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选局丨700万年轻选民的自信“崛起”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特约撰稿人 刘左一

2019-03-23 08: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泰国的虚假选举”、“泰国的分水岭选举”、“泰国大选来临:真的还是幻影?”……自去年底以来,围绕迟迟未能举行的泰国总理选举,外界质疑声不断。
3月24日,大选终启幕。这是2014年军方发动政变推翻英拉政府以来的首次选举,政局走向令地区内外关注,外国投资者也静观政治风向。不过,2017年通过的泰国新宪法,及近期长公主乌汶叻的参选风波,都给选举蒙上阴影。泰国军政府总理巴育能否华丽转身为“民选总理”成最大看点。
澎湃国际推出“泰国选局”系列文章,试图从多视角捋清选举背后的迷局。

“我手中的选票能够改变泰国!”
提到即将举行的大选——即2014年军事政变后的首次大选,泰国法政大学四年级学生丰(Hong)话语中透露出勇往直前的坚定和对未来的期许。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大选投票,我一定会去投票。”她近日通过电话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丰是约700多万第一次拥有投票资格的泰国年轻人群体中的一员。多年来,泰国的年轻人一直被描述为对政治漠不关心的群体,对政局的走向影响力有限。但在今年,这股首度掌握了投票权的力量焕发出空前的活力和热情,也成为泰国各大政治派别积极争取的对象。
“重要的是他们非常想要投票。”香港城市大学亚洲与国际研究系从事泰国政治和社会运动研究的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博士告诉澎湃新闻,“700万第一次投票的年轻选民本身(对投票结果)并不重要。”
《我的国家有什么》MV截图。
年轻人正重新活跃于政治舞台
泰国年轻选民参与政治的热情透过一首说唱音乐在社交网络上的走红而引起外界关注。
去年10月底,这首讽刺泰国军政府的说唱歌曲《我的国家有什么》甫一放上视频社交网站上,就迅速在网络空间里掀起一股热捧。在5分多钟的黑白MV中,几个年轻的泰国说唱歌手把矛头指向泰国军政府:“法治被肆意破坏,政府官员贪污腐败……”歌词大胆而直白,矛头直指军政府治下的政治问题和社会不公。
2014年,泰国军方通过一场政变推翻了支持该国前领导人他信的为泰党政府,此后成立了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原陆军司令巴育出任委员会主席和政府总理,时至今日。近5年时间里,军政府一直承诺将尽快举行大选,但大选时间一再推迟。
于是,泰国年轻说唱歌手们的发泄和抨击,很快在更广泛范围内激发了共鸣。迄今,这首歌曲已获得近6000万的播放量。
这些发生在泰国年轻人身上的微妙变化实属不易。自2014年推翻民选的英拉政府之后,泰国军政府下令禁止超过五人的集会,并规定政党不可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举行会议,也不可公开讨论政治。尽管军政府的政治集会禁令尚未解除,但从去年初开始,泰国开始出现了一系列抗议军政府推迟大选的示威活动,而大学生成为了这些抗议活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现在年轻人对大选充满兴趣,因为泰国的政治情况不稳定,我们也担心泰国的未来。”泰国法政大学四年级女学生丰说,“新一代的年轻人应该来解决泰国的政治、经济问题。”
今年的泰国大选合格选民人数有5000万,年龄在18-35岁的年轻选民超过四分之一,而在这中间,超过700万是第一次参加投票。
“过去5年,对于军政府的恐惧让年轻人保持沉默,只能在小范围内讨论政治。他们没有任何权利通过投票或参与(政治)来改变他们的国家。”与丰同为去年3月刚刚成立的“新未来党”支持者的、36岁的泰国女选民阿殷告诉澎湃新闻,但现在,年轻的团体已经明确表明他们有发言权,他们希望参与这个国家未来的变化,“我们仍然关注我们的未来、教育、就业以及如何在这个国家过上自己的生活。”
曾几何时,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学生们曾是泰国左翼政治运动的主力。但在那之后的数十年间,泰国年轻人的政治参与陷入低潮。对于密切关注泰国社会运动的观察家们而言,2018年这首充满反抗精神的说唱歌曲,犹如一份泰国年轻群体重新审视个人与国家关系后所发出的行动宣言。
今年1月,当泰国军政府再次将原定于今年2月24日的大选推迟一个月后,年轻人的愤怒和沮丧情绪再次被点燃并在网上爆发。在社交媒体推特上,一个“#别**的再推迟了”的标签迅速传播开来。
“在世界范围内,年轻选民都比其他年龄段选民投票率低。”香港城市大学的布坎南博士认为,而如今的泰国年轻人展现出新的特点,“当他们集体投票时,常常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这样的新特征有着确凿数据的支撑。去年12月,泰国巴差特朴国王研究院(King Prajadhipok's Institute)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18-24岁的选民中,90%的人表示他们会去参加投票。而在2010年上届大选前,受访的15岁至25岁青年,仅37.9%表示对“政治相当感兴趣或非常感兴趣”。
跨越“红黄对垒”,
选择更加多样
这是在持续十几年的动荡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年轻人。
泰国法政大学的女大学生丰来自泰国南部,她曾经是“黄衫军”的支持者。在大学里学习了政治学之后,她说自己改变了想法。
“泰国‘红衫军’和‘黄衫军’十几年的斗争没有好处,”她说,“现在则变成了支持巴育(总理)或者不支持巴育(之间的斗争)。”
自2006年泰国前总理他信被军方赶下台,泰国社会深受精英阶层与下层民众对抗的困扰。支持前总理他信的“红衫军”与保皇派支持的“黄衫军”(往往被描述为底层农民和城市中产之间的政治对立)你方唱罢我登场,轮番走上街头抗议示威,严重干扰了当时泰国的社会安定与经济发展。
2009年4月,东盟峰会在泰国海滨城市芭提雅召开时所发生的惊人一幕很能说明问题。当时,正值泰国社会分裂、政治斗争最激烈的时刻。“红衫军”不仅冲入峰会会场,还差点抓住当时的泰国总理阿披实。东盟各国领袖不得不紧急撤离,峰会亦因此流产。
这场前所未有的事件让泰国在国际社会面前颜面扫地。当时媒体曾评论说,无论是“红衫军”背后的前总理他信还是当时的民主党政府,“包括所有泰国人民,大家都是输家,所有人都在拿自己的国家做人质换取利益”。
“长辈大部分只想要靠政治来解决泰国的经济、贸易问题,”丰说道,“但年轻人想要通过大选改变泰国面临的所有问题。”
在军政府主导下精心设计的新宪法选举制度规定,军方在掌握了上院250个席位之后,只需赢得下院500个席位中的125个以上席位便会赢得大选。
但即便如此,丰仍然乐观而自信地说,泰国政治会有改变。
“泰国这一代年轻人在持续十几年的动荡中成长起来,他们厌倦了倒退的政治态度,他们认为这让泰国承受着沉重包袱,阻碍了泰国充分发挥他的潜力。他们渴望改变。”泰国政治观察人士布坎南说道,但他也坦言,这个群体对于选举结果的影响有限。
36岁的阿殷于去年登记成为了新未来党党员。
与父辈们非“红”即“黄”的截然二分相比,新一代泰国年轻人的政治选择显得更加多样。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泰国国立发展管理学院去年12月对1200多名21岁至38岁年轻选民进行的一项民调报道,亲他信家族为泰党的支持率达18.74%,新创立的“新未来党”13.86%、民主党10.73%、亲军政府的人民力量党3.66%。还有44.64%的年轻人表示“不确定”。
“在过去一年里,我在年轻人身上看到很多变化,比如说唱歌曲和社交媒体标签,这显示他们有多重视自己的权利和自由。”泰国法政大学讲师Anusorn Unno此前对路透社说。
社交媒体助力年轻人自由表达喜恶
这种自由体现在泰国年轻一代身上表现出更加敢于直接表达自己的喜爱和憎恶,而社交网络媒体进一步助推了这个群体自由表达和参与政治。
8年前2011年的上一次泰国选举,智能手机在这个国家的普及率还只有19%,社区广播电台曾是各大政党关键的信息传播渠道。
“这一被传统政客所忽视的工具,已越来越成为泰国年轻人发声的‘武器’。”泰国政治观察人士布坎南说。最新数据显示,泰国总计有5100万脸书用户,相当于总人口的四分之三,其中,年轻人更是社交媒体的忠实用户。据最近在曼谷大学内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86%首次参加投票的年轻选民表示,他们将社交媒体作为获取大选信息的来源。
新未来党领导人塔纳通的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娱乐偶像,所到之处总能引发年轻女性粉丝的尖叫,她们纷纷争相与他拍照,以便发到社交网站上
去年3月才刚刚成立的“新未来党”是众多政党中吸引年轻人较为成功的案例,他们尤其重视社交媒体的影响力。该党领袖塔纳通长期占据热门话题、善用脸书等社交媒体直播竞选活动。其“霸道总裁”的形象在年轻人中颇受欢迎,许多年轻女性支持者将他称作“Daddy”,而将自己称为“Fah”——这一昵称来源于一部在泰国风靡一时的爱情电视剧,剧中女主角Fah将男主叫做Daddy。
塔纳通依靠个人魅力吸引大批年轻选民的“成功法门”,也使其他政党纷纷采取了相似的“颜值战术”。
去年以来,亲他信的为泰党总理女候选人素达拉(Sudarat Keyuraphan)也喜欢将她漂亮的19岁女儿尤素妲(Yossuda)带在身边参加拉票活动。而尤素妲美丽清纯的外表也很快俘获了众多年轻男性选民的支持,素达拉一时成为泰国的“国民岳母”。
泰国另一个老牌政党民主党为争取年轻选民,也专门设立了民主党新生代曼谷选举中心(New Dem)。民主党总理候选人、前总理阿披实26岁的侄子帕瑞特(Parit Wacharasindhu)即是成员之一,而帕瑞特也因外形帅气而成为民主党的“颜值担当”。
但在社交媒体空间里要让年轻选民群体买帐并非易事。
去年10月,面对选民以及竞选传播技术的新变化,军人总理巴育也与时俱进,开通了社交媒体账号,试图赶上新潮流,拉近与选民的距离。为了应对《我的国家有什么》带来的冲击,巴育政府也发布了一首饶舌歌曲《泰国4.0》来回击,但不想泰国网民并不买账,质疑其“质量和水平十分有限”。就在本月大选即将临近之际,巴育再在网上发布了他执政以来的第8首流行歌曲《新的一天》。但半个月来,这首歌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播放量仅有3.9万,收获了502个“喜欢”和6700多个“不喜欢”。
“社交媒体让军政府感到头疼。”观察人士布坎南说,“军政府想要利用社交媒体的企图,例如巴育注册脸书账号等行为,(反而)都被嘲笑为过时的宣传。”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外的竞选广告牌
不过,面对新生的趋势和政治力量,老派政客的回应颟顸却似乎有效。据《卫报》报道,泰国选举委员会制定的选举规则中,特别加强了对社交媒体的管制。新的竞选规则规定,在社交媒体上禁止发布除候选人姓名、照片、个人简介、政党名称、标志以及口号外的任何内容。
此外,所有政党还必须向选举委员会登记所有社交媒体账号,否则将面临巨额罚金或者监禁。据报道,在这项规则发布后,为泰党总理候选人素达拉停用了她的脸书账号,以避免可能的违规,其他政党的候选人也紧随其后。
据报道,为了“维护选举环境”,泰国选举委员还成立了一个特别“作战室”,来监控社交媒体,寻找有关政党发布的违法竞选内容。
大选日临近,在首都曼谷一家律所工作的24岁泰国姑娘泰雅汶(音)仍没有想好最后将票投向哪位候选人,但对于国家的未来,她充满期待:泰放缓的经济能够重振,政府尊重个人的权利、倾听了解民众的问题。
责任编辑:李怡清
图片编辑:胡梦埼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泰国大选,年轻人,社交媒体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