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马克龙解散议会为了给勒庞挖坑?这个“欲擒故纵”的假设不靠谱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徐晓飞
2024-06-12 07:11
来源:澎湃新闻
外交学人 >
字号

法国总统马克龙  澎湃影像 资料图

6月9日,欧洲议会选举落下帷幕。当晚,法国总统马克龙一场简短的电视讲话,将整个法国搅了个天翻地覆——欧洲议会选举惨败,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重新选举。

据欧洲议会选举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在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获得31.5%的选票,拔得头筹,而马克龙所在的执政党复兴党虽然得票率位居第二,但只有15.2%,还不到国民联盟的一半。

现在距离马克龙这个爆炸性的发言已经过去两天了,但是法国从民间到政坛都依旧沉浸在这场冲击的余波之中,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从左翼到右翼,从政府官员到普通民众,没有人理解马克龙为什么要冒着极右翼大规模掌权的风险解散议会。

不过,议会解散已经宣布,6月30日将进行新议会选举的第一轮投票,7月7日进行第二轮投票。因为复兴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惨败,该党在将要举行的议会选举中丢失第一大党的地位几乎也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左派右派都因此活动了起来,力争要在7月份将自己派系的候选人送上总理宝座。

巴黎从9日晚上开始就每天都有民众自发游行反对极右翼势力。法国五大工会也在10日深夜宣布将在周末号召全法国人民走上街头游行示威。传统上一盘散沙,谁都看不上谁的法国左翼也快速行动了起来。四个主要左翼政党在10日晚间达成了历史性协议,时隔88年后将重新在议会选举中组成泛左翼联盟“人民阵线”。这个联盟比去年国民议会选举中由四个左翼政党组成的“新人民生态和社会联盟”要广泛得多,将会有更多左翼小党加入。

右翼这边也不消停。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RN)的精神领袖马琳娜·勒庞不光向已出走的侄女玛丽昂·马雷夏尔递出橄榄枝,希望促成国民联盟与更为极端的政党“再征服”(Reconquête)之间的联合。马琳娜还向传统的中右政党共和党(LR)喊话,希望可以达成右派的大联合。

法国现在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从政府到民间都弥漫着对未知的焦虑和对改变的彷徨。极右翼势力摩拳擦掌,准备历史性地夺权。左翼选民则到处奔走相告,必须尽一切努力阻止极右翼成为议会第一大势力。马克龙的支持者们则依旧在尝试理解他此时解散议会的原因,在郁闷和不解中号召中间势力联合起来阻挡极右和极左。

接下来不到20天的时间,将决定法国乃至欧洲未来走向何方。

极右翼历史性上位?

法兰西共和国的历史上,除了纳粹占领期间之外,从没有任何极右翼人士出任过政府总理一职。就在法国和西方盟国大张旗鼓地纪念诺曼底登陆80周年后,法国竟然面临极右翼势力通过民选方式上台的局面,不可谓不讽刺。

因为马克龙解散议会事出突然,民调机构还没有来得及作出最新的民调。因此笔者在这里使用的是今年3月法国媒体《新观察家》刊登的一份2023年年底所做的民调。

这份民调由益普索(Ipsos)为共和党所做,其显示如果在2023年年底解散国民议会举行选举,那么国民联盟在两轮之后将最低可以取得243席——保证相对多数;最多取得305席——拿下绝对多数。而马克龙的阵营则将从现在246席大幅下降到117至165席之间。左派的联盟也将失守100席的大关,从现在的131席后减少至55至79席。共和党议席也将进一步减少,从62席降至44至60席。

极右翼政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甚至单独拿下议会过半的绝对多数,这是法国历史上从没有过的情况。对于马琳娜·勒庞来说,这自然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们已经做好了掌权的准备,现在只需要法国民众将信任交付与我们。”马琳娜·勒庞在9日晚间对支持者们表示。彼时马克龙刚刚宣布解散议会。

第二天晚上,勒庞登上法国电视一台的晚间新闻接受专访,进一步阐释了国民联盟将会推行的政策。

“我们将实施法国人民所希望的政策,我们将为担任共和国总统做好准备,例如,我们将实施关于移民问题的全民公决。”

对于国民联盟来说,一旦顺利在国民议会掌权,那么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2027年的法国总统大选。

但是,从未有过执政经验的国民联盟此前一直以反对党的身份批评这批评那,真的要自己执政,是否能做好还有待商榷。俗话说得好,站着说话不腰疼。真的坐上管理法国人的位置,国民联盟以及他们的支持者可能就会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马克龙的陷阱?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讨论一下马克龙解散议会的这个决定了。法国政府内部几乎没有人支持马克龙解散议会。总理阿塔尔私下里对马克龙表示自己早就做好了辞职的打算,只要自己辞职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解散议会。

马克龙9日晚9点开始电视讲话,结束后不久,9点15分笔者就被总统府叫去参加了线下吹风会。在吹风会上,总统府官员表示马克龙解散议会是因为其本身在议会内部就多受掣肘,同时他表示“我们不应该害怕法国人民”。

而这也正是一些观察家们提出的理论——这是马克龙给极右翼设下的陷阱。因为极右翼此前一直可以安坐在反对党的位置上,肆意批评政府的政策招揽人心。那么,为了在2027年总统大选中防止极右翼上台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提前上台,让选民认清楚他们实际上没什么能耐的事实,打破他们身上的光环。

但是,这个理论有一个很大的缺陷——要是极右翼的选民没那么理性怎么办?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特朗普的第一任期内,也有许多民主党人希望特朗普上台可以让选民发现他也没有自己说的那么反建制派,无法给美国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是事实如何呢?特朗普当选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共和党内部极端的声音越来越大,国会里的争斗变得越来越“菜市场化”。即便特朗普现在已经被纽约法院定罪,他的支持者们依旧不以为然,今年11月特朗普再次当选的可能性不小。

再近一些看,意大利的极右翼总理梅洛尼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极右翼的她虽然在上台后的确变得务实了许多,不再提脱欧之类荒谬的论调。但是这样务实的举动反而为她争取到了许多右派的选票,扩大了她的支持基础。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她领导的意大利兄弟党得票率位居第一,相比2022年大选甚至还有所提升。

而法国本身的保守舆论生态系统也已经建立。从电视台到报纸乃至广播,右翼以及极右翼都有自己的宣传大本营。成为极右翼喉舌的法国新闻频道CNEWS在5月份首次成为全法观看人数第一的新闻频道,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由此可见,这个所谓让其执政来打击其公信力的欲擒故纵理论,不是很靠谱。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个赌博成功了,三年的时间也足够极右翼政党对法国造成极大的破坏。

在中美欧分别冲刺产业转型升级以及新一次工业革命的这个重要时刻,机会转瞬即逝。法国本身作为相对的弱国,对于境外投资的需求很大,如果此时选上来一个支持贸易保护主义的极右翼政党,影响海外投资者对法国的信心。这对于法国经济未来的影响几乎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左派大联合?

说完了极右翼和马克龙,法国现在的第三股势力就是左派各党。法国左派的传统就是一盘散沙,势力分散——你嫌弃我不够革命,我鄙夷你纲领错误。因此虽然左派各党的支持度加起来总是稳定在30%,但是因为整合不足而多次被右翼及马克龙阵营击败。

在这样的背景下,9日马克龙甫一宣布议会解散,左派的支持者们马上行动起来走上街头呼吁左派各党联合。毕竟极右翼上台的可能性近在咫尺,左派如果此时还在内部勾心斗角,就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在左派选民以及时势大背景的联合压力下,左派各党党中央这次行动速度很快。法国社会党,法国共产党,法国绿党以及不屈法国四个主要左派政党在10日晚间就宣布达成纲领性文件,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加紧谈判,组成新“人民阵线”。

为什么要叫新呢?因为历史上法国左派第一次组成“人民阵线”是在1936年的议会选举,当时接受苏联指导的法国共产党面对法西斯主义在欧洲的崛起,破天荒地决定参与左派的选举联盟,最终使得左派历史性地获胜并首次在法国执政。

选择“人民阵线”的名字,自然是要激起左派民众乃至法国人民对于法西斯年代的回忆。

但是,左派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要讨论的问题也很多。首先就是派系内部对欧盟的看法。不屈法国和法国共产党以疑欧派居多,而绿党和社会党则是完完全全的亲欧派。其次,从这次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来看,社会党的得票率为左派第一,自然会希望主导联盟的构建。但是现在法国议会内的左派第一大党又是极左的“不屈法国”。两者之间的利益如何协调也是关键。

在左派看来,法国已经来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各党之间能否放下成见,放下利益纠葛,就看接下来几天的谈判了。

世界局势愈发纷乱,法国作为欧盟的核心,其政局直接影响欧盟以及俄乌局势。事态如何发展,我们拭目以待。

(徐晓飞,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现居巴黎)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乐浴峰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