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之死:一场商业“宫斗剧”下的祭品

2019-01-05 08:59 来源:澎湃新闻 湃客

字号
2018年年底,共享单车巨头ofo接连遭受重创。10月底,有消息称ofo资金链断裂,负债近65亿;12月4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被列入老赖名单;9日,数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14日,ofo被判偿还超800万服务费;17日,前来ofo总部排队退押金的消费者排起长龙;21日,交通运输部公开表示正督促ofo加快退押。
ofo的选择,似乎已只剩破产重组一条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资本的追逐,曾让ofo在短短数年间就打造起一个商业帝国;资本的宫斗,则让这个商业帝国轰然崩塌。宫斗的各方,滴滴、阿里、戴威等,是如何毁掉ofo的?又为何说veto否决权,否决了ofo继续走下去的可能?谷雨数据为你道来。
ofo资金链早有问题,崩塌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2017年上半年,共享单车行业还风生水起,在风口上尽情起舞。年中,一场寒冬席卷而至,各家单车陆续出局。6月13日,悟空单车退出市场;21日,3Vbike单车停运;7月17日,小鸣单车爆发退押金潮;8月2日,町町单车被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录;9月17日,部分地区开始清理酷骑单车;11月16日,小蓝单车宣布解散。
共享单车企业的接连退场,尤其是自恃“行业第三”的小蓝单车一夜间黯然落幕,让舆论的聚光灯集中到了仅剩的两大巨头——摩拜与ofo身上。当时摩拜和ofo在国内投放的车辆分别为700万和1000万辆,用户量均已过亿。但实际上,这两大巨头也都存在着各种问题。
11月24日,距小蓝单车离开不过一周时间,网络上突然出现“滴滴派驻ofo高管已集体休假”的传言。最大股东滴滴撤资致ofo资金链断裂的猜测刚划过人们心中,ofo的微博下已陆续出现要求退押金的声音。11月30日,蓝鲸TMT发表文章,称根据内部人士爆料,摩拜和ofo因为“市场扩张成本高”,已经挪用了总计60亿的用户押金,以填补公司资金缺口。12月18日,《财新周刊》报道称,ofo账面包括押金在内可动用的现金仅剩3.5亿,共计将超过30亿押金用于支付供应链欠款;摩拜使用押金超过40亿,账面现金尚有70亿。
摩拜与ofo这两大巨头,是继续斗下去两败俱伤,还是握手言好合并取暖?彼时投资人、舆论,实际上都更期待他们强强联合。因此,早在2017年下半年,两大巨头合并的传闻就从未间断。双方的想法,也从最开始的公开表示“没有任何合并可能”,逐渐改口为“合并才能盈利”。但是,合并背后种种人员、企业、利益盘根错节。于是,滴滴、阿里、戴威……围绕着ofo控制权的宫斗大戏,正式拉开帷幕。
与滴滴的关系日益紧张,或是ofo走向灭亡的第一步
2017年10月,腾讯、滴滴分别作为摩拜、ofo的第一大股东,与金沙江创投一起,试图主导摩拜与ofo合并案。据传,当时的方案是由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担任董事长,戴威、王晓峰担任CO-CEO。然而这一安排引发了不满,戴威不想丧失控制权,最终合并并未谈拢。此后,网络即风传前文所提的滴滴撤资致ofo资金链断裂。随后,《财新周刊》报道称,由于戴威不愿放弃公司控制权,ofo已经向阿里靠拢抵制滴滴干预,ofo暂时不会因现金流而妥协合并。
此后,滴滴与ofo的关系越发紧张。2018年1月9日,滴滴宣布托管小蓝单车;25日,滴滴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在成都上线。在此情况下,戴威决定向阿里靠拢。3月,ofo通过动产抵押获阿里17.7亿元融资,随后再次获得由阿里领投的E2-1轮融资,入手8.66亿。远滴滴、亲阿里的策略,让ofo暂缓了燃眉之急。
但是,资本的角力永不停止。4月4日,美团收购摩拜,两大巨头之一的摩拜正式归入腾讯系旗下,共享单车也成为了腾讯阿里的战场。与此同时,就在滴滴收购小蓝单车上线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不久,阿里不甘示弱,哈啰出行由二、三线城市异军突起,“养子”“亲儿子”两手一起抓,夹杂其中又想要保全自主控制权的ofo的地位瞬间变得尴尬了起来。
人员流失是ofo首个面临的问题。5月起,ofo高级副总裁南楠离职,首席产品官陈为和技术部多名核心人员离开。随后到来的是密集的欠款纠纷,6-9月,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凤凰、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百世物流、德邦物流等多家供应商因货款问题起诉ofo。
与接连爆出的负面信息一同出现的,是似真似假的传言。高管离职期间爆出“员工调薪并大规模裁员”,以及“挪用押金超百亿”“已经卖身滴滴”“超过半年时间不能支付其智能锁通信服务费”“伪造支出合同”“北京办公室退租”……尽管ofo多次否认,但传言从供应商、投资者、人力资源等各个方面,全方位打击了ofo的舆论形象。
2018年5月,戴威制定了名为“VictoryDay”的盈利计划。6月,ofo全面取消信用免押金……然而这些决策,对于不肯向资本妥协的戴威与ofo来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10月,在ofo再次面临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阿里意欲将其旗下哈罗单车与ofo合并,但合并再次失败。
重大决策时间表
2015年3月,ofo前身北京三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获得第一笔投资,来自唯猎资本肖长兴的100万。
2016年2月,金沙江创投与东方弘道投资1000万。
2016年10月,滴滴参与投资。
2016年11月,前Uber北区西区总经理张严琪加入并担任COO,职业经理人加入。
2017年3月,ofo联合芝麻信用推广650信用分免押金活动,此后免押金范围逐渐覆盖全国25座城市。
2017年4月,蚂蚁金服战略融资。
2017年6月报道,池文明出任COO。
2017年7月,滴滴高管入驻,前滴滴高级副总裁担任ofo执行总裁。
2017年7月,ofo进入泰国市场。随后,ofo在海外业务扩展到21个国家。
2017年11月,有消息称滴滴驻派ofo高管已“集体休假”。
2018年3月,有媒体爆出ofo已获得来自阿里巴巴的新一轮17.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ofo创始人戴威先后两次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将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以此获取阿里巴巴的融资。
2018年5月,戴威制定了名为“VictoryDay”的盈利计划,按照目标,100天内ofo要实现公司月度EBIT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翻正,200天季度EBITA翻正。
2018年6月,ofo全面取消信用免押金。
2018年6月,南楠等多位高管离职。
2018年10月,哈啰出行称ofo董事会曾邀请并提议哈啰与其进行合并。
2018年10月,戴威卸任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陈正江接替。
扑朔迷离的否决权:谁有?谁用过?
我们试着对ofo的崩塌勾勒出一个最简单的线条。
(1)共享单车的激烈竞争以及肆意扩张,让ofo出现资金问题;
(2)ofo最大投资方滴滴希望ofo与摩拜合并,但戴威不愿放弃公司控制权,合并失败;
(3)滴滴部分撤资,ofo投入阿里怀抱;
(4)滴滴收购ofo失败;
(5)阿里意欲将其旗下哈罗单车与ofo合并,同样失败;
(6)ofo最终崩塌。
有可能改变ofo命运的三大转折点,与摩拜合并、被滴滴收购、与哈啰合并,终于全都没有实现。网络上对于失败原因揣测四起,直到马化腾提出“vetoright(一票否决权)”后,ofo的崩塌才变得一目了然。
所谓的一票否决权,就是在表决中,只要拥有否决权的股东表态,被表决的内容就无法通过。在业内,一票否决权并不是ofo所独有,书面协议中也未标明哪些人拥有该权利,而是默认在每一轮融资中股权超过50%的投资人有否决权。目前,大众流传的拥有ofo一票否决权的主体,主要是五家: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经纬中国、以戴威为代表的创始团队、滴滴以及阿里。
尽管阿里否认拥有一票否决权,不过媒体报道称,虽然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合计占股无法独享否决权,但ofo的A轮投资方中的元璟资本中有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的吴泳铭,尽管持股比例不高,但三者相加则超过一半,符合否决权的股权要求。同时,据报道,朱啸虎为保障自身利益,最先提出了一票否决权。随后在2017年年底时,朱啸虎以1.47亿美元出售所持ofo股权,阿里接盘其中绝大部分,而滴滴为了防止阿里获得否决权,也接手了一定比例的股权。
那么这至关重要的否决权,都在哪些场合使用过?没有官方信息来源,我们只能靠网传消息对这场宫斗大戏拼凑一二。传言称,阿里曾领投一笔10亿美元的融资,被滴滴一票否决;滴滴欲收购ofo,被阿里阻挠;阿里有意让哈啰与ofo合并,被滴滴利用一票否决权阻止……另一种说法是,一票否决权仅在合并一事上被使用过,其他事件仅在表态环节就无法推进,根本没有到达股东会投票阶段。
结语
很显然,ofo崩塌的原因,是因为股东分成多个不同的利益集团,都希望自己能够获得最大收益,掌握最终权力,却不考虑到这家公司的未来走向。同时,ofo设置的一票否决,否决了它继续走下去的可能。
资本曾经让梦想家戴威获得了信心,但此刻,资本也让他感受到了凉意,刺骨的凉意。毕竟资本没有人情味,能够赚取利益才是资本存在的意义。
数据采集丨陈莉莉*、刘彦佐*  
撰文丨洪佩瑶*、刘夕瑜*
编辑丨将进酒
校对丨阿犁
运营丨赵慧芳
监制丨陈庆*、郝昊
统筹丨郝昊  
策划丨谷雨 × 知微数据   
*为共同版权方知微数据成员
出品丨腾讯新闻
关键词 >> ofo,共享单车,小黄车,滴滴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