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女性歧视与“必要之恶”

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 孙雪梅

2019-03-08 11: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语中所谓的“必要恶”,意为:虽然希望没有,但由于组织等运作上或社会生活上的需要,不得已而为之的事物。中文可直译为“必要恶”,亦谓“必要之恶”或“必要的恶”。其所对应的英语表述为:necessary evil。
当今世界,女性在求学与就职等方面,遭受歧视的例子并不鲜见。2018年,一个被视为“必要恶”的招生丑闻,将日本的女性受歧视问题再度摆到了世人面前。
东京医科大学门口
东京医科大学招生丑闻

2018年8月2日,日本《读卖新闻》以独家报道的形式刊登文章,揭露拥有百年历史的东京医科大学,为控制女生的录取人数,暗箱操作,对女考生一律予以减分。据调查,东京医大的这种做法并非今年才有,而是从2011年前后就开始了。当时,该校医学科的女生入取率达到了38%;其考取了国家医师资格的毕业生,日后大都会在系统内的医院工作。但是,由于担心女医生会因为结婚或育儿离职,造成人手短缺,所以院方对聘用女医生是有所顾忌的。在紧急手术比较多、工作时间不规律的外科,甚至有“三个女的才顶一个男的”的说法。为规避上述问题,东京医大竟故意降低女生的录取比例。该校的有关人士甚至认为,这可谓是一种“必要恶”,乃业内的默契做法。
事实证明,类似在招生阶段就歧视女生的做法并非个案。12月10日,日本医学三大名校之一的顺天堂大学被迫承认,近两年,在招生考试中,故意拔高了女生的录取分数线。其给出的理由,不免有些荒唐。那就是:校方认为,女生比男生的交流能力强、成熟早,在面试中容易得分,故尔需加以抑制。与此同时,北里大学也承认,该校的医学部在2018年的招生补录阶段,不是依据成绩的高低,而是优先联系了男考生。12月14日,作为日本教育主管部门的文部科学省,公布了对全国81所设置了医学部、医学科大学进行紧急调查的最终结果。明确指出,除上述三校外,圣玛丽安娜医科大学也存在着歧视女性的现象。尽管该校对此予以否认,但文部科学省仍认为其“可能性很高”。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背地里如此歧视女性的这些学校,竟然还能获得国家支持女性走上社会、发光发热的资金补助。以东京医大为例,该校2013年入选国家支持“女性活跃”事业,三年间,共领取了超过八千万日元的补助金。而顺天堂大学则在2017年度,获得了“东京都推进女性活跃大奖”的优秀奖。如此扭曲的现象,揭示了日本政府提倡建设“女性活跃”社会的必要性与艰巨性。
东京医科大学就篡改女生成绩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
日本的性别差距排名

2017年11月,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日本的性别差距在参与排名的144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114。而此前的2016年,日本还排在第111位。所以,此次算是刷新了最低记录。《全球性别差距报告》的评价指标,由以下四项组成。1、经济活动的参与度与机会;2、政治的参与度与权限;3、教育的到达程度;4、健康与生存率。具体到教育领域,日本的排名是76位,但以高等教育的在学率论,日本则排到了101位。2018年度,日本在《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排名110位。虽较去年有所上升,但在西方七国集团(G7)中,仍居末位。
针对上述结果,日本的一家市场调查公司于2018年2月,以全国20岁至69岁的男女2000人为对象,就“现代日本的男女不平等”进行了网络调查。结果表明,有64%的人认为,日本的男女是不平等的。他们自以为,日本的性别差距在世界上应该排83位。这其中,男性认为应该排75位,而女性则认为应该排90位。不过,有超过半数的人认为,在医疗与教育领域,日本是男女平等的。显然,日本人对自身的认识与来自外部的看法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亦或可言,日本人对本国的男女平等问题有些过于乐观了。
当然,也有许多清醒的看法。社会学者、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的濑地山角教授就指出:在日本,连许多人认为平等的教育领域,也有性别差距;这种性别差距,是结构性的。进而,他还谈到,东京大学的女生比率只有两成;教育最终成为影响经济领域管理职的比例及工资差距的重要原因。
日本媒体对“必要恶”的揭露与批判,尤其值得称道。媒体人鸟集彻在“文春在线”上发文,特意指出了医学界不应歧视女性的三个理由。其一是,可以令女性发挥自身优势的腹腔镜手术及机器人手术等,在不断增加。其二,有研究显示,经女医生治疗的患者,其死亡率相对较低。其三,“女医生难以发挥战斗力”,是劳动环境的问题。这些见解,比较深刻且到位。与之相对,一些日本人所谓的男女平等,不过如东京医大有关人士般,只是冠冕堂皇的说辞而已,其真正的想法却是“女性歧视乃必要之恶”。
改善之路:观念、政策与具体运作
其实,“必要恶”所显示的,不过是日本女性被歧视问题的冰山一角。要想切实有效地予以治理,谈何容易?毕竟,消除男女不平等,是一个世界性的命题。2018年6月8日,在加拿大召开的G7峰会的主题之一,就是“男女平等与提高女性地位”。目前,日本也在积极地进行探索,以寻求改善。总的来看,各方的主张可概括为如下几个方面。首先,是观念的改变。毋庸讳言,传统社会结构下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已明显落后于时代,必须加以扭转。当今社会,应使女性享有平等的受教育与工作的机会,并真正实行同工同酬。同时,对“相扑赛台神圣,禁止女性登临”之类的陈规陋习,应进行适当的理性批判,以使其顺应时代的发展。
其次,需发挥政策的规范与引导作用。早在1985年,日本就制定了《男女雇用机会均等法》。其中对在招聘、录用、岗位分配、晋升等方面的男女平等,做了详细的规定和要求。其后,该法于1997年、2006年和2016年进行了三次修改,始终以禁止性别歧视、保护女性权利为主旨。此外,1991年,日本还制定了育儿休业法;1993年,制定了零短工劳动法;2003年,制定了下一代培育支援对策推进法;2015年,制定了女性活跃推进法。这一系列法律的制定,主要就是为了改善女性的就业环境。
当然,政策再好,如果不严格贯彻执行,其效果也难以显现。因此,为了将政策真正落到实处,在具体运作上,还需要日本各界联手互动。例如,加大投入,解决“入托难”等影响女性走上社会的不利因素;进一步改善劳动环境,使女性可兼顾工作与家庭;加强劳动管理,减少加班,避免过劳,使男性也能成为家庭事务的帮手。等等这些,在内阁府男女共同参与规划局2018年6月12日发表的《加速女性活跃的重点方针2018》中,已有体现。然而,此“重点方针”发表不到两个月,就爆出了视歧视女性为“必要恶”的事情。这仿佛是在提醒:如果不彻底转变观念、从政策上加强管控的话,再好的经也会被念歪。
另外,日本也试图扩大视野,借鉴他国的做法与经验。2017年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一公布,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post)的日本网站就刊登了对瑞典男女平等大臣的专访。瑞典的女性地位排名世界前五,其国会议员的44%为女性,现任政府的22名阁僚中,女性占12人。专访中,这位女性大臣介绍了瑞典重视男女平等的契机与举措,同时也强调:“男女平等,决不会自动实现”。继之,2018年6月5日,NHK NWES WEB 推出特集,以《世界已经意识到了,男女平等很“明智”》为题,报道了加拿大、英国、挪威的“女性活跃”情况,及其所带来的社会变化与益处。从根本上看,虽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但目前日本真正需要的,却是有关方面做到言行一致;女性自身积极行动起来,为消灭所谓的“必要恶”歧视不断努力。惟其如此,日本的男女平等才会未来可期。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性别歧视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