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公布成绩虽不妥,家长动辄威胁告状更寒了老师们的心

@中国之声

2018-06-05 21:00

字号
@中国之声 6月5日消息,近日,河南一名小学老师和学生家长的矛盾引起了网友激烈的探讨。这位四年级的班主任把学生在校默写古诗的成绩和照片发到了家长群里,这引起部分家长的不满。
据这位老师说,有家长指责他的做法没有考虑到个别学生的尊严,让孩子的身心受到伤害,甚至有自残的可能,要求老师登门道歉,否则就告到县教体局。对此,该教师写了辞职信,信中写道,他表示很惶恐,深感自己专业知识的不足,不能胜任四年级班主任的工作,故申请辞职。
本文图均为 中国之声微信公众号 图
针对此事,网友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很多网友表示同情这位老师,认为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好教了。
也有很多网友支持家长,认为老师尚且知道维护自己的自尊心,为什么不愿意照顾孩子的自尊?
在微信群公布学生的成绩和排名合适吗?
今年3月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要坚定不移从5个方面推进减负。其中就包含考试评价减负,要改变评价方式,不允许以分数高低对学生排名,不允许炒作高考状元。长沙市甚至已经将“公开学生考试成绩排名”列为师德考核负面清单。
根据成绩将学生分为好生和差生,而忽视每个学生的个性、思维、习惯、兴趣、文化内涵、甚至是道德,早已是公认的不妥行为。
更何况“扬善于公庭,规过于私室” ,对犯错误的人来说,被当众批评带来的激励作用甚小,所造成的伤害却很大。孩子的家长在群里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当众批评时,也会觉得脸上挂不住。所以要多表扬,慎批评。
这位老师将学生成绩公布在微信群的行为确实不妥,引起家长的不满也是情理之中。这位老师在辞职信中说自己“为人师已第15年”,想必对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也有一定的自信,但是教学观念应当与时俱进,在大吐苦水之后,是不是也该改改自己陈旧的观念?
玻璃心的家长真的是在为孩子好?
老师在微信群公布默写成绩虽然不妥,但算不得什么大事,为何会闹到孩子要自残?孩子自残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这次公布成绩吗?为孩子好就该了解孩子真正需要什么,孩子真的需要老师的一次登门道歉?反而家长的过度反应,又会在一定程度上还会影响到孩子,使孩子放大对此事的感受,产生自卑心理。
另一方面,家长的玻璃心恰恰是在掩盖自己的教育无能。嚷嚷着要老师尊重孩子的自尊心,却以完全不尊重老师的方式进行,无非是想发泄情绪,掩盖自己教育孩子的无助和失当。
这样的家长还真不少,打着为孩子好的名义,做着没道理的事情。
今年4月,江苏省丹阳市一位学生家长因为不满意班主任给孩子换了座位,赶到学校暴打老师,致老师脸部多处受伤入院治疗。
2016年,上海一位家长对孩子分到的学号不满意,认为14号不吉利,希望老师能给他们家孩子换个学号,老师告知其学号是入学时随机安排的,无法更换,这位家长竟然在群里用英文单词辱骂起老师。
2016年11月,一名怀孕的幼儿园老师和其他几名老师中午在走廊阻止孩子大吵大闹,被一个孩子指着说“你们打了我,你死定了。”之后该孩子找同学借了手表电话打给自己的父母哭诉,听了孩子的哭诉后,家长带人到学校群殴老师,这名怀孕女老师被打得几乎流产。
2014年高考前夕,重庆市一位市民爆料,小区里张贴通知,要为1名高考学生分时段停运电梯,以免影响到该考生休息。2010年高考时,江苏徐州一群考生家长不顾交巡警劝阻,冒险在主干道上组成人墙,堵住车辆通行,以免鸣笛声吵到考生安静答题。更有神经质的家长将消毒剂喷到池塘里,毒死青蛙,以免蛙鸣声给自家考生“添乱”……
家长行为失当,真的是为在孩子好?
吵个架就辞职?老师还真不是矫情
有网友认为老师只是和家长发生一点矛盾就请求辞职是不是同样有点玻璃心,实话说老师的反应可能真不是玻璃心。老师和学生一旦发生冲突,被告到教体局,倒霉的往往是老师。
去年9月,一段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泰来县一名女副校长,在课堂上与学生对骂的视频流传网络。这名副校长在课间走廊维持秩序时,制止一名同学在走廊大声喧哗,该同学未予理会甚至与该老师发生语言冲突,对骂中女老师多次爆粗口,并称“我这个老师不当了,也不惯着你”,男生也爆粗口回骂。
事发后,当地教育局介入调查。最后,张副校长党内严重警告,撤职调离;该校校长党内警告;教育局分管副局长诫勉谈话。
尽管该女老师行为失当,但是认识她的人却在为她叫冤:“张晓华副校长从来到二中这些年来一直都一步一个脚印,人品正直,这是公认的,就是因为这样的负责人的教师,敢管别人不敢管的事,才会让二中在歪风邪气中不受影响。”
这一事件引爆舆论,一位老师品行端正,教学也很尽力,只是因为管教顽劣的学生时发生冲突,就该受到如此严重的惩罚吗?最近几年,这样的事件时有发生。
2016年6月,江西铅山的一名学生迟到进教室时未按规定喊报告,老师要求该生到教室后面罚站,学生不听,继而发生冲突。之后铅山县教体局对该老师通报批评,扣除其全年奖励性绩效工资,到山区学校跟班学习一年。校长诫勉谈话,作出书面检查,扣除一个季度奖励性绩效工资。
2015年5月,蚌埠市怀远县包集中学的梁老师在上课时,发现有学生在其背后贴了张“我是乌龟,我怕谁”的字条,还在上面配有乌龟形象,梁老师觉得受到侮辱,与这名学生扭打起来。6月4日,教育部门因梁老师体罚学生将其开除。
同年4月,河南省潢川县彭店中学教师王某,因一位学生在课堂大声喧哗,前去制止,被学生出言冲撞,遂发生肢体冲突。事后虽然医院确认该学生身体健康并没有受到影响,但学校仍责令涉事教师停课,当地教体局给予王老师记过处分,给予该校校长警告处分。
这一系列的事件不得不令每一位老师心有戚戚。试想如果老师没有提出辞职,恼羞成怒的家长真将老师告到教体局,称该老师对孩子施加心理压力致孩子自残,该老师很可能会面临严重的处罚。
这事说小也小,只是在群里公布了一次默写成绩,若是学生家长带着孩子与老师平心静气谈一谈或许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之后老师也能吸取经验,家长和孩子的关系也会更为和谐。
但是说大也大,就因为一次默写成绩排名靠后学生就要自残,家长就要求老师登门道歉,还要告到教体局,对一个勤勤恳恳教了15年书的教师来说,必然会感到委屈。
教育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老师观念的改变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实践,但是家长们如果揪住一次错误就要把事情搞大,威胁把老师告到教体局,未免会让老师们都寒了心。
(原题为《公布成绩虽不妥,家长动辄就威胁告状却寒了老师们的心》)
责任编辑:文聪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老师,公布成绩

相关推荐

评论(70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