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琴是谁?北大毕业曾患抑郁症,喊话吴亦凡涨粉160万

2019-01-15 20:3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这是Aha视频“名校网红”系列的第一集。“大家好,我是李雪琴。”(09:54)
几天前,吴亦凡发了条短视频。视频里提到了一个叫李雪琴的女孩。之后,#李雪琴是谁#变成了一条热搜。
她火了。
在那之前我们就拍了她,这是Aha视频“名校网红”系列的第一集。在我们的镜头面前,她诚实、谦虚、朴素,而且不快乐。
“我有社交恐惧症”
口述:李雪琴

1
大家好,我是李雪琴,辽宁铁岭人。
我初中的时候学习很好,年级第一。
但进高中前,我没想过要考清华北大这种学校。可一进本溪高中,我发现这高中都是冲着清华、北大去的。
高一的时候,老师在后面贴一个名单,每个人写上自己的志愿学校。我在我们班是第四名,前后名大概20多个同学,填的都是清华大学或者北京大学。
我战战兢兢地填了中国政法大学,我觉得如果能考上中国政法大学,就光宗耀祖了。
老师说你改一改,你把自己放那个位置,给大家带来的影响特别不好。我说行,那我改成中国人民大学。她说你就写北大吧,我才写了北京大学。
2
上课谁坐我旁边我都能跟谁唠嗑,老师就让我一个人一座儿。没有同桌就前后左右也聊一聊吧,后来我就坐讲台边儿上了。
我们校长没事就溜达,从那个小窗户往里看,就那么看着我。我回头借一根笔,我书掉了,老师就扫我一眼。你说我笔掉了,也挨顿说。我老慌了,我每天在那如履薄冰,很怕东西掉了。那谁还不掉个笔呢?
老师说我我就傻笑,有时候把我说哭了,我还是傻笑着哭。
我们学校一年就放几天假,每次回家呆两天,回学校的时候我就特别难受。
我又要回到这个环境里去学习,去跟那些人竞争。我们班特别鼓励竞争,而我特别不喜欢竞争。教室后面有一个大榜,老大一张了摆在那,每个人要选择一个竞争对手,你去跟他比每一次考试的成绩。你一定要说,这次我要超过他,如果没超过他,要有一个对赌协议。
很多人很享受这种竞争的过程。有的人说谁谁谁,我一定要考过你。我感觉老可怕了,我很不舒服。
我跟我高中同学都不怎么熟悉。他们很喜欢仪式感,我不行。大家在那喊口号,我要考北大,我要考清华,我就在底下为他们鼓掌。我很早就认清了,我们是不一样的人,你也是OK的,我也没有问题,只是我们不一样。毕业之后,很多人就再也没见过了。
3
进了北大我发现确实有一些很厉害的人,我很敬佩他们,但大多数人也就是普通人。
我一直都不合群,北大的新生活动都没去,班级第一次聚餐也没去。本身我就社交恐惧,我不太擅长主动跟别人说:你好,我是谁谁谁。
干吗呢?我是那种山不就我,我死都不就山的人,我那几个朋友,都是他们壮着胆子,先过来跟我说话,我感觉行,然后做朋友的。
大四时我确诊抑郁症。那时我压力太大,当时的男朋友又比我还悲观,我情绪很低落的时候,他救不了我,我俩像是在对方脖子上套了一个绳子,互相在拽,要把对方勒死。
抑郁最严重的时候我不想跟人说话,谁也不想见,一点儿事就会难过起来。不知道哪件事会让我难过,可能这个水瓶掉地上了,我就开始难过。晚上一闭眼睛我就心悸,心慌,手脚冰凉,必须要把自己熬到最困才敢睡,有时要强迫自己晕过去,不然我就会有一夜一夜的噩梦。
北大一到期末看抑郁症的人可多了。我到北医六院看病,那是精神科最好的医院,我们学校的学生去那儿可以打折,一折,不然我看不起。精神科很贵的,打完一折还要200多块钱。从那时我开始吃百忧解,慢慢好了一点。
4
北大毕业后我去了纽约大学读研究生。
我朋友一直很担心我。我们有一个聊天记录,她每天都会问我今天是开心的一天吗?我说今天是普通的一天。她说好的。
纽约也挺孤独的,你要跟城市建立起联系,必定要跟里面的人建立起联系,但我跟这里面的人建立不起联系。没什么人玩,没什么朋友。我没事干就躺着,你让我在这躺着,我能一直躺着,我可以不玩儿手机的一直躺着。
慢慢地我又进入到我想自己待着,我不想跟人说话,不想出门的状态,有一点事我就开始责怪自己,想弄死自己。
我跟我妈说,妈我不行了,我觉得我扛不住了,我想休学。我妈说可以,那你就回来。
5
我之前的抖音播放量都是几个,跟吴亦凡打招呼那条发出去之后,瞬间好几万,一直往上窜。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评论,我就挨个看,看到半夜。
三个月过后我涨到160万粉丝,基本上每天两万的涨。其实女生喜欢我这个风格很容易理解,第一我长得不好看,女生对没有自己好看的女生防备度是低的,好感度是高的,加上我挺有意思,女生都挺想跟我做朋友。
我觉得我目前积累的粉丝,大言不惭地说还是靠自己的个人魅力,我没有什么内容出来。现在发抖音少了,不是说我忙得没有时间弄抖音,是我忙得没有了生活,我能够分享的生活细节、有趣的东西变少了,我就宁可不给大家分享。
我不是明星,我觉得当明星心理得挺强大的,我不是。我不是很享受大家都看着我的感觉,我很慌的。
我凭什么呢?我要是今天拿了一个诺贝尔奖,走在街上大家都看着我,我还挺骄傲。
我火了之后很多人说,李雪琴你能干这个,你能干那个。我说我干不了,他就说你行,你肯定行。有人真的会觉得我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我能成大事。
很多人都觉得我啥都行,这是很可怕的。很多人簇拥着你,跟你合影,肯定会让你会产生飘的感觉,但是我及时把自己拽回来了。我心里有数,什么行什么不行。什么东西是虚的,什么东西是实的。什么东西是你真正的能力,什么东西只是你暂时的。我得到的很多东西就是靠运气。
人真的贵在自知之明。
6
我想做能安慰大家的东西。两种东西能安慰大家,一种是很开心的东西,另一种是看到别人不开心。
我的粉丝说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阳光,特别乐观开朗的人,我想跟你做朋友。他们肯定不知道我抑郁症的时候多痛苦,我也不会跟他们说,我怕让他们觉得外表这么开心的人,其实也是生病的。
我有一个抑郁症的朋友,说看你的视频很开心,谢谢你让我一个抑郁症的人感到开心。我觉得很好,因为我抑郁症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哪个人让我觉得开心,我就叮嘱他们说你们要及时看医生,按时吃药。
我的梦想是开奶茶店。咖啡让人沉重,奶茶让人喜悦。奶茶甜,你知道会胖,但是喝的时候真的是开心的。
我有个小伙伴老谢,我说我俩开一个奶茶店叫谢谢李,这个名真好,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自豪。前两天马东开了一个奶茶叫谢谢茶,我说完了咱俩生意没了,老谢说没关系,到时候咱们换个名。现在我到哪都说,我到哪都等着别人投我开奶茶店。
我就是一个尽可能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希望能让人快乐的人。我累啊,但我让人快乐的时候能缓解这种累。很多人劝我调整,我还没找到好的调整方式。那我就先让大家快乐着,没关系。
文:顾玥  监制:Pi
关键词 >> 李雪琴,北京大学,名校网红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99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