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已下线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4

从前车、马、邮件都慢,而如今交通、社交媒体、互联网的发展确实减少了很多地理限制,让交友实现了“高铁速度”。可以肯定的是,发达的交通和迅捷的互联网已经成为一种越来越重要的方式来满足潜在的恋爱对象和婚姻伴侣,挑战了曾经规范的途径——家庭联系、学校工作、歌舞厅酒吧等娱乐场所,让潜在对象可以跨越时空近距离接触。
然而现实更加复杂,恋爱也变得更加艰难,各大城市的相亲角都说明了问题。社交软件、约会网站不断推陈出新,专业化的同时,也日益针对高度特定的群体,如某个领域的职业精英。约会过程变得越来越理性,“日抛型交友”也让大家的阈值越来越高。我经常和已经工作的朋友聊天,他们都劝我尽早在学校中确定恋爱关系,其中有一个小原因是劳动分工导致部门内部甚至整个公司的异性都很少。生活的公共空间内潜在对象少,缺乏适合交友的公共领域,虚拟空间上不靠谱的多,中国社会也没有向美国那样的约会传统,这都是“恋爱难”、“交友难”的原因。
同样,年轻人接受教育程度高,观念逐渐开放,同时女性的社会地位、经济收入也越来越高,也让女性认识到传统婚姻家庭中的不平等待遇,影响了对婚姻的总体权衡。现在的年轻人对平等的关系有着更强烈的偏好,同时住房成本、职场中女性的“婚姻歧视”、内卷、离婚率的增高、婚姻的理性选择等等都让结婚变得越来越难。中国的“躺平”青年和日本的“平成废宅”越来越像,而日本已经陷入低婚育的低欲望社会。也许政策制定者马上就会出台利好的方案解决这个问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