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影评人对于《碟中谍6》的“花式尬吹”,看多了会尴尬

哈搭巴

2018-08-31 16: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天入地、深潜、攀岩、跑酷、马拉松,“奥运全能选手”伊森·亨特还有什么没有干过?
《碟中谍6》剧照,亨特特工在伦敦的摩天大楼间跑酷
昔日的“阿汤哥”,如今的“阿汤叔”汤姆·克鲁斯在“碟中谍”系列电影里饰演的亨特特工,没有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碟中谍5》里,亨特徒手扒军用运输机,在《碟中谍6》里,他改扒直升机,而且此次的“不可能任务”就是要先爬上一架直升机,再追上另一架直升机,然后到另一架直升机上抓人
今年7月,当《碟中谍6:全面瓦解》在世界各地上映,收获的只有溢美之词。英国BBC的影评人宣称该片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动作电影之一”,美国娱乐专业网站screenrant则更进一步,把“之一”都去掉了,直接上标题为“最棒的一部‘碟中谍’电影”。“烂番茄”网站给出了97%的新鲜度,Metacritic网得出的结论同样是“普遍赞誉”的电影推荐。
“烂番茄”网站给《碟中谍6》打出97%新鲜度
《综艺》杂志对于导演克里斯托弗·麦奎利盛赞有加。这些年来,麦奎利以制片人、编剧或导演身份与汤姆·克鲁斯在多部电影上进行了合作,其中包括了不算成功的《新木乃伊》与《侠探杰克:永不回头》,但《综艺》认为,此次《碟中谍6》两人的合作迸出火花,拍出了该系列电影“最令人兴奋的部分:紧张刺激、血脉贲张、干净利落”。
欧美媒体上对于本片的“花式吹捧”还有许多,《IndieWire》杂志和美国《娱乐周刊》都给出了最高的“A”级评分,英国《每日电讯报》的评分同样也是最高的五星评价。这一波的赞许里,每家媒体给出的理由都如此一致:这只有汤姆·克鲁斯才能拍出来;在好莱坞也就汤姆·克鲁斯还能这么拼;汤姆·克鲁斯证明了自己仍然是好莱坞最棒的动作明星;汤姆·克鲁斯是一位敢于做出各种特技挑战的老戏骨(evergreen movie star)……
就算是对于本片的批评,看上去也是“小骂大帮忙”,比如英国《卫报》虽然只在五星评分机制里给出三星评价,但请看看该报挑出的毛病——台词没有前几部那么搞笑了,然后该报又补充道,本片中的一些设计让人意想不到、耳目一新,比如机油喷溅的那一幕。
新版“超人”亨利·卡维尔在《碟中谍6》里饰演潜伏在美国中情局的叛变者
稍微解释一下《卫报》提及的这一幕场景,汤姆·克鲁斯饰演的亨特,在喀喇昆仑山脉南麓的锡亚琴冰川追击亨利·卡维尔饰演的反派沃克。最终沃克乘坐的那架直升机被亨特驾驶的直升机撞毁,沃克清秀的脸庞被喷泻而出的机油毁了半张脸。依我之见,之所以《卫报》会觉得耳目一新,原因在于卡维尔作为新一代超人扮演者,他的英俊脸庞还没有这样在大银幕上“献身”过。
本人自认是“阿汤哥”的影迷,从小就是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所以当我看完《碟中谍6》,再来看世界各地影评人的“花式尬吹”,不免觉得有些尴尬。他们到底是在夸电影本身拍得好,还是在赞今年56岁的汤姆·克鲁斯仍然那么拼,抑或是觉得“阿汤哥”前面几部电影太有失水准,终于在新片里挽尊了?
《碟中谍6》里,巴黎街头的追车戏码
这几年,“阿汤哥”虽不像尼古拉斯·凯奇那样沦为“烂片保证”,但《新木乃伊》《美国行动》以及《侠探杰克》等,在票房与口碑上都不算成功,可以说已经持续“滑铁卢”好几次了,直到回到“碟中谍”系列电影,“阿汤哥”的老品牌,他的舒适区,影评人异口同声的赞美才又齐刷刷的回来。这对于汤姆·克鲁斯而言到底是好是坏?
在我看来,“阿汤哥”肯定不愿意成为亨特特工的化身,他希望有所突破,希望在自己体能、精力还在之际,蹦跶出一两个新角色出来,然而这两年撒网式的尝试却并不成功。当然,这不能全怪他本人,单就2016年和2017年其参演的几部电影来看,从剧本角度就是失败的,或者说,他很想演一个不是亨特特工的角色,但出演的其他角色又多少带着亨特特工的影子,而从能力呈现上,又没有亨特特工那样出挑。
我不会像《卫报》那样“为赋新词强说愁”,挑一些不是毛病的毛病,《碟中谍6》的确没什么太大毛病,作为系列电影的第六部作品,它对于新观众足够友好,不像《星球大战》那般堆砌起只有资深影迷才能看懂的梗。
但它又对老观众足够贴心,安排了亨特与妻子茱莉亚的重逢,最开始的几部“碟中谍”电影里,茱莉亚可遭罪了,被绑架,被虐待,按照片中亨特的老伙计卢瑟(文·瑞姆斯饰演)的话来说,“两人只要在一起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两代军火商,在电影里是母女关系,上图为《碟中谍6》里的“白寡妇”,下图为《碟中谍1》里的Max
《碟中谍6》完整架构起了属于该系列电影的世界观,如本片中的军火商“白寡妇”,该角色其实是1996年第一部《碟中谍》里那个女军火商Max的女儿。还比如上一集《碟中谍5:神秘国度》里神秘组织“辛迪加”的头子,以及让亨特特工再次坠入爱河的英国特工伊尔莎等,他们又出现在新片里。
在最新两集《碟中谍》里,伊尔莎的招牌端枪姿势
在本片里,亨特又跟《碟中谍2》一样在悬崖峭壁上攀岩,又跟《碟中谍4》一样在高楼上砸窗,又跟《碟中谍3》一样在房顶上跳来跳去,还跟《碟中谍5》扒飞机类似,在平流层玩高空跳伞,跟每一部“碟中谍”系列电影里一样玩飙车、玩漂移,还总能翻出一些新花样。是的,“阿汤哥”已近花甲之年,但他就是那么拼,本片在全球的宣传点都在于他的亲历亲为,实事求是的说,成龙大哥现在都开始用替身了,“阿汤哥”还要亲自上。
上图为《碟中谍2》里的攀岩,下图为《碟中谍6》里的攀岩,岁月这把杀猪刀还是在“阿汤哥”脸上留下痕迹
从故事的套路上来说,亨特特工每一集都要蒙上不白之冤。新千年以来,好莱坞出产的特工们似乎都遭遇如此诅咒,不管是“谍影重重”系列的杰森·伯恩,还是“007”系列的詹姆斯·邦德,以及《24小时》的杰克·鲍尔,他们除了要抽时间拯救世界,还得花主要精力给自己洗冤。
这种反转、反转,再反转的套路的确一招鲜吃遍天,但观众看着不腻,演员演得难道就不腻了?丹尼尔·克雷格应该是受不了了,他每拍一部“007”就号称自己不干了。希望“阿汤哥”也能有这份决绝。但,他的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预计2019年上映的《壮志凌云2》,似乎仍然是在吃老本吧。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影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