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8

俞晓群︱五行占:金沴木之帝王嚚眊

俞晓群
2018-11-30 15:50
来源:澎湃新闻
上海书评 >
字号

班固汉志在貌之不恭名下,有金沴木一项。所谓沴:“气相伤,谓之沴。沴犹临莅,不和意也。”《汉书》《后汉书》均有金沴木的例说,前文已述。《晋书》有六段金沴木的故事,均取自《宋书·五行志》,列于下:

其一,魏文帝黄初七年正月,幸许昌。许昌城南门无故自崩,帝心恶之,遂不入,还洛阳。此金沴木,木动之也。五月,宫车晏驾。京房《易传》曰:“上下咸悖,厥妖也城门坏。”

其二,元帝太兴二年六月,吴郡米庑无故自坏。天戒若曰,夫米庑,货糴之屋,无故自坏,此五谷踊贵,所以无糴卖也。是岁遂大饥,死者千数焉。

其三,明帝太宁元年,周莚自归王敦,既立其宅宇,所起五间六梁,一时跃出坠地,余桁犹亘柱头。此金沴木也。明年五月,钱凤谋乱,遂族灭莚,而湖熟寻亦为墟矣。

其四,安帝元兴元年正月丙子,会稽王世子元显将讨桓玄,建牙竿于扬州南门,其东者难立,良久乃正。近沴妖也。而元显寻为玄所擒。

其五,三年五月,乐贤堂坏。时帝嚚眊,无乐贤之心,故此堂是沴。

其六,义熙九年五月,国子圣堂坏。天戒若曰,圣堂,礼乐之本,无故自坏,业祚将墜之象。未及十年而禅位焉。

除去上述六段,《宋书》还有一段故事写道:

宋文帝元嘉十七年,刘斌为吴郡,郡堂屋西头鸱尾无故落地,治之未毕,东头鸱尾复落。顷之,斌诛。

《南齐书》金沴木记载三段,即

其一,永明中,大hang(舟+行)一舶无故自沉,艚中无水。

其二,隆昌元年,庐陵王子卿斋屋梁柱际无故出血。

其三,建武初,始安王遥光治庙,截东安寺屋以直庙垣,截梁,水出如泪。

《隋书》有金沴木七段记载,此处录五段:

其一,陈天嘉六年秋七月,仪贤堂无故自压,近金沴木也。时帝盛修宫室,起显德等五殿,称为壮丽,百姓失业,故木失其性也。仪贤堂者,礼贤尚齿之谓,无故自压,天戒若曰,帝好奢侈,不能用贤使能,何用虚名也。帝不悟,明年竟崩。

其二,祯明元年六月,宫内水殿若有刀锯斫伐之声,其殿因无故而倒。七月,朱雀航又无故自沉。时后主盛修园囿,不虔宗庙。水殿者,游宴之所,朱雀航者,国门之大路,而无故自坏。天戒若曰,宫室毁,津路绝。后主不悟,竟为隋所灭,宫庙为墟。

其三,后齐孝昭帝将诛杨愔,乘车向省,入东门,幰竿无故自折。帝甚恶之,岁余而崩。

其四,河清三年,长广郡厅事梁忽剥若人状,太守恶而削去之,明日复然。长广,帝本封也;木为变,不祥之兆。其年帝崩。

其五,武平七年秋,穆后将如晋阳,向北宫辞胡太后。至宫内门,所乘七宝车无故陷入于地,牛没四足。是岁齐灭,后被虏于长安。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