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者|山西援疆民警王永茂:患肺癌仍坚持工作,警服挂在病房

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2018-11-11 07: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有奇迹,我还要回战斗过的地方。”经历多次化疗的王永茂半躺在一米见宽的病床上,鼻腔插着吸氧管,半闭着眼睛说道,语气依然坚定。
王永茂今年50岁,一年多前,他作为山西省司法行政系统第一批援疆工作队队长带领29名干警前往和田监狱,在山西对口援疆工作中作出了突出贡献。
在支援新疆和田监狱的186天里,王永茂是不折不扣的“硬汉”、“工作狂”、“拼命三郎”:写请战书主动深入一线岗位,24小时连轴转地高强度工作达97天,上报简报60多期,记录援疆工作资料近20万字……
其间,王永茂的身体曾频频发出“警报”,他时常不停咳嗽、腹痛,但从未耽误工作。一次他因腹痛难忍注射了杜冷丁后,仍坚持返回工作岗位。
2017年12月20日,援疆归来一个多月后,王永茂被诊断为肺部肿瘤,伴有多发转移。他瞒着所有人,继续坚持工作至2018年3月5日才住院,医院诊断无法手术治疗,目前正接受化疗。
“只要自己身体允许,就想多干点。”王永茂让妻子把一身深色警服挂在病房里,“假如有一天走了,希望能够穿着警服走。”
近日,王永茂入选CCTV2018年度法治人物25位(组)候选人之一,他被誉为与癌魔斗争期间仍牵挂和田监狱、牵挂援疆战友、牵挂工作岗位的二级英模。
王永茂躺在病床上,已经过多次化疗(2018年6月摄)。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图
援疆186天:通宵97夜,视力骤降
2017年5月3日,来自山西省司法行政系统24个单位的30名干警奔赴新疆和田监狱,开始为期半年的援疆工作。时任阳泉第一监狱副调研员、监察室主任的王永茂担任队长。
此次任务非同一般。和田监狱位于新疆南部,自然环境恶劣,生活条件艰苦,民警因繁重的工作任务长期无法回家,面对艰巨任务,王永茂选择了迎难而上!
援疆队副队长芦朝武回忆说,刚到和田监狱,王永茂立即决定支援监区一线工作,“马上开会,第一时间写了请战书,队员都签了名”。
就这样,山西司法行政援疆工作队成为全国第一个进入监区一线奋战的援疆工作队:30名队员与和田监狱干警肩并肩战斗,同吃、同住、同值班、同备勤,“5+2”、“白加黑”成了工作常态。据统计,援疆队员每人每周工作时间达到110小时以上,平均每天工作15个小时。
对于王永茂来说,工作强度更大。据芦朝武回忆,王永茂不仅白天有自己的分管工作,晚上还需在监狱指挥中心值夜班,连起来就是24个小时的不眠不休。
这样的日夜连班,王永茂值了97个。
“夜班是晚上12点到早上8点,不能睡觉,必须时刻监控、做出反应,值完班第二天还不能休息,连轴转,怎么熬得住。”芦朝武说起,觉得心疼。
“不讲条件、不提要求。”这是王永茂提出的铁的纪律。据不完全同统计,在援疆期间,王永茂共参加各种会议100余次,最多一天开过5个会;每月值班16次,在新疆局及和田监狱发表文章10余篇;和援疆队员谈心平均每天2到3人次;参与侦破狱内案件3起。
不到半年,王永茂的视力从1.5降到了0.6,体重掉了10多斤。
王永茂援疆期间照片  受访者供图
注射杜冷丁坚守岗位,半年没给女儿打电话
援疆期间,每2-3名队员住在12平米的宿舍里。每间宿舍都张贴有“宿舍管理条例”,要求队员保持宿舍卫生,人走断电——这都是王永茂制定的。
在队员司少杰眼中,王永茂更像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事儿妈”,他除了对工作要求严格,对生活更是一丝也不马虎,“包括我的皮带歪了,他也会帮我整一整。每天早晨,到点就挨个敲门,叫大家起床。”
“谁生病了,他总是能第一个知道,马上去这名队员的宿舍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谁想家了,他也总是第一个出现在这名队员的身边,促膝长谈,鼓励打气。”队员陈亮说。
时间一长,队员都喊王永茂“茂哥”。
王永茂(右下)曾经的工作笔记(2018年6月摄)。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图
2017年7月28日早上,“茂哥”没像往常一样叫队员起床。队员张晓明来到王永茂宿舍,悄悄推开房门,看到王永茂蜷缩在床上,面无血色,额头上挂着汗珠。
“我肚子疼得厉害。”王永茂从牙缝里挤出七个字。
随后,经监狱领导批准,张晓明立即将王永茂送往和田地区医院。等待检查时,疼痛愈发难以忍受,王永茂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医生建议先打一支杜冷丁止痛。
“如果不是疼到极限,茂哥是不会去医院,更不会同意打杜冷丁的。他平常咳嗽、发烧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能坚持,就坚持坚持’。”张晓明回忆起来,哽咽了。
经过一系列检查,院方暂未查出具体病因,医生建议住院观察、治疗。但王永茂在打完两瓶点滴后,坚持连夜赶回监狱。
那天夜里,队员张增光守在茂哥身边,他听到王永茂在半昏半睡间说,“我想家了”。援疆的186天里,这是他唯一一次说想家,也是他唯一“休息”的一天。
平时,王永茂从来都把工作放在首位。
王永茂只得把对女儿的牵挂都写在纸上。2017年中秋节,又到了女儿生日,王永茂写下长文:“时至秋风时节,女儿那里已经是冬去春来,也不知道这一个冬季女儿在那里生活如何?学习如何?愿女儿这一个冬季一切安好……缕缕思绪,收起思念,祝女儿生日快乐。”
肺癌仍工作多月,把警服挂在病房

不顾自己身体发出的“警报”,2017年11月,山西援疆工作队归来后,王永茂无暇休息,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其间,有多位同事都曾建议他去医院好好做个检查,都被王永茂搪塞过去了,“等忙完再去”。
直到2017年底,王永茂被诊断为肺部肿瘤。此后的工作中,同事常能听到他高音调带有金属音的咳嗽声,有次他对芦朝武称感到“爬楼梯都费劲”。尽管如此,他瞒着所有人,一直坚持工作到3月5日才住院接受治疗。
5月3日,在援疆一周年的日子里,已接受化疗的王永茂在山西司法行政首批援疆工作队微信群里写下了一封题为《杨柳依依,情难别》的告别信,一千多字细数援疆期间的美好时光和期望,令人动容。
“总担心自己写不来或是醒来之后手脚不听指挥,再也不能打字和兄弟们交流,我也无法预料属于我的时间还有多少。”王永茂写道,“我原以为自己可以站起来带大家回第二故乡和田监狱看看,现在看来我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啦!……我向兄弟们说声对不起!期待来生再并肩战斗!”
2018年5月3日,王永茂在工作群中写下《杨柳依依,情难别》(节选)
6月中旬,躺在病床上的王永茂双眼浮肿,视力已日渐模糊。病房的床头搁着一副眼镜和几本书:《生命如此美丽——献给所有与癌症抗争的人们》、《毛泽东生活记事》。书上摆着一个相框,照片里的王永茂身着黑色警服,站得笔挺,头顶的枫叶映红了消瘦的脸庞。
大部分时间里,王永茂牵挂的还是工作,甚至有同事来探望,他仍不忘叮嘱几句。
“那个地方(和田监狱)走进我生命最后的时间,太幸福了。最后走了这么一趟,结交了这么多兄弟姐妹,都是我的亲人。如果有奇迹,还要回战斗过的地方。”王永茂强打着精神,说道。
王永茂很少向外人提起对家人的眷恋。说到女儿,他垂下眼睛泣不成声,许久说到:“她爸没有给她丢人。”他一再叨念,已经告诉女儿和妻子,不能给组织添麻烦,“如果命运有轮回,下辈子再见吧。”
王永茂让妻子把他的一身警服洗干净挂在病房里,“1414073”白色的警号显得格外醒目,“假如有一天走了,希望能够穿着警服走”。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段彦超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者,警察,肿瘤

相关推荐

评论(35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