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肖冰杯 | 减负,冲不破的网

2018-08-02 11:42 来源:澎湃新闻 湃客

字号
摄影并文:张伏麟 
“不写作业时母慈子孝,连搂带抱!一写作业鸡飞狗跳,呜嗷喊叫,连骂带教!每天晚上的真实写照——献给所有尽职尽责的精神分裂症妈妈们!”
虽说是调侃,但每一名中小学生家长和教育工作者都清楚,这条微信并不夸张。
早在2010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就对十年来学生发展状况进行了纵向比较研究,研究发现,我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持续减少,在“学习日”近八成睡眠不足,在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的中小学生睡眠不足。不仅是睡眠不足,2011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还对城市义务教育阶段的家庭教育支出情况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我国中小学家庭教育支出大约占家庭收入的三成,年平均费用为8754.4元,而用于课外班等各种扩展性教育支出的年平均费用为5862.8元,约占家庭教育总支出的67%……
如今,我国的中小学教育越来越走入了“减负减负,越减越‘负’”的怪网。今年六一前夕,北京各个地铁惊现孩子的内心呐喊——“妈妈,我累了,我不想过六一!”六一,本来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日子,可许多孩子却想问:“妈妈,六一我能不去课外班吗?”、“妈妈,六一我可以不做作业吗?”、“妈妈,六一你能和爸爸带我去玩儿吗?”……
作为一名“曾经”的学生家长和具有30多年教龄的老教师,我不仅亲历了多次“减负令”的贯彻、落实与执行,也见证了我的一批批学生、家长和同事们在“减负”这个无形的怪网中痛苦学习、矛盾工作的身影。
也许是一种责任的驱使,去年,我开始以我的工作单位及周边的中小学校为基地,并深入到中小学生的家里,运用手中的相机,全方位、多侧面地捕捉“减负令”下学生、家长和老师们工作与学习的难忘瞬间,以此表达包括本人在内的广大教育工作者对“减负”现象诸多的慨叹、疑惑和思考,并试图通过这一专题引发教育界和整个社会对于减负这一话题的关注,进而呼吁教育政策制定者、教育问题研究专家、教育工作者和中小学生家长,一同努力,积极探索出冲破“减负”这一怪网的新出路。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沉重问题由来已久,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十分复杂,靠一组图片不能也无法解决问题。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我只有真实地呈现或再现,凭借光影记录,留下一个缩影,提出一个课题。希望不久的将来,我的镜头里再没有那些负重奋进、疲惫不堪的孩子们的身影,更希望“减负”不再是一张冲不破的网,而是一把让孩子们健康成长的“快乐伞”。
1、一位小学生现阶段每月11门儿固定的4850元补课费用要花去爸爸、妈妈的多一半儿工资,近几年保留不全的课外补课单据足足铺满了一张床。
2、2016年5月23日。一位小学二年级女孩儿小手上的老茧。
3、2016年5月20日早晨,一个小学生背、挎两个大书包去上学。
4、“减负令”规定“小学一至二年级不布置家庭作业”,可这个二年级学生家长手机里的“家校通”却天天作业不断。
5、这位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家长为了抓孩子的学习,每天晚上都和女儿像打架一样。家长说,孩子的班里看似不留作业,但家长每天都会收到老师要求她们帮助孩子预习、复习、找课外卷子做之类的微信。
6、2016年4月22日早,一位看上去只有一二年级的小学生正趴在骑车前行的妈妈后背上看书学习。
7、2016年5月9日,一位老爸在校门前给儿子当起了临时“小课桌”,协助儿子写作业。
8、2016年4月22日,一位三年级的小朋友下午放学后趴在妈妈的办公桌上写作业没多久就睡着了。
9、2016年5月20日7点多,一位小学生上学路上疲惫地打起了哈欠。
10、星期天,一位小学生在等候下一舞蹈班上课前,边练功边写作业。
11、2015年1月7日晚,少儿音乐会演出开始前,两位小主持人在突击家庭作业。
12、2016年5月13日,一名感冒发烧的小学生在医院输液中心边打点滴边写作业。
13、一位四年级小学生的妈妈说,孩子写作业经常要到晚上11点多,有一次看到儿子抄写作文时昏昏欲睡,她心疼孩子就模仿儿子的笔迹把作文抄完,不料被老师识破,孩子被罚重抄5遍作文。
14、2016年6月3日中午,一名五年级的孩子在家写作业。家长说,由于课外作业多,孩子们写作业时很难长时间保持正确坐姿。
15、 2016年4月24日,一位家长抓紧孩子两个补习班间的“空隙”,带孩子去公园“透透气儿”。怕孩子累着,她把孩子的所有学具都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16、许多小学生对课外班都表示反感。2016年5月12日中午放学,一位“小调皮将”当着课外招生者的面儿把她们塞给他的传单撕开,并做成雨具披在自己身上,还把装宣传资料的兜子顶在头上挡雨。
17、“我真要烦死了”、“我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四瓣”……一名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在自己的《周记》里发泄苦闷。
18、2016年5月12日晚8点多,一批小学生正在“小饭桌”的老师监管下学习,有的孩子在这里写作业要到11点多才回家。
19、2016年6月12日,两名中学生正在课前吃“早餐”。孩子说,他们经常很早就起来写作业,如果没有时间吃饭,就只能带些小零食“对付”一下。
20、2016年4月29日,某校运动会上,运动健儿在跑道上冲刺,许多看台上的初中生却在“冲刺卷子”上埋头“冲刺”。
21、这是某班教室后面的“目标墙”,上面写的是每个同学新一轮考试后制定的目标名次、目标分数和希望考取的高中目标学校。初中的学习成绩排名,竞争十分激烈,上千人的年级,如果总成绩相差1分,排名就得差出好几十名。所以,要想保住已有的名次,学生就得不停地给自己“加码”。
22、2016年5月9日,一位妈妈正在班上给女儿检查作业、批卷儿、出题。
23、是否给学生减负,老师也很无耐。如果孩子成绩不好,家长有抱怨,也会影响自己的年终考核。许多教师调侃说:他(她)们身上的模范、先进、标兵、高职等光环都是靠给自己和学生不断地增负、加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熬出来的。
24、上级和学校要求“减负”,但每次考试后学校的质量分析会公布的分数统计都非常详尽,这令每位主科
老师心里忐忑不安。为了减少自己班上的差生率,有些老师只能铤而走险,课外违规给差生加码、补课。
25、尽管每次学校期中、期末考试的成绩排名只是让老师“内部掌握”,但家长还是想方设法打听到。看到
自己的孩子不如别人的孩子,他们就很焦虑、着急,于是不断给孩子加压,找老师补课,上各种补习班。
26、“作业量大,用眼过度”是近年来中小学生视力问题逐年加重的首要原因。某校五年三班有许多孩子戴
上了近视镜。
27、近些年,由于学习压力导致小学生出现心理疾病的人数逐年增加。2016年6月6日放学后,一位五年级班
主任在学生家里给已经辍学的学生进行课业辅导与心理疏导。
28、2016年5月15日,到书店购买课外资料的中小学生及家长。
29、2016年5月13日,听说要开家长座谈会,课外学校的老师争相来学校门口“抢夺生源”。
30、“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在这种教育观念的影响下,许多家长在孩子学龄前就过早地给他(她)们“套上了小夹板”。2016年5月16日,一对儿双胞胎姐妹正在完成“睡前”作业。
评委评语:
《减负,冲不破的网》直面了中国的中小学教育问题,这是一个公共话题,观之,感同身受。
张伏麟说,作为一名“曾经”的学生家长和具有30多年教龄的老教师,他以他的工作单位及周边的中小学校为基地,并深入到中小学生的家里,运用手中的相机多侧面地捕捉“减负令”下学生、家长和老师们工作与学习的难忘瞬间,以此表达包括他在内的教育工作者对“减负”现象的慨叹、疑惑和思考。张伏麟拍的就是他的工作、他的生活、他的思考,则,其中自有其真切感受,诚恳满溢影像,故,能感染人。一如奥古斯特·桑德所言:“照片就是你的镜子,就是你!”
张伏麟说,他试图通过这一专题引发教育界和整个社会对于减负这一话题的关注,进而呼吁教育政策制定者、教育问题研究专家、教育工作者和中小学生家长,一同努力,积极探索出冲破“减负”这一怪网的新出路。壮哉斯言!这恰恰切合“纪实摄影”的精髓。
纪实摄影是直面社会、直面人生、直面公共问题的。《减负,冲不破的网》如斯。如果要提点建议的话,对于传统纪实摄影专题的操作而言,张伏麟如果在单张照片的拍摄上能更讲究摄影语言,在整组专题的编辑上能更丰富和有序,则,这组专题当会更佳而更具有传播力。(曾星明)
2016“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展-减负,冲不破的网-张伏麟
关键词 >> 徐肖冰杯 减负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