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安静娴 | 中国制药工业企业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

2022-10-18 17:0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简介

安静娴(1929-2015) 山东烟台人,女,化学制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成功开发了头孢噻肟钠、头孢三嗪、头孢他啶、头孢氨苄等药物,填补了国内企业头孢类抗生素的生产空白。

安静娴身上浓浓的书卷味,与其家学渊源有关。

1929年的大连,位于寺儿沟有一安姓大户人家,2月12日是农历正月初三,喜庆之余,安家当时的当家人安式文有些着急,他的夫人正在分娩,等待中,一个小女孩出生了,兜儿成了小女孩的小名。

起初父母给女儿取名叫安馥芳,是希望这个女孩的人生永远像花儿一样馥郁芬芳。

安家家境殷实,又因为家族中出了很多太学生、贡生,整个家族对教育很是重视,开明的父亲还给兜儿请了家庭教师,安静娴这个名字,就是她的启蒙老师给改的。

安静娴所处年代,女孩子能从小学一直上到大学并非易事,安静娴虽然完整而系统地接受了从小学到大学的学业教育,其过程却艰辛无比。

和师承梁思成、一生致力田野考古的哥哥不同,安静娴从小痴迷数理化,这也让她在刚刚有懵懂志向时,将自己未来职业指向医生。

做医生的念头,伴随她升入高中,用安静娴自己的话说,“我最早的时候是想学医的,等我到高中时候,还是在为学医作准备”。

高中二年级,一次偶然外出买药看见的事情,让安静娴重新考虑自己的专业选择。

安静娴的高中是在北京上的,当时北京还没有解放。一天,她去西单附近大药房买药,结果看见所陈列的药都是进口药。不仅如此,即便对家境殷实的安静娴来说,药价也十分昂贵,更别提普通百姓了。

其他药房是否也如此?带着这个疑问,闲暇时间她又特意去了北京几家大药房,“国产的很少见到,几乎都是进口的。”

药房所见给安静娴的感受很不好,她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成为医生以后,给病人看病开出药方,但药是国外进口的,老百姓吃不起,怎么办?

是否还坚持学医,让她很是纠结。

安静娴所处环境让她可以接触到很多有学识、有见地的人,用现在的话讲,她决定先在自己圈子里探究探究。

一番下来,她发现无论是自己相熟的,还是朋友的朋友,圈中当时有为数不少的医生,却没有一个是搞药的。

她得出了一个结论,没有国产的药,即使知道病因也没办法医治,很多中国老百姓将因看不起病而等死。

这个结论,让安静娴作了一个决定,“我放弃了当医生的初衷,立志学药,并决定报考北京大学”。

1947年9月,安静娴如愿考取了北京大学药学系,中国从此少了一名医生,却出了一位药品研发的大家。

5年之后,23岁的安静娴进入东北制药总厂,“当时这里是中国制药的旗帜”,那一年是1952年。

从那一年开始,东药厂区到职工宿舍的两点一线间,一个清丽的女子永远在相同时间出现在人们视线里;日落日出间,厂区在变大,女子头上的青丝,由墨色到灰白直至满头银发,她依旧在相同时间出现在职工宿舍到东药厂区的路上,她就是安静娴。

23岁进入东药,79岁停止工作,安静娴一生未曾离开工厂和生产线。

56个春秋,她身边景象不断变化,心中梦想依旧灿烂。与梦想相随的是,从最初磺胺嘧啶新工艺路线,到抗疟新药脑疟佳的研发成功;从头孢菌素系列产品到全合成黄连素及新药长春西汀,不断填补着国内空白,她的一生,乐在药中。

中国头孢第一人

在东北制药,“安静娴”这个名字被几代人知晓,可人们都习惯地称呼她“安工”,一直如此传承。从领导到普通职工,从她的学生到科研团队,“安工”,一声呼唤,饱含了尊敬,也带着不同的崇拜。

进入制药企业偏离了安静娴自己最初的职业规划,“我挺想去科研单位的,去做纯科研研究”。

因为这个想法,安静娴想在实习结束后便离开。多年后安静娴提及这段插曲笑道,“起码有半年,我还老在那想,要是有机会我想走了。”

“工厂里整年到头就生产几个品种,同样品种转来转去,我觉得没意思。”安静娴不愿留下的原因并不复杂。

一个工人由于生产线发生爆炸而意外死亡,让安静娴留在东药。

安静娴永远忘不了那个年轻人,尽管她还不是很熟悉。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缺医少药。东药生产的药品中有一个化学名叫磺胺嘧啶的产品,是当时治疗一般感染的广谱抗菌药,也是脑炎的首选药,供不应求。

生产线在那个时代的中国已经算是很先进了,但因技术所限,当时的工艺路线反应周期长、原料消耗多、污染严重,技术本身存在安全隐患,动不动就爆了。车间的一个工人因为岗位爆炸意外死亡,这件事对安静娴触动很大。

安静娴觉得自己所学是可以解决一些问题的,比如老旧的生产路线是可以改进的,以此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

这个想法不仅让安静娴留了下来,磺胺嘧啶合成新路线的研发也成了她的第一个研发成果。

安静娴把发现磺胺嘧啶新路线形容为“后面有个东西追着似的,非得让你快点走不可。这个过程当然辛苦,可辛苦之余也有乐趣。就是解决完一个困难,大伙还没高兴完呢,第二个困难又来了,再想办法解决。我就觉得又紧张还又挺高兴的”。

可以想见,过程绝非安静娴轻描淡写般简单,仅摸索安全条件反应一项,安静娴在试验中,经历了几次爆炸,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无数实验之后,安静娴率先在国内研究合成磺胺嘧啶工艺新路线,工人生产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那一年她刚过而立之年。

制药研发注定与危险相伴,无数次的试验,众多化学试剂,成分稍有差池就会爆炸;众多的化学成分中有一些是含有毒性的,每天浸染其中,又有中毒危险。患者所看到的是颜色各异的药片、胶囊,跟随在这一粒小药片背后研发者的艰辛,鲜有人知。

安静娴研发的药救人无数,既有平头百姓,也有达官显贵。

“谷于黄,病倒床,闷头摆子似虎狼”,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西南地区老百姓对疟疾的形容。

有关疟疾凶险,曾经参加过安静娴科研项目的陈明山讲述了一个故事,大概在1977年,我国时任驻喀麦隆大使陪同喀麦隆总统访华,得了恶性疟疾,发高烧,尿都是黑色的了,给他用氯喹,没有效果。

穷尽办法之后,有人突然提到沈阳东北制药总厂的安静娴不是研发了一种抗疟新药“脑疟佳”吗,是否可以一试?

有关部门批准后,给大使服用了脑疟佳,当天烧就退了,连服3天后大使痊愈。

大使痊愈了,但在这个药的研发过程中安静娴和其他科研成员,是通过亲自试药,得出药品的安全性的。

1982年,在东北制药总厂原三车间,安静娴(右一)到头孢噻肟放大实验现场参加放大实验

脑疟佳研发是国家“523”项目的一个成果,是当时一个军工项目,安静娴是项目负责人。

当时治疗疟疾首选药,是美国“氯喹”,但许多地区疟原虫对常用抗疟药喹宁和氯喹产生抗药性,寻找新结构类型的抗疟药的任务落在安静娴身上。

她遇到的首要问题是如何通过大量的定向合成和广筛找出有抑制作用的物质。无数次反复之后,安静娴从5800多个化合物中找出了显示良好抗疟效果的新药“脑疟佳”。

欣喜好像仅在一瞬间,合成时用量多少合适,“做毒性试验的时候,是在医生指导下做的,安静娴带头,我们都试服300毫克,根据我们的体重,300毫克是安全的。但当时确实是冒着风险。”陈明山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

陈明山说,“为防意外,安静娴和同事们住在医院,服药前、后都要做身体检查的,后来出现点小毛病,个别人眼睛看东西的时候有点变化,别的没有什么反应,还不错,大家都觉得,还算挺安全通过了。”

在陈明山看来,项目组成员之所以敢试药,是因为对安静娴的信任,“她工作非常严谨,试服怎么做交代得非常细致,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做了应急预案,大家虽然担着风险,但心里多少都有点底。她把这个队伍组织得非常好”。

以身试险中,安静娴摸清了化合物的毒性,最终确定了易控制、安全的合成方法,成功地拿到成品“脑疟佳”,在当时它被人们称为“中国的抗疟王牌”。

完成脑疟佳研发的时候,安静娴已过不惑之年。药品研发的艰辛,不必赘言。但在安静娴的眼里制药有着他人无法想象的乐趣。乐趣中,中国药品研发史上一个里程牌式的品种出现了,它就是头孢菌素系列产品。

一般情况下,药品都会有一个化学学名,但对老百姓来说药品化学名是很艰涩难懂的。不过也有例外,这就是头孢,老百姓对这两个字很熟悉。

百姓熟知,一方面源于它是广谱抗菌药物,用途广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头孢第三代是我们自己研发的,填补了国际与国内的空白,给百姓带来了很大的用药便利。

填补空白的人,就是被誉为“中国头孢第一人”的安静娴。

今天我们看见的一粒小药片、一粒小胶囊、一支针剂,融入了安静娴多少心血也许只有当事者才最清楚,我们所知的是,开始头孢菌素系列产品研发时,安静娴已是半百之人了。头孢系列产品中的第一个品种,从论证到向生产过渡历时4年。随后其他4个产品的研发以及对已成型产品的不断改进,贯穿了安静娴整个甲子岁月。

头孢系列研发当时分歧很大,主流意见是即使我们自己搞替代进口产品,也要从第一代搞起,可以借鉴。当时国外头孢菌素已经上市十多年了,经历了第一代、第二代。

安静娴不同意,“我们不搞一代,也不搞二代,直接搞三代,这样的话我们搞起来就跟上世界的步伐了。”

参与过当时工作的李绍新说:“第三代特点就是比一代、二代的抗菌谱更广了,抗菌活性也高了,另外就是一代、二代用了以后有耐药性,第三代比较少耐药。”

翻阅当时研发记录,里面太多化学分子式、实验数据,对外行人来说犹如天书,在这些天书中,头孢系列产品一个个问世,“头孢产品的研制成功,在国内均属首创,头孢产品部分替代了进口头孢药品,促进了我国医药工业发展,提高了我国临床用药水平……”这段直白的语言概况了它的作用和价值。

“头孢产品可以说为人类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在陈明山看来安静娴研发头孢系列的贡献不仅限于填补了空白,还救活了困境中的制药企业,“一些药厂就靠这个起死回生。”

1997年,安静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中国化学制药企业唯一女院士,那一年她68岁,年近古稀。

极简生活

这是一本质地古朴的相册,里面是安静娴各个时期的照片。

4岁的安静娴依偎在哥哥身边微笑着,齐耳短发,很是可爱;15岁的安静娴和父母、哥哥于自家大屋前的合影中,她还是齐耳短发,只是戴上了厚厚的眼镜;17岁的安静娴和同窗被镜头定格在北大红楼前,她依旧短发、眼镜示人……

短发与眼镜,这样的形象成了安静娴的固定标志,“我就没见她换过发型,永远是齐耳短发,永远是那身款式不变的衣服,鼻梁上永远挂着那副厚厚的老式眼镜,身上透露着老知识分子的浓浓气息,”这是东药党委工作部部长史艳玲眼里安静娴的形象。

她拮据?当然不,她有着高工工资,虽然她从不领每月13000元的院士补贴;她不通时尚?家中开过绸缎庄,想必她对衣料的考究不会陌生。

有人说她是不懂生活之人,并有例为证,一根胡萝卜、两块白菜片、一小撮豆芽和大米、油盐混在一起蒸熟。胡萝卜是整根的,白菜是整块的。安静娴说这样的一勺烩优点很多。胡萝卜有多种维生素,白菜含有大量纤维,豆芽是高蛋白,大米是淀粉、碳水化合物……做这种饭,既省时间又保证营养,一举两得。

这位不懂生活的人,精通五门外语,在她满是专业书籍的房间,那本法文的《红与黑》就在她的枕边;这位不懂生活的人,缓解助手紧张情绪的方法是为大家随手勾勒出漫画;这位不懂生活的人,79岁离开自己岗位时,没带走一个证书、一个奖状、一页手稿……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随心所欲不越矩。”

这句话意为,人在小时候就应该立下自己的目标,冲着这个目标努力,才能取得好的效果。安静娴无疑做到了这一点。

安静娴晚年因身体原因少与人交流,“安工”,每当有人这样轻唤,她眼里瞬间光亮,意味深长。

人生天地之间,“俯仰一世”,安静娴一生乐在药中,除了天性的善良,很大程度上在于她在科研与产品转换中找到了平衡,在帮助别人中找到了生活的姿态和做人的乐趣。

原标题:《安静娴 | 中国制药工业企业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