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交响乐写鲁迅,作曲家叶小纲完成心中夙愿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8-05-12 09: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青年时代起,鲁迅就是作曲家叶小纲的精神支柱,在胸中酝酿了几十年,他终于用交响的手法,把偶像搬上了台。
作品名第五交响乐《鲁迅》,分九个章节,将闰土、阿Q、祥林嫂等人物,以及《社戏》《野草》《铸剑》《朝花夕拾》《两地书》《魂》等文字集串联了起来。
5月14日,上海爱乐乐团将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举行《鲁迅》的上海首演,特邀指挥家胡咏言执棒,女高音宋元明、女中音朱慧玲、男高音石倚洁、男中音刘嵩虎、男低音沈洋担任独唱,濮存昕担纲朗诵。
现年62岁的叶小纲生于1950年代,十七八岁正是他对文化最饥渴的时候,却没几本书好读,唯有鲁迅。叶小纲还记得自己拿到第一笔工资17.84元,当即就去买了一套《鲁迅全集》,一本本薄薄的小册子常常随身携带,“吃的比较透,十七八岁的印象影响了一生,一直想着把鲁迅写成音乐作品。”
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后,叶小纲很快去了美国留学,回国后又忙于工作,一直没空静心写鲁迅。他心中始终憋了一口气,要写一部大作品,机会终于在鲁迅逝世80周年(2016年)时到来。
为了顺利落笔,叶小纲多次探访鲁迅生平的足迹,包括绍兴鲁迅故居,鲁迅生命中最后十年工作过的上海虹口,以及北京、上海、绍兴三地的鲁迅纪念馆。
叶小纲在上海鲁迅纪念馆
草稿打了一个月,配器花了两个月,叶小纲写《鲁迅》几乎一气呵成,顺利得很,“因为胸中酝酿了几十年。”
文学作品要改编成音乐是有难度的,到底是描写具体作品还是注重精神沟通?像写作一样,叶小纲采用了“夹叙夹议”的手法,既从鲁迅的文章里找人物,也从里面摘句子,用歌唱和朗诵的方式将之呈现出来。
“光写鲁迅,如果不开口,别人说是张迅王迅都可以,搞不清楚。我让‘祥林嫂’开口,你可以说我写得好或不好,但不能说这不是祥林嫂。我请的每一位歌唱家都会在里面演唱一个角色。”
《铸剑》是鲁迅历史小说的代表,用晦涩古怪的笔法,讲述了眉间尺、楚王、晏之敖的“头之战”。叶小纲用三重唱(男高音、男中音、男低音)的手法把它转化出来。
男高音石倚洁认为,《铸剑》的戏剧张力非常大,虽然只有十几分钟,但足以写成一部独幕歌剧。拿到乐谱时,石倚洁笑说自己一个人在钢琴前摸了两三天,都没找着调,“我学的时候就觉得太难了。现代音乐是没有参照的,都是热乎的刚写出来的,拿到谱子你是懵的,因为它太复杂了。”
《两地书》算是最浅显最易懂的一段,取材于鲁迅与许广平的通信结集,反映的是鲁迅不为人知的爱情一面。
“鲁迅的文章看起来严厉刻薄,但《两地书》展示了他温情的一面、孩子气的一面,我把这一面呈现出来,有点小得意,因为没人这么做过。”叶小纲说,这一段的音乐风格和前面几段都不同,比较浅显,“爱情不能写得太深邃。”
叶小纲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对江南音乐十分亲近,在《社戏》《阿Q》《祥林嫂》里,他亦广泛采用了江浙一带的民间音乐元素,绍兴大班、宁波滩簧……旋律一听都是有出处的。
性格上,叶小纲有点完美主义倾向,虽然作品早已完结,《鲁迅》每演一遍,他总要反复打磨,对细节做出适当的修改。
来上海之前,叶小纲就把《朝花夕拾》重剪了一番,“音乐最重要的是结构,有一句多了都不能忍受,我把那些没用的词都去掉了。”
叶小纲和上海爱乐乐团渊源颇深。从美国归来不久,乐团前身——上海广播交响乐团便演过他的《江南回忆》,当时的指挥张艺20岁出头,如今,张艺成了上海爱乐新任音乐总监,叶小纲也成了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
上个月,上海爱乐刚在国家大剧院演绎了叶小纲的《草原之歌》,赢得广泛好评,“上海爱乐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十年前,让北京观众刮目相看。”叶小纲评价说。
石倚洁演绎叶小纲《草原之歌》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交响乐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