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公务员“平替”岗位,挤满年轻人

2024-06-24 17:1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当今年轻人最想要的投胎出厂设置,可能不是长生不老、一夜暴富,而是命里带“编”。

宇宙的尽头是编制,编制的尽头是稳定。考不上公、望编兴叹的年轻人决定直接少走四十年弯路,和居委会大妈同台 PK,跳进曾经只受胡同老太太“独宠”的社区工作岗,不求别的,就图个安稳。

社区工作,也从原先“年轻人谁去干”的冷门岗位,摇身一变,成了众人眼中“旱涝保收、五险一金、周末双休还离家近”的就业香饽饽。

然而,社区工作者真的是个屹立不倒的编外铁饭碗吗?现实里的社区工作者,真有那么香?

考不上公,挤进社工

一到毕业季,面对前有大厂“996”的福报,后有年龄到了就领一份“N+1”的双重夹击,不少应届生选择扎堆考公。但带编铁饭碗,不是那么好拿,2024 年国考 77:1 的报录比背后,有多少人一战上岸,就有更多人“报国无门” [1]。

于是,考不上公的年轻人决定曲线救国,将目标对准了社工。这里的社工,并不是专业社会服务机构里的社会工作者,而是像居委会干部、网格员一样,由政府招聘来管理、服务社区的社区工作者 [2]。

年轻人对社工的追捧,从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后简称为社工考试)连年上涨的报考人数就可见一斑。

与教资不同,不参加社工考试、不考取社工证,依旧可以报考社区工作者。虽然诸如北京怀柔、上海长宁等地会将社工证与薪资、补贴挂钩 [3][4],但是总体来说,社工证大多数时候只是起到一个造型上的作用。

即便用处不大,人们考证傍身的野心却不小。从 2016 年到 2022 年,社工考试的报考人数就翻了不止一番。特别在 2021 年,报名人数直接上涨了 38.2%。

到如今,人们对社工考试的热情只增不减,2024 年社工考试的报名人数已经达到了 188.9 万人 [5]。而在两年前,这一数字甚至还没超过 90 万。

如果说社工考试是“网红”,那各大省市的社区工作者招聘考试可以算得上是“顶流”。据中公教育,社区工作者招聘考试的平均竞争比已经从 2018 年的 1:7 上升到了 2020 年的 1:15 [6]。

在上海嘉定、浦东等热门地区,招录比甚至比国考还高。如嘉定区新成路街道的社区工作岗,仅招聘 5 人,却有 1066 人争着报名,竞争比高达 1:213.2 [7]。

就连曾经对此嗤之以鼻的应届毕业生,也将孔乙己的长衫扔到一旁,争考社工,即便没有编制也想上岸。

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23 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显示,从 2018 届到 2022 届,毕业后成为社区工作者的本科生越来越多,且五年来,从事社工的毕业生就业比例增速是 48 个职业类别里的 Top 1。

社区工作者,最终还是被人们卷成了公务员平替,同样的一眼望得到头,同样的安稳,同样的竞争激烈。

上岸社工,人财两空

好不容易过了层层筛选,许多上岸社工的人们,却发现“饭碗是铁的,但饭是馊的”。

虽说早已对社工薪资有所准备,但是现实还是给了他们一顿暴击。想象中的“收入稳定”,没想到后面还跟着一句“稳定地低”。

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学者的研究显示,2020 年全国城市社工的平均工资是 3731.9 元,就算翻倍也比不上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工资。

细分到区域,只有东部地区的城市社工工资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中部、西部地区甚至够不到月薪三千的线。

以深圳南山为例,一线社工月薪约为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一半,收入与餐馆服务员、商场收银员相当,甚至不及小区保安 [8]。

虽然工资微薄,但要是工作清闲,社工也算是一个上班只为下班的好选择。

然而,我们统计了社交平台上的相关讨论,发现加班加点成牛马的员工,不仅在大厂,还在社区岗。

上岸前以为是“朝九晚五带双休”,实际上是“周末节假加班无休”。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有 81% 的受访者上个月周末加班过,甚至超五成的社工在节假日也加班 [9]。

手机是 24 小时开机的,工作是全年无休的,居民的投诉也是不间断的——家里进贼,楼上漏水,鸟叫太吵......理由五花八门,主打一个“有事儿您投诉”。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要是遇到人口普查,就得挨家挨户敲门,找不到人只能蹲守,遇到创文创城,还得上街捡垃圾、修马路。琐碎的工作外,还要应对频繁突发的检查。

上到政策宣讲、社区建设,下到纠纷调解、帮扶养老,社工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上级部门的排查、落实任务下发到社区,层层加码,出了问题,居民的不满自然会投射到基层社工身上,而社工往往没有权力解决,就成了居民眼中的不作为 [10]。背锅的命运避无可避:

处在社会最底层,拿最低的工资,干最累的活,背最黑的锅。

上岸低配版公务员后,社工们才想明白,原来自己赚的是个“窝囊费”,做的是个“为爱发电”,落的是个人财两空。原先的最大缺点编外,早已排不上号。

助人自助者,无法自助

比起一些摸爬滚打好几年还在职场边缘、跳槽五六回还没到 P7 职级的年轻人,社工要晋升 next level,成为社区主任并不算太难 [11]。在深圳南山,从一线社工晋升为社区主任平均只需要 2 年 2 个月 [8]。

原以为只要熬过几年,就能越老越吃香。但实际上,成为主任,就已经碰到了社区工作者的职业天花板 [12]。

要想通过社工晋升进入体制内,成为主任只是敲门砖,还得参加笔试,最终能考上的人也寥寥无几。拿河南举例,2017 年到 2020 年被招录进体制的社区主任仅占全省社工的 0.27% [13]。

尽管近年来,像湖北等地也在尝试给予优秀社工事业编或者考公考编的政策倾斜,但比例小、门槛高,实现曲线入编,终究是荆棘载途 [11]。

没前景的同时,社工还没有“钱景”。麦可思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从事社工的 2017 届本科生在毕业五年后月收入涨到了 5959 元,摆脱了月薪三千的魔咒,但涨幅却远低于全国本科生 124% 的平均数。

要是当初没踏上这条路,社工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我们抽样统计了 2024 年上海市 11 个区的社工招聘简章,发现在专业有限制的岗位要求里,工商管理类、法学类、经济学类、中国语言文学类提及次数最多。

如果这些专业类的学生在分岔口选择流向了专业对口的岗位。毕业五年后,这些岗位的月收入涨幅均大于社区工作者。

当年同一个专业,如今同学已月入过万,看起来人生易如反掌,而当上社工的自己,还在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邻里扯皮:

你当了律师,我报了社工,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大部分的社工一辈子只能待在一个社区的一个岗位上,领着涨幅还没通货膨胀快的工资,埋头苦于一辈子也没编制,前途渺茫,离开是必然。甚至有的社工,入职就在为跳槽做准备 [11]。

而那些离开的人,找到新的出路了吗?

以嘉兴市为例,那些辞职的社工们,有 21.2% 的人不再死磕社工,去到与之毫不相关的企业。但也有 42.4% 的人依然就职于与社区工作相关的事业单位或公务员岗位。

和其他围城一样,里面的人在挣扎要不要出去,上岸社工,不是他们的前路,是不得已的退路,是今后上岸编制内的“跳板”,是考不上公的临时歇脚处。

更多的人挤在城外,为了“编制平替”卷上天。只是当社工也不好进的时候,渴望稳定的人们,可能还会涌向下一个“社工平替”。

参考资料

[1] 国家公务员局. (2023). 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4年度考试录用公务员网上报名与资格审查工作结束. Retrieved 18 June 2024 from http://bm.scs.gov.cn/pp/gkweb/core/web/ui/business/article/articledetail.html?ArticleId=8a81f6d88b4847a2018b6c4fe15875ed&id.

[2] 新华网. (2024). 受权发布丨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意见. Retrieved 18 June 2024 from http://www.news.cn/20240410/94b9ca1e331e4c8980153a1c8f924c4e/c.html.

[3]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政府. (2023).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怀柔区关于进一步规范社区工作者工资待遇的实施细则(2022年修订)》的通知. Retrieved 18 June 2024 from https://www.bjhr.gov.cn/zwgk/zfwj/qzfbgswj/202303/t20230323_2943086.html.

[4] 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 (2023). 长宁区鼓励社区工作者参加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工作的意见. Retrieved 18 June 2024 from https://zwgk.shcn.gov.cn/xxgk/wbjjdzgfxwj-gfxwj/2023/292/70588.html.

[5] 冯家顺. (2024). 新华社权威快报丨2024年度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考试报名人数达188.9万人. 新华网. Retrieved 18 June 2024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40616/a7402d52883a46efb0b32ac95ddb5fdc/c.html.

[6] 中公教育. (2024). 为什么社区考试越来越火爆. Retrieved 18 June 2024 from https://www.zgsqks.com/zg/sqkshb/.

[7] 上海中公教育. (2024). 嘉定社区工作者四天报名4197人,新城路街道居民区社工2岗位竞争比已达213.2:1. Retrieved 18 June 2024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wynwULdwjrKrBgLu1QWiw.

[8] 陈社英, & 唐梅娟. (2021). 社区社会工作发展影响因素探究——基于深圳南山区的调查. 人口与社会, (6), 1-13.

[9] 刘丽娟. (2024). 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现状、问题与对策. 社会保障研究, (1), 78-86.

[10] 王喆, & 徐冬儿. (2021). 2021两会来了 我托书记省长捎句话 多地网友献策基层治理:优化基层工作者年龄结构. 人民网. Retrieved 18 June 2024 from http://leaders.people.com.cn/n1/2021/0301/c178291-32039068.html.

[11] 王德福. (2022). 新生代社区工作者的职业激励与职业发展——兼论面向社区治理现代化的干部培养路径. 理论月刊, (12), 109-119.

[12] 马丽, & 刘伟姣. (2014). 社区工作者激励机制研究. 民营科技, (9), 129.

[13] 刘旭阳. (2022). 河南省城市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现状、问题与对策. 北京城市学院学报, (1), 8-13.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