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爆炸丨逝者已矣,生者找寻答案:悲剧是否本可避免?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实习生 金皓原 赵子易

2019-04-23 20: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2岁的安妮塔·尼科尔森(Anita Nicholson)来自英国曼彻斯特,在新加坡从事律师工作。4月21日的周日早晨,她和14岁的儿子亚历克斯(Alex)、11岁的女儿安娜贝尔(Annabel)正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香格里拉酒店享用早餐。
一声爆炸声响起,三人的生命永远地定格在了这个瞬间。
“妻子和孩子的离去于我而言无比痛苦。安妮塔是一位完美的妻子,同时也是两个孩子卓越的母亲;亚历克斯和安娜贝尔是两个非常聪明、有天分、会思考的孩子,他们从母亲身上学会了如何让自己温暖周围人,如何将他们生命中的欢乐分享给周围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无价的财富。”安妮塔的丈夫本·尼科尔森(Ben Nicholson)成为了这个四口之家唯一的幸存者。
尼科尔森一家
尼科尔森一家的遭遇,是千百个遭受斯里兰卡爆炸伤害的家庭的一个缩影。在4月21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等地发生的8起连环爆炸袭击事件已造成至少321人死亡、500多人受伤,其中包括38名外国遇难者。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信息,1名中国公民遇难,5名中国公民失联,另有5名中国公民受伤正在医院接受救治。
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宣布,4月23日为全国哀悼日,将实施有关预防恐怖主义的法律,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生活在英国伦敦的马修·林赛(Matthew Linsey)是一位新兴市场的投资者。他19岁的儿子丹尼尔(Daniel)和15岁的女儿艾米丽(Amelie)与安妮塔·尼科尔森母子三人一样,在科伦坡香格里拉酒店的自杀式爆炸袭击中丧生。
当天是他们复活节假期旅行行程的最后一天。马修·林赛21岁的大儿子大卫(David) 告诉《每日邮报》,他的弟弟和妹妹在香格里拉酒店的第一次爆炸袭击中幸存了下来,但没能躲得过第二次爆炸袭击。“我的弟弟和妹妹在第二次爆炸袭击后立即失去了意识,被送到了医院,但再也没能醒来。为了安抚我的小弟弟(12岁)和母亲,我父亲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镇静。”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或是此刻对马修·林赛等众多遇难者家属心境的最真实写照。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孟加拉国总理谢赫·哈西娜(Sheikh Hasina)堂兄8岁的孙子泽扬(Zayan Chowdhury-Hasina)也在斯里兰卡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吃早餐时丧生。
在此次爆炸事件中,除了科伦坡的三家五星级酒店,还有多所教堂同样遭到冲击。
马尼克与女儿亚历山德拉
据英国《卫报》报道,澳大利亚公民苏德什(Sudesh Kolonne)发现他的妻子马尼克(Manik Suriaaratchi)和他10岁的女儿亚历山德拉(Alexendria)躺在教堂地板上的血泊中的那一刻,他的内心悲痛至极。爆炸袭击发生时,苏德什正在教堂外面,因此躲过了一劫。“我听到一声巨响,然后立马冲进教堂,发现我的女儿倒在地板上。我尽力扶她起来,发现她已经死了。倒在她旁边的,是我的妻子。”
马尼克是一家名为“欧米茄全球”(Omega Global)的公司创始人和总经理,这家公司的业务是帮助国际品牌进入新的国家和地区。亚历山德拉则是科伦坡一所国际学校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喜欢音乐、跳舞。她出生于墨尔本,当时全家人一起生活在墨尔本的东南部。2014年,为了照顾一个亲人,全家人搬回斯里兰卡。他们一家人会定期去科伦坡北部城市尼甘布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
而圣塞巴斯蒂安教堂正是此次系列爆炸事件中伤亡最惨重的场所,有超过100人在周日的袭击中死亡。
袭击是否本可避免?
哀悼者参加在圣塞巴斯蒂安教堂举行的追悼会。
23日,圣塞巴斯蒂安教堂举行了大规模的集体葬礼,数百名哀悼者组成队列缓慢走进被严重破坏的教堂区域,在一个简易的白色大棚中,他们中大多数人身穿白色丧服,神情悲痛。
教堂的神父伊凡(Ivan)告诉CNN记者,自1984年以来,他就不曾见过在圣塞巴斯蒂安教堂举行这种规模的集体葬礼。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发生的4月21日,正值基督教传统的重要节日——复活节,当时,许多民众在教堂内参加庆祝活动。基督徒认为,复活节象征着重生与希望,是纪念耶稣基督于公元30到33年之间被钉死在十字架之后第三天复活的日子。
哀悼者的队伍经过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外的一个安全检查站,他们身后是周日致命爆炸遇难者的纪念碑。
据CNN获得的监控录像资料显示,爆炸发生前,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内挤满了人,教堂内外的人都在认真倾听。一名牧师说,爆炸过后,整个教堂都被灰尘和碎片所覆盖。人们抬出沾满教区居民鲜血的长凳,伤亡者的衣服和鞋子堆成了小山。
据报道,斯里兰卡2144万人口中,约有7.4% 的居民(约159万人)信奉基督教。另有70.2%的居民信奉佛教,12.6%信奉印度教,9.7%信奉伊斯兰教。此次袭击发生的,正是国际游客较多的复活节假期期间,地点也主要集中在五星级酒店和当地教堂。
据美联社报道,斯里兰卡政府发言人表示,早在4月4日就收到国际情报部门的预警,称在斯里兰卡多个地点即将发生自杀性爆炸袭击行动。报告中还包括袭击目标有天主教和基督教堂、旅游景点和酒店等细节信息。同时,斯里兰卡情报部门4月11日的一份文件上也标注了恐袭计划的信息。
亚太基金会国际安全部主任哥海尔(Sajjan Gohel)向CNN透露,标记日期为4月11日的文件是“了解斯里兰卡内部情报机制的一个重要线索”。他补充道,“很显然,斯里兰卡的政治体制是导致关键信息没有被准确地、即时地传达的一个重要原因。斯里兰卡政体类似于法国,有两套班子。”哥海尔进一步解释了斯里兰卡总统和总理之间“尴尬”的关系,“斯里兰卡科伦坡发生的爆炸袭击事件,正说明了信息传达的缺失可能会触发极大的灾难”。
哀悼者进入追悼会前,由安检人员检查随身行李。
斯里兰卡红十字会主席阿贝辛哈(Jagath Abeysinghe)4月22日对公众表示,不要对恐怖袭击做出过激的反应,“我们对斯里兰卡爆炸袭击事件的了解会逐渐深入,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在面对各种信息时,应尽力保持克制。要知道暴力永远不是答案。我们要弄清楚这次事件是不是本可以避免的?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呈现?”
斯里兰卡总理已表示将调查政府为何没有采取足够预防措施,导致4月21日当天共8起连环爆炸袭击的发生。目前斯里兰卡安全部队已逮捕约40名嫌疑人。
责任编辑:吴挺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斯里兰卡爆炸,复活节,逝者已矣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