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录像丨屈原故里举办端午诗会,余秀华等数十诗人亮相
2018屈原故里端午诗会以“中国端午•诗意宜昌”为主题,旨在弘扬宜昌“中国诗歌之城”魅力,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届时,吉狄马加、叶延滨、王家新等当代著名诗人,瞿弦和、徐涛等知名朗诵艺术家将齐聚宜昌,共同歌咏诗歌之城。
直播录像丨屈原故里举办端午诗会,余秀华等数十诗人亮相
提问
直播厅
评论
我的提问是...(最多能提问140汉字)
已输入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白虫不是固定不变的一个程式,份白虫的都在极力仿秋,所以白虫也越来越不好认了。需要随时关注各分房白虫的进展。一般来说,由于各个份房都有自己一定的血系,所以白虫还是有迹可循,但实在地说,没有绝对标准。每年各地斗场,都有将野生虫判为白虫的冤案,就是因为没有确定标准。当然那些明显的白虫还是容易辨别的,比如腿扁薄而头牙巨大,从道理上讲,蟋蟀的生长也是全面发展的,只发展一个方面,是比较可疑的;另外白虫毕竟是缸里出来的东西,过风较少,和野生虫的自然环境终归是有区别的,虫色带有一种朦胧色,常年逮蛐蛐的人,一眼看去就觉得不舒服,这个很难用语言表述清楚。
因为有经济利益的驱使,白虫的进展很快。我个人认为,白虫孵化和培植,在蟋蟀认知上提供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机会,就认知而言,贡献蛮大,也满足了人们四季玩虫的愿望。
白虫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以白虫冒充秋虫,不会斗的那种是骗买家的钱;很能斗的那种高级白是骗对手。不太公平。导致买卖双方、斗虫双方的相互不信任,损失的是诚信。这是我很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有些卖白虫的自己坦言就是白虫,这个我就很尊重,人家说的是实情,很坦诚,相互不必猜忌。如果有一天白虫分的和秋虫没区别了,估计也就没人关注这事了。关注也没用,你认不出来了,没话讲。我个人还是只玩秋虫,因为在自然的造化里做选择,对眼力、心智是个挑战。白虫有好多是靠血系,玩家的眼力是失效的,就觉得没意思。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