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中国航信李劲松:构建数字经济链网,打造数字经济新生态

澎湃新闻
2022-11-08 13:18
来源:澎湃新闻
10%公司 >
字号

航空业如何抓住数字化的机遇?

日前,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劲松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航空旅游企业在面对市场恢复的同时,应该主动适应市场格局,主动求变抓住新技术,“数字化创新,重点关注的是区块链和数字人民币领域的创新。”

李劲松认为,数字经济链网的建设路径应该是循序渐进,在推进步骤上,可以利用中国航信已经链接的全球商旅数字化渠道,这是中国航信独到的优势,以渠道扩内容,以内容引渠道,交替拉动、循环发展,打造一个融合大商旅、大消费、大服务的数字经济新生态。

11月1日,中国航信推出了区块链和数字人民币领域创新的成果和业务载体航旅链,航旅链是中国航信在数字经济领域的新布局、新举措、新探索。

“我们中国航信的区块链服务平台航旅链的规划路径是从小三通——差旅通、跨境通、申报通,发展成‘销售通、物流通、消费通’大三通,最终走向全流通,就是消费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一体化融合发展。从小三通到大三通,再到全流通,我们需要更长的链条、更广的圈层、更大的生态。”李劲松说道。

李劲松表示,民航业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的思路,就是要在B2B端形成数字化货币智能支付的优势,看好的就是数字人民币具有可编程的字符串,以及更为重要的,数字人民币能够与智能合约绑定。“我们的目标是要实现交易支付服务一体化,把多主体、跨流程、多领域的业务创新,用数字人民币的智慧支付特性串接起来,这对我们中国航信这样的数字化交易平台,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记者:在后疫情时代,如何抓住数字化新机遇?

李劲松:在后疫情时代,航空旅游业量上的恢复是必然的,这是行业层面的市场波动,等待市场的恢复、收入的反弹要有信心。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在企业层面,要做好主动迎接、主动适应、主动求变。

主动迎接就是要迎接疫情对数字化加速渗透社会经济生活方方面面的催化和推进,企业的经营方式、管理方式、市场拓展方式都要由以前的线下为主转向线上线下并重甚至线上为主。

主动适应就是要适应后疫情时代的数字化创新以及由数字化创新带来的市场格局、业务生态等方面的结构性变化,即使没有疫情,市场的格局、业务的生态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但是疫情使这些变化从量变到质变、由渐变到剧变,面对结构性变化,前瞻性思考、战略性布局比以往更加重要。

主动求变,就是要抢抓机遇,机遇在哪里,比如区块链、数字人民币是新的前沿信息技术,新技术带来的新应用、新场景就是新的业务机遇;区块链相对于中国航信这样的传统的集中式数据处理模式,带来了数据存储、流转、处理方式的变化,数字经济数据最重要,数据关系的改变必然带来业务关系的变化,这些变化之中就蕴含着新的业务机遇。

所以,在后疫情时代,航空旅游业的企业,在面对市场恢复的同时,一定要主动迎接企业经营管理方式和市场拓展方式的线上化,一定通过要前瞻思考、战略布局主动适应市场格局、业务生态的结构性变化,一定要主动求变抓住新技术、抓住变化的关系和要素、抓住跨界融合等领域的发展机遇。

记者:抓住数字化新机遇的现实条件是什么?

李劲松:我认为现实条件有这么几个方面:

一是当今世界,以数字化为主要特征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数字化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全面渗透,数字经济的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这必然为航空旅游业的数字化转型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二是世纪疫情与百年变局交织叠加,在给航空旅游业带来巨大挑战的同时,也必然带来转型与发展的新机遇,从欧美航空市场放开以后的报复性反弹,以及国内在疫情管控间歇性缓和期间航旅市场的热度来看,航空旅游市场的需求刚性是很强的,后疫情时代市场一定会恢复,同时疫情加速了数字化的普及,后疫情时代市场在波动性恢复的同时,一定会有结构性变革,这种变革一定会以数字化创新为特征,这是我们航旅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的新机遇。

三是党的二十大提出我们要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我认为中国式现代化相对于发端于工业革命的传统的以工业化为主要特征的现代化而言,一定是立足于信息革命全面拥抱数字化的现代化,这必然也为航空旅游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四是党的二十大还提出要加快建设交通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交通强国建设与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全面融合、相互促进的关系,这也会为航空旅游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科技革命、世纪疫情、中国式现代化、交通强国是航空旅游业抓住新机遇的现实条件。

记者:对数字化新基建有什么认识?

李劲松:对于数字化新基建而言,我们缺的不是机房,也不是机房里的服务器,而是服务器里面运行的、看不见摸不着的、能够把数字化创新支撑起来的业务平台和业务生态,并且应该具有一些新的特征。

一是新基建应该用一种更为灵活的分布式业务协作架构,支撑民航、交通从大商旅,延伸到包括各种商品与服务的大消费,再到供给端的大服务,延伸产业链条,实现跨界融合,构建一个新的数字经济链网。

二是新基建应该夯实新一代电子商务底座,是大市场性质、B2B模式、具有交易服务功能的链网,用一种松散的分布式协作结构实现汇聚内容、链接渠道、撮合交易、发现价格等核心功能,在卖什么和怎么卖之间修建更通畅的高速公路。

三是新基建的路径应该是循序渐进的,从交通和旅游的融合,到旅游和消费的融合,再到消费和供给的融合,政企协同,稳步实施。

四是新基建的推进步骤是交替拓展,利用中航信已经具有的全球商旅数字化渠道,以渠道扩内容,以内容引渠道,交替拉动,打造一个融合大商旅、大消费、大服务的数字经济新生态。

五是新基建是一个新型分布式数字经济链网,是数字化生态的产业制高点。

六是新基建将引领创新发展模式,提升对数字经济产业链核心环节和关键领域的掌控力。

七是新基建将支撑民航交通与文化旅游、消费服务的融合发展,并进而走向消费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的融合发展。

记者:创新数字化业务,怎么解决数据权属相关的复杂问题?

李劲松:数据困境,是今天制约数字化业务创新的主要障碍。作为民航业的数据底座,我们需要在区块链领域加快探索来突破数据困境。凡是涉及数据的关系,一定最为复杂。凡是涉及数据的业务,一定最难创新。

数据是新的战略资源,数据是数字化时代的石油,数据是新的生产要素,这些耳熟能详的说法已经广为大众所接受。数据权属问题是全球的法学、经济学、社会学、伦理学等等各个相关学科最前沿的顶尖学者都在关注和研究的问题,但是目前还没有形成定论。有人说我们是在用工业时代的思维解决数字时代的问题,矛盾不可避免。

数据困境四大问题,数据归谁,分不清归你还是归我;数据是啥,分不清是数据还是数据产品;数据有啥,分不清有债权还是有物权;数据影响啥,分不清影响人格权还是影响财产权。

数据困境严重制约了与数据相关的数字化创新,区块链的分布式协作、加密可信、存证溯源、共享共用等特点,在为数字化创新带来灵活性、便捷性、扩展性的同时,有可能为突破数据困境、突破数据流转痛点难点提供一种尝试路径,就是利用要比归属更重要,绕开归属加强利用,绕开数据四大困境加强协作,用分布式协作协同共享共用代替数据集中数据交易数据流转。这就是我们航旅链融合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的主要目的和探索方向。

记者:如何通过数字化创新重组要素资源,重塑经济结构?

李劲松:数字经济的飞速发展为民航业以及各行各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民航业服务的人群中高净值人群比例很高,但是传统上航空公司只是把旅客从甲地拉到乙地,很难介入到旅客的消费中来或者说介入程度非常有限,民航业很难从旅客身上获得机票款之外的收入贡献。所以全球的航空公司和机场都在狂热地希望利用数字化转型和数字化提升打通自己和旅客的触点,打通触点不是关键,形成新的收入模式才是核心,而新的收入模式一定不是机票,一定是机票之外的消费,

区块链作为技术底座,可以用一种更为灵活的分布式业务协作架构,从民航为起点的大商旅,延伸到包括各种商品与服务的大消费,再到供给端的大服务,延伸产业链条,实现跨界融合,构建数字经济链网。

我们要构建的数字经济链网是一种大市场性质的链网,是一个B2B模式、具有交易服务功能和面向未来的新一代电子商务底座,这个大市场用一种松散的协作结构实现B2B市场的汇聚内容、链接渠道、撮合交易、发现价格等核心功能,在卖什么和怎么卖之间架起新的桥梁、新的高速公路。

数字经济链网的建设路径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并且最好能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政企合作,既实现交旅融合,即交通和旅游的融合,也实现旅消融合,即旅游和消费的融合,同时要政企合作,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政府是政策主导,企业是自主投资,市场化运营,构建全要素的业务支撑体系。在推进步骤上,可以利用中国航信已经链接的全球商旅数字化渠道,这是中国航信独到的优势,以渠道扩内容,以内容引渠道,交替拉动、循环发展,打造一个融合大商旅、大消费、大服务的数字经济新生态。

我们中国航信的区块链服务平台航旅链的规划路径是从小三通——差旅通、跨境通、申报通,发展成“销售通、物流通、消费通”大三通,最终走向全流通,就是消费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一体化融合发展。从小三通到大三通,再到全流通,我们需要更长的链条、更广的圈层、更大的生态。所以我们链入了工信部主导的星火链网,加入星火链网的更大循环,把链条做长、把圈层做广、把生态做大,建设星火链网的民航业骨干节点,修一条高速公路,打通民航业与社会各界的链上通道。

记者:中国航信在数字化创新方面有什么新举措新布局?

李劲松:从我在中国航信所做的工作而言,重点关注的是区块链和数字人民币领域的创新。我们11月1日,推出了我们在区块链和数字人民币领域的创新的成果和业务的载体航旅链,航旅链是中国航信在数字经济领域的新布局、新举措、新探索。

一是我们把航旅链作为服务航空旅游业数字化转型的一种新型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从中国航信的战略定位来看,我们应该为行业提供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新型数字化基础设施。

计算机发展的历史上在商务领域落地的第一个实时数据处理业务就是航空公司的订座售票业务,中国民航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引进计算机订座系统,成立了民航计算机信息中心,这就是中国航信的前身。所以说我们是数字化的原著民。中国航信为中国所有的航空公司在全球销售机票,为全球所有的航空公司在中国销售机票,并且通过航旅纵横直接为C端旅客提供行程管理服务。我们是全行业的数据平台,中国民航几乎所有的与旅客相关的数据、与机票相关的数据、与航空公司销售收入相关的数据,都在中国航信处理。

二是我们把航旅链作为一种新型的为航空旅游业服务的数据存储、传输和处理方式,从中国航信的功能作用来看,我们为全行业提供集中式数据处理服务,是典型的集中式信息系统。

三是我们把航旅链作为一种新型的为航空旅游业服务的数据权属、使用和利益关系,数据困境,是今天制约数字化业务创新的主要障碍。作为民航业的数据底座,我们需要在区块链领域加快探索来突破数据困境。

四是我们把航旅链作为一种新型的为航空旅游业服务的业务拓展、融合和创新模式,区块链可以通过改变多主体之间的数据关系,进而改变业务关系和收益模式,达到业务拓展、业务融合和业务创新的效果。

五是我们用航旅链为航空旅游业尝试探索打开新的发展空间。

六是我们用航旅链为航空旅游业创造新的资源禀赋。中国航信有3大优势5化特点,3大优势是先行优势、规模优势、开放优势。5化特点,就是中性化、平台化、集约化、细分化、国际化,是我们区别于国内绝大多数IT企业的鲜明特征,我们要用航旅链承载、融合、扩展中国航信的优势和特点,为服务航空旅游业的高质量发展创造新的资源禀赋。

七是我们用航旅链营造有利于航空旅游业转型发展的新的业务生态,在这种新的业务生态中,区块链与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4链协同联动,将改变各条链上各个节点彼此之间的关系和位置,角色的转换、角色的混同、角色的融合会越来越普遍、越来越深刻,新的数字化内容会层出不穷,新的销售渠道会不断涌现,传统的厂商越来越像渠道,传统的渠道也开始生产内容,航空业也是一样。

八是我们把航旅链作为落实国家战略的重要行动,今年年初,中国航信成功入选中央网信办等16部委组织的国家区块链创新应用试点,是民航业的唯一入选单位。随着我们推动工作的时间越长、推进工作的程度越深,我们越觉得区块链绝不仅仅是一个边缘性、探索性的技术尝试,越觉得区块链就是我们面向未来的新布局,越觉得布局区块链就是抢占未来数字经济发展的制高点、就是抢抓数字经济发展的新机遇。

记者:区块链在民航领域落地的具体场景是什么?

李劲松:航旅链是中国航信区块链和数字人民币创新应用的业务载体,也是中国航信在数字经济领域新的重要举措。

在航旅链场景落地的具体举措方面,一是差旅通,也就是航空差旅无纸化机票报销区块链服务平台。 下一步,随着金税工程和电子行程单试点工作的进一步推进,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民航局的领导下,我们将进一步探索把差旅通打造成电子行程单开具、流转、变更、使用、冲销一体化的一个区块链协作平台,真正做到凭证的数字化、报销的自动化、管理的最优化。

二是跨境通,也就是航空跨境物流数据共享区块链服务平台。区块链用数据共享把凭证流与货物流分离,数据可以跨节点圈网式并行直连,后续环节可以同步获取前序环节的数据,通过数据共享提高全链运营效率,并可以解决信用成本、降低资金成本。

三是申报通,也就是数据出境申报区块链服务平台。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条例都对数据出境进行了规定。中国航信推出了数据出境申报区块链工作平台,便于航空公司与中国航信之间、航空公司之间、航空公司内部各部门之间形成一个协同协作、长期操作、存证溯源的工作平台。

我们航旅链的目标就是更高质量更前瞻地服务好智慧民航建设。利用好中国航信的各方面优势,把航旅链打造成国家区块链创新应用试点和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的示范标杆和国际化先行先试窗口,在智慧民航领域落实更多的举措寻求更大的突破。

记者:中国航信在推动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李劲松:数字人民币在民航业的应用与各行各业的应用有共同的痛点,我们看好的,是数字化货币在B2B端的潜力。我们在民航业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的思路,就是要在B2B端形成数字化货币智能支付的优势。我们的目标是要实现交易支付服务一体化,把多主体、跨流程、多领域的业务创新用数字人民币的智慧支付特性串接起来,这对我们中国航信这样的数字化交易平台,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数字人民币应用方面的具体方向,一是数字人民币红包促销解决方案,就是复杂规则支付,我们在中转旅客公共服务平台上加载了数字人民币红包促销功能。

二是数字人民币实时支付结算解决方案,就是绕开第三方支付的收单服务,帮助航空公司销售机票后实时清算票款。目前航旅纵横正在与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进行紧密的沟通与协作。

三是数字人民币链上支付解决方案,因为数字人民币是由一个集中式的系统来运营和管理的,所以数字人民币本身不是链上支付手段,但是我们正在尝试用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尽可能地与数字人民币拉上手,只要能拉上手,就能起到链上支付基本一样的效果。

四数字人民币跨节点支付解决方案,就是在长链条多节点的物流结算关系中,利用数字人民币可以与智能合约绑定的特性,进行跨节点支付的流程改造,这样就可以降低长链条串行支付导致的信用成本。

五是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解决方案。作为最具国际化性质的行业,民航业对跨境汇兑有着强烈的需求,因为航空公司的机票要在全球进行销售,所以我们高度关注积极参与了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收付方面的研发试点。

下一步我们要用航旅链融合数字人民币,重构民航业的数据共享和交易服务关系。

    责任编辑:是冬冬
    图片编辑:陈飞燕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