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压垮马克龙的最后稻草还是欧洲建制派失败的先兆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汤作汾

2018-12-04 11: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3日,法国弗龙蒂尼昂,身穿黄色背心的示威者封锁了通往Frontignan油库的道路。视觉中国 图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阿根廷开完二十国集团峰会后,赶回法国巴黎恰逢星期日。但他丝毫不敢歇口气,马不停蹄地召集部长们在爱丽舍宫召开紧急会议,商量着如何应对他执政以来面临的最严峻政治危机。
就在上周六,巴黎发生了自1968年以来最大规模骚乱。“黄背心运动”抗议者与法国警方发生激烈冲突,并演变成“打砸抢”的暴力破坏活动。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高压水枪等警械驱散抗议民众,至少造成65人受伤,169人被捕。
这也是“黄背心运动”连续第三个周末发动大规模示威活动了。第一个周末有约28万法国民众参与示威,造成了600多人受伤,2人死亡。第二个周末,超过10万法国民众走上街头,在巴黎的抗议活动中,至少有5000名抗议者聚集在奢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不少商铺不得不关门打烊。
参加“黄背心运动”的民众来自各行各业,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上街头,那就是“反对马克龙”。民众身穿驾乘人员常用的黄背心,唱着“马赛曲”,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有节奏地呼喊着“马克龙,下台”。此情此景,让人慨叹不已。遥想18个月前马克龙上台之初,何等的意气风发,举手投足间便能赢得民众雷鸣般欢呼,如今却恩宠不再,真是“流光容易把人抛,旧人常哭新人笑”。
“黄背心运动”勃兴: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首先,法国有“叛乱”的历史渊源。古代有英法百年战争时期的法国雅克农民暴动,近代有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攻占巴士底狱和1848年革命,现代有1968年的大规模骚乱。在马克龙上台之初便有英国学者称,“法国这样的国家,日常治理尚且困难重重,遑论推进改革”。法国历史已多次证明,政客们不打改革旗号上不了台,而上了台真正推行改革只会加速下台。萨科齐厉行改革,在延长退休等敏感问题上迎难而上,结果被选民抛弃;奥朗德在2014年新年致辞中释放改革信号,结果在当年地方选举中遭受重挫。如今又轮到马克龙了,他大刀阔斧的改革自然动了“黄背心”们的奶酪。
第二,燃油税戳中了“草根”的敏感痛点。从马克龙角度看,法国自2015年以来,碳排放只增不减,达到巴黎气候变化协议规定的标准面临巨大压力。为了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使用,按照“谁污染谁掏钱”的原则,马克龙政府在过去一年中已将法国燃油费上调约20%,而近日又宣布将于明年1月1日起上调汽柴油税。而从民众角度看,上调燃油税尤其是柴油税非常不公平,因为过去多年来,法国政府乃至欧盟向来鼓励民众使用柴油汽车,一直宣称清洁柴油产生的二氧化碳更少,有利于绿色出行,现在又出尔反尔,将加重污染的责任扣到柴油车上。民众感到自己受到政府“愚弄”。而且燃油作为民众的生活必需品,尤其是生活在乡村或郊区的民众,每次加油都能感受到油价上涨的切肤之痛。民众对燃油价格的敏感神经,自然也就成了“黄背心运动”的导火索。
第三,社交媒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最开始大家只是在社交媒体上吐槽,抱怨上调燃油税的种种不合理,在社交网络传播下扩大为对不平等、不公正现象的全面控诉:“税也涨,费也涨,就是工资不见涨”,“法国是世界上税负最重的国家”,“我们的国家已病入膏肓”等等。社交媒体与传统媒体不同之处在于,传统媒体讲究观点与论据一致,“理”重于“情”;而社交媒体反其道而行之,只需要“有感染力”的故事和“带煽动性”的口号,“情”重于“理”。结果可想而知,法兰西热情似火的民族特性加上社交媒体上源源不断的情绪化“爆料”,最终“点燃”了整个巴黎。网上请愿发展为街头抗议,进而演变成一场无组织、无纪律、无目标、有破坏的自发性群众骚动。
第四,马克龙在推进改革中过于刚猛。马克龙打着全面改革的旗号上台,赢得了广泛政治支持,一度民意支持率高达66%。为了提升法国经济竞争力,马克龙快速推进了系列改革,首推劳工法改革,给予雇主更大权力,此举虽受到商业界欢迎,但劳工组织对此并不买账。马克龙还改革了国有铁路运营商、航空系统,取消了职工的多项特权;革新大学录取制度,降低社会福利开支,取消部分人群的住房补贴;在税收制度方面,取消财产税,增收燃料税、烟草税、社会福利税等等。正是这系列改革举措得罪了马克龙四大“票仓”:左派和中左派、吃福利的低保户、中产阶级、青年选民。而且马克龙政治经验不多,年轻气盛,在推进改革上太急于求成,曾公开将反对改革的人斥为“懒鬼”;过于独断专行,拥有了“皇帝一般的权力”。尤其是他少征“富人税”而多征“穷人税”的做法为世人所诟病,他也背上了“金融资本家”、“富人的总统”等骂名。
应对“黄背心运动”,马克龙既有近忧,也有远虑
周日召开紧急会议后,马克龙决定暂不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同时要求内政部调整策略,有效地制止暴力。但“黄背心运动”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宣称下周末将继续“街头政治”,部分“黄背心运动”人士还对政府提出了和解条件:举行取消加征燃油税、全民公投以及提高最低工资等等;部分极端分子直接呼吁更多民众参与“革命”,在政府对和平请愿充耳不闻的情况下,只有“革命的暴力”才能让政府作出改变。
马克龙应对“黄背心运动”面临两难。一方面,他目前民意支持率已跌至30%以下,是历届法国总统同期民意支持率中最低的。相形之下,“黄背心运动”却得到了超过80%的民意支持,而且纯属民众自发组织,利用“休息时间”参与,没有证据表明有政治势力介入。马克龙如强力打压“黄背心运动”,只会将更多的人推到对立面。但另一方面,马克龙无法对“黄背心运动”的要求做出实质性让步,如果因此改弦更张,马克龙不仅丧失作为总统的权威,而且在下阶段改革进程中将更举步维艰,动辄得咎。正如法政府发言人所说,法国必须坚定地推进改革,不能陷入“每18个月闹一次后改革就退步”的历史周期率。法国既然决定走上改革之路,就得勇敢地走下去。
马克龙寄希望的就是他在经济减负、科技投资等方面的改革举措能更快地结出普惠果实,让更多“黄背心”们享受到改革红利,为他的改革赢得更多时间。但马克龙的政敌们早就失去了耐心,已经开始对他磨刀霍霍了。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袖勒庞和极左翼的“不屈服的法兰西”领袖梅朗雄近日都批评马克龙,指责他的有关政策加剧了法国紧张局势,要求马克龙解散议会,重新举行大选,并呼吁更多民众走上街头进行抗议。而且根据最新民调显示,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运动支持率不断下滑,与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已不相上下。勒庞很可能在明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击败马克龙。
马克龙还有挥之不去的“远虑”,法国形势发展越来越像“另一个意大利”。法国经济增长趋缓,失业率高达9%,接近意大利的10%;马克龙属于中间派,力推结构性改革,与三年前的意大利总理伦齐类似;如今的“黄背心运动”打着反建制派的旗号,没有明确的政治主张,完全靠社交媒体联系,这又让人想起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反观当前的意大利,崛起于草根的“五星运动”已开始执政,伦齐也被极右的萨尔维尼取代。
马克龙执政,既是欧洲之幸,也是欧洲之悲
在民粹主义已成为欧洲“传染病”的时代,“黄背心运动”也从法国“传染”到比利时、荷兰,还有可能进一步蔓延。从民粹主义角度看,没有什么反建制派的口号比“反对马克龙”更具有号召力了。
“马克龙主义”在当前欧洲显得那么“不合时宜”,他倡导的一切都是民粹主义反对的。马克龙在国内是个坚定的自由主义改革派,但新自由主义在全球难挽颓势,保护主义保守派反而大行其道;马克龙是个忠实的亲欧派,做大做强欧盟和欧元区是他欧洲改革计划的最终目标,他大声疾呼欧元区改革、支持“多速欧洲”、建立“欧洲军队”,但在“脱欧”、“疑欧”之风劲吹之时,他那些宏大的计划不得不一再变“小”;马克龙在国际事务上倡导全球主义和多边主义,但在全球版图上,民族主义和单边主义却在攻城略地。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马克龙坚决反对民粹主义,却以实际行动助推了民粹主义。在欧洲民粹主义思维中,一切都是二元对立:城市对乡村,精英对草根,亲欧对反欧、赢家对输家。马克龙冀图打破这种二元对立,却发现自己不断被孤立。民众对公平的呼声前所未有之强烈,“不公平,毋宁死”。而马克龙追求“效率”、提升竞争力的改革只能“看上去很美”,在实践中只要破坏了民众眼中的“公平”,“马克龙主义”注定走向名誉扫地的落寞结局。
如果马克龙也成为另一个建制派的失败案例,或者成为民粹主义上台的“催化剂”,那么欧洲在大国激烈竞争的世界舞台上也将只剩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本文由微信公号“汤粉看世界”独家供稿)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黄背心,法国,马克龙,欧洲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