游戏后,遭遇了不同程度的侵犯:一名研究人员被带到一个派对的私人房间后,被另一用户强奸,该用户为了让窗外的其他用户看到,一直让她转身;另一名研究人员的化身被一个陌生人猥亵。除此之外的经历还包括:在60秒内被3-4名男性形象的虚拟化身轮奸;被玩家射精;遭遇猥亵、性别歧视言论等。

研究员在报告中称,在虚拟世界的骚扰过程中,当另一用户触摸时,自己手中的控制器会振动,让人产生一种非常迷惑、甚至令人不安的身体体验。

Sum Of Us一名女性研究员在《Horizon Worlds》受到一名男性虚拟化身(图左)侵犯时,另一男性虚拟化身(图右下)在一旁起哄围观。图源:Sum Of Us调研报告

吴童解释,在VR游戏的玩家中有个概念:“幻触(fantasy sense)”,即虚拟化身被人触碰、或是面对一团明火,有些玩家的现实身体也会有相关感应。另一《VRChat》玩家也向澎湃新闻表示,拥有VR设备,在游戏中可直接用双手抓取物品、触碰他人,配合游戏画面的第一视角及听觉,游戏沉浸感更强,被摸头时“会有一点点感觉到”。

吴童觉得,正是由于幻触的存在,一些玩家热衷于在《VRChat》中玩ERP(erotic role play,情色角色扮演游戏),且人物模型的衣服也是可穿脱的。玩家可在游戏中的酒店“包房”,将其设置为私密房间,其他人无法进入,为了进一步还原真实,玩家还可以给房门上锁,随即门上会显示“请勿打扰”。让吴童困扰的是,游戏中她有时会被其他玩家问“要不要玩ERP”。

截至目前,与上述“幻触”相关的医学研究报告依旧鲜见。YouTube上的VR游戏主播Phia曾发视频称,幻触的作用原理与著名心理实验“橡胶手错觉”相似:用帘子隔开受试者的手,替代为眼前一只假手,研究员同步给两只手进行几次物理刺激实验后,受试者会报告假手“知觉”到了刺激。

为了进一步了解幻触,Phia专门就此话题向VR游戏玩家发起问卷调查,并录了一期解说视频,根据她收到的515份有效样本,常见幻触感为刺痛、模糊,以及火灾或爆炸产生的热量,90%则是玩家之间的互动触碰,“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任何其他刺激”。

Phia在解说视频中强调,不是所有玩家都有幻触体验,而随着时间推移,多数人的幻触感并不会减弱,对此的兴趣也有所上升。在游戏的一些肢体接触中,“大约1/3的人实际上再次体验了性快感”。——对于一些喜欢触摸的玩家,在游戏中依偎他人,被抚摸脸庞,或许是种安慰。当然,对于一些会因此感到冒犯的玩家,“也可能是一种诅咒”。

Phia在视频中介绍“幻触”。

今年3月30日,日本网友“秋空”在Twitter平台公开发帖称,其在《VRChat》戴着VR头显睡觉时,遭到“VR性侵”。“虽然并未造成肉体上的伤害,但心理上仍然很难受。”多名网友推测,性侵是指其他玩家坐在其虚拟化身身上,并摆动腰部。

方敏欣也曾撞见此类场景。有次她路过一间公共地下室,一个玩家趴在另一人身上,缓缓扭胯的同时“上下其手”,当时不少玩家都在围观,她听到旁人诧异说道:“啊,这(画面)是能播的吗?”她没敢靠近确认躺着的那名玩家是不是卡机了,也不知道对方是否同意,就火速逃离了现场。

“反正用的都是模型,不是自己的身体。”在夏晴看来,VR游戏里并不存在性骚扰。

自从去年年末入手VR设备,夏晴几乎每晚登录《VRChat》好几小时。24岁的她直言自己在现实中是个“社恐”,但在VR游戏里,她热衷舞会,当游戏里的主持人在台上与大家喝酒“干杯”,她则在现实中用奶茶代替。有时帅气的舞者与她擦肩而过,“真的很心动”。

夏晴表示,在游戏中,玩家碰见好看的人物模型,去摸下头发、捏下耳朵,“都很正常”,像她用了女性模型,有些玩家会直接上前触摸胸部、掀裙子,但她并不觉得冒犯,“在游戏里摸摸贴贴亲亲,非常自然”。

她补充说,玩家如果想要保留个人空间,可以开启《VRChat》设置中的“Personal Space(个人空间)”功能:当别的玩家靠得太近,ta的身体就会自动消失。但夏晴强调,她很少碰到玩家特地开启“Personal Space”,“你想这是VR游戏,大家买了VR,就是为了互动的”。

在游戏主界面,玩家可选择开启“Personal Space”。

事实上,The Extended Mind也在调查中总结称:“(VR)骚扰并不普遍被认为是一个问题。”其中一些VR用户在调查中回应:“那个性爱动作……这很幼稚但我不确定这是骚扰”,“那只是玩笑,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是屏幕上的像素,如果你不能使用静音功能,或者不相信其他玩家会尊重你的个人边界,那你不应该参与游戏”。调查同时显示,应对VR性骚扰,80%的受访者认为屏蔽骚扰者是有效方式。

《Horizon Worlds》的出品方Meta公司曾回应BBC称,《Horizon Worlds》中有安全工具,能帮助用户获得“积极的体验”。BBC报道显示,此前,对化身的骚扰,与对不当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行为的报道,曾促使Meta在2月引入新的保护措施,其中包括Personal Boundary(个人界限)。Meta称,它可以阻止其他人“入侵你化身的个人空间”,“如果有人试图进入你的个人界限,系统会在他们到达边界时,停止他们的前进。”

为了减少骚扰,方敏欣曾在《VRChat》中开启过“Personal Space”,但她发现,想跟别人说话时,走近一点,对方就不见了,“还是有点影响(游戏)体验”。她只能放弃这个设置,相应的自我保护方式则成了“一键回家”、屏蔽对方,以及将她的虚拟化身改为小动物或搞笑模型。

“这些事情是对女生自己的规训。”吴童认为,作为被骚扰的一方,她却要为此改变玩游戏的方式,这种妥协无法接受。

令她更无奈的是,不少玩家对于偷窥和“咸猪手”,常是玩笑的态度,她担心一些玩家对冒犯行为的过度纵容,会给低龄玩家造成错误引导,让性骚扰的边界更为模糊。“(就)我一个人很严肃,那我什么也改变不了。”

吴童清楚,游戏中的道德边界并不强,每个玩家对VR性骚扰的界定不一样,对她而言,其他玩家用过于暴露的女性模型,已经算是性骚扰了。

她表示,相较现实世界里面的男性凝视,在VR游戏里,凝视“是以十倍放大的”:一些玩家使用女性虚拟化身时,会把胸部、臀部刻意放大,且模型几乎一丝不挂,有时就勒两根绳子作为遮挡。她认识一名男性玩家,用的女性模型,胸部至少占据半个身体,“很恶心”,吴童建议他换个模型,“他说这是他的自由”。

吴童坦言,她能理解一些特殊的性癖好,但无法接受玩家将它暴露在游戏公共区域,譬如在女性模型的脖颈上拴链条,更有甚者,给幼女模型搭配性感内衣,再加上脸红、吐舌头、流口水等表情。

据《VRChat》社区准则,平台并不允许玩家的色情和裸体行为,其余骚扰行为也不被允许:例如反复接近一个人,给对方造成困扰;公开分享色情或模拟性行为的内容。违规者将受到账户审核。平台会依据其严重程度,采取暂停、禁止账户等措施。玩家也可通过审核报告表,联系平台审核团队,举报违规行为。必须年满13岁才能使用《VRChat》服务。

面对虚拟骚扰、侵犯,法律条例是否存在空白?

据2021年1月1日施行的《民法典》第1010条规定,性骚扰是指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文字、图像、肢体行为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行为。

北京德和衡(深圳)律所律师黄斌对澎湃新闻表示,依据现行法律规定,虚拟猥亵、虚拟强奸并不构成犯罪,因为强制猥亵罪、强奸罪要求犯罪对象必须是现实中有生命的自然人。

但黄斌强调,虚拟化身背后,也是活生生的人,“游戏体验必须且应当要让位于个人合法权益”,如果骚扰、侵犯对玩家造成精神损害,比如造成抑郁,而游戏平台没有采取积极措施,根据民法典第1197条中的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连带责任,玩家可发起民事诉讼,向游戏平台要求相应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赔偿。

在分析多起事件后,黄斌坦言,“取证确实比较难”,可能玩家受到侵犯时还没反应过来,侵犯就已结束了,几乎不可能及时录屏固定证据;且多数VR游戏并不强制要求玩家实名认证,这也加大了维权难度。

黄斌认为,VR游戏平台作为防范骚扰的主体,眼下并没有很积极地去作为,“只是设置一个安全距离是不够的”。他建议,要求玩家实名认证,并建立更完善的骚扰预警处理机制,如设置“报警热键”,可将侵犯过程录像从服务器中调取并固定下来做电子证据;对于一些“惯犯”,必要时可以限制、关闭账号。

针对用户反映的在《VRChat》中遭遇的骚扰行为,澎湃新闻记者通过《VRChat》官网提供的邮箱多次联系平台工作人员,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在游戏设计师叶梓涛看来,游戏中的ERP与“文爱”、“色情语聊”相仿,只是换到了一个三维空间,营造出了更为稀缺的沉浸感,但不同玩家对于“性尺度”的接受程度、需求各不相同,问题的核心在于:如何把这些人分开?如何保护和维护好玩家群体共识和基本的道德底线?他觉得,游戏平台和开发者应明确区分不同房间的开放尺度,包括年龄分级等,可以用游戏设计的方式,“对不同世界的进入与其中的行为制定限制”。

“虚拟游戏的问题,可以反过来让我们思考现实中的文化问题”,叶梓涛说,“我们怎么去定义和规范性骚扰的边界?是在一个纯肉体、纯物理的意义上去定义,还是说人感受到心理上的不适,就可以计算在内?”

(文中方敏欣、吴童、夏晴为化名)

    责任编辑:黄霁洁
    图片编辑:沈轲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67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