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大兴安岭野生杜鹃年年有人违法采折,网销至全国各地

央视新闻移动网

2019-01-09 17:11

字号
兴安杜鹃是杜鹃花的一种,花期在早春,主要分布在我国黑龙江、内蒙古、吉林。近日记者发现,临近春节,原产自大兴安岭的野生兴安杜鹃,却通过互联网售卖的方式被销售到全国各地,且销量惊人。
元旦期间,央视记者和环保志愿者一同来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管辖的加格达奇区。杜鹃属于小型灌木,大都在林间空地较矮的位置,然而记者发现,在山坡上已经很难找到一丛完整的杜鹃了,较大一点的杜鹃,枝干大都被折断,有的仅剩一点根部。

本文图片均来自央视新闻客户端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兴安杜鹃年年有人折,够大够粗的都折走了。这都是老茬儿了, 被折后,主干就死了,这都多少年才长这么粗。
加格达奇当地居民 徐文福:我当年来的时候,满山遍野都是杜鹃,现在少了,采的人太多了,有的卖就有的折。
兴安杜鹃被大量采折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行为?
大兴安岭的塔河县、呼玛两县境内的十八站林场是大兴安岭地区最大的森工企业管辖地,标语上写着:兴安杜鹃、生态根本、违法采折、发现必究。
十八站森林资源管护区东风林场他力图检查站工作人员 魏双:杜绝任何人采摘杜鹃,有通知下来,我们向农户大力宣传这个东西。
即便这样,在这片林区,记者仍然发现了不少杜鹃被采折的痕迹。
中国绿色发展与生物多样性基金会志愿者 王江峰:兴安杜鹃都被折走了,这剪得都非常专业。这好像是刚被剪走的。
当地人把兴安杜鹃叫“达达香”,几经周折记者联系上了当地一个花卉售卖大户——她只做杜鹃的批发生意,称有大量存货,提供了照片和视频,最高量可达两万捆,一捆40支干枝,两万捆就是80万支。

当地商家 韩某:产地就是大兴安岭,这个是野生的。你不也到十八站来过嘛,这个东西也没什么隐瞒的,就是野生的。网上一捆卖20多,利润还是挺大的。每天只能出200-300捆,都是生产完了,放在冷库里面,你需要多少到时候给你邮就行了。这个供货肯定是没有问题,看你要多少。
禁售野生杜鹃 网络仍然走俏
一些农户的家里成了储藏这些干枝的仓库。这些杜鹃干枝批发价格一捆40支,仅需要8元,商家在网上可以卖20元以上。廉价和暴利使得全国各地都有她的代理商,大批杜鹃干枝像在加工厂生产一样,一批一批被售往全国各地。
当地商家 韩某:发快递到北京没有问题,完全没有问题,经常发北京,有平台,有微店、阿里巴巴,这两个都行。
记者发现,这位韩女士的朋友圈中经常会发这种非常精美的插花图片,写着“枯木逢春十天让你体验春暖花开”的词语,宣称这种花带着一种香气,四季都可以使用,售价并不高,“物美价廉”吸引了大量购买者。
记者调查发现,在拼多多、天猫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上,有上百余家售卖杜鹃干枝的店家。这些店家在店面介绍中,明确地标出野生杜鹃,并打出“来自大兴安岭的问候”等字样招揽顾客,成交量最高达千余份。
大量商业砍伐 破坏森林生态
加格达奇是我国著名的林区,素有“林海明珠”、“万里兴安第一城”之称。兴安杜鹃是大兴安岭的旗舰型物种,一到春天,杜鹃花第一批盛开,形成十分美丽的杜鹃花海景象。而如今,这样大面积地采摘,对于森林资源造成严重破坏。
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 龙春林:杜鹃花这一类的物种是森林生态系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这个物种被破坏的话,这个系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院长 张志翔:剪枝的行为把花蕾都剪掉了,花没有了就不可能产生种子,所以给这个物种的延续、物种的繁殖带来极大的干扰和破坏,这绝对是非常严重的一种破坏行为。这么大面积的剪的话,别说几十年,几年之后,这个山上的这个花就会越来越少。
专家指出,东北地区属于高纬度高寒地区,每年生长期实际上只有三个半月,而杜鹃生长成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这样大量将成熟的粗枝条剪走,对于一个物种的繁衍是毁灭性的。
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院长 张志翔:生物多样性保护是人人有责的,如果我们无度地去采这种野生资源,这无疑是对自然界的一种破坏,是一种生物多样性意识极其差的一种表现形式。作为这卖家,他就想无度地利用自然资源,自己想不劳而获,我觉得这种行为也是非常可耻的,值得谴责。
杜鹃花有毒性 不适宜家养
兴安杜鹃在东北林区开花较早,它花瓣薄嫩,实际上只要稍不留意就会卷,还容易掉落,花期只有几天,其室内观赏性实际上并不高。专门从事杜鹃植物研究的龙春林教授指出,杜鹃花特有的毒性也并不适合在家中摆放。
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 龙春林:杜鹃花其实是有毒的,含有一些有毒成分,包括像木毒素、大白花毒素,还有其它的一些成分,小孩子、老人误食的话,肯定是不好的。
法律专家:生态保护应立法约束电商
杜鹃虽美,但这种美只属于大自然。在大兴安岭这样高寒的地区生长,气候条件本身就很恶劣,加之人为干扰,杜鹃境况堪忧。生态法学方面的专家就提出,对网上出现的售卖行为,有关部门应该及时出手制止。
北京林业大学法学系副教授 杨朝霞:黑龙江省的森林管理条例,直接规定禁止在非采集期用割折枝条等方法采集野生兴安杜鹃的毁林行为。第三十七条规定,在非采集期用割折枝条等方法采集野生兴安杜鹃的应当予以没收,并处市值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记者:跟它的利益相比,处罚措施好像有点弱。
北京林业大学法学系副教授 杨朝霞:用一个词叫“力有不逮”,这样的惩罚措施根本无以打击从事非法采伐和销售野生杜鹃的行为。
杨朝霞提出,兴安杜鹃只是以地方条例的形式为保护措施,并不能满足现实的需求。一方面需要从立法层面尽早把濒危的急需要保护的植物列进入相关法律条款,一方面要加强管理互联网涌现出来的新型野生动植物买卖行为。
2017年,阿里巴巴曾因网上滥卖野生杜鹃干枝的报道要求淘宝商家全面停售野生兴安杜鹃等相关产品,并对“大兴安岭杜鹃、野生杜鹃”等相关词进行了搜索屏蔽,表示一旦发现有商家违规,平台会立即采取禁售、罚分、甚至关店的处罚。但时隔一年,一阵风过去后,仍然有人公然在淘宝等平台销售兴安杜鹃,因此,针对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电子商务法》,法律专家认为应加入相关生态保护条款来约束电商平台。
北京林业大学法学系副教授 杨朝霞:《电子商务法》当中应该规定电商经营平台禁止销售这种野生动植物,有这样的环境道德义务。一个是卖家,一个是电商平台本身,淘宝,拼多多等,对于通过电子商务销售的产品本身要进行鉴别。电子商务会有一个巨大的空洞,我们法律必须要堵住这个漏洞。
很多野生植物虽然没有列入国家重点植物的保护名录当中,但它们却是生态系统中重要的一环,缺少了哪一部分,生态系统都会受到影响。我们不应该只做生态文明的看客,更应该成为生态文明的践行者。
在这里呼吁大家,不要购买网上销售的野生杜鹃或其他野生动植物。一旦发现禁售的商品可以举报商家。而对于大兴安岭地区大面积的采折杜鹃售卖行为,当地林业部门应该及时制止和查处,不能任其作为产业发展而不作为。
(原题为《记者调查丨屡禁不止 野生杜鹃仍被违法采折》)
责任编辑:崔烜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野杜鹃 大兴安岭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