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对父子与一少女生3孩:父亲涉强奸,儿子被称精神分裂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2019-06-04 0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沫(化名)自14岁失踪后,先后为郑氏父子生下3个孩子。2018年1月24日,小沫的母亲李艾玲(化名)在驻马店市某小区门外找到了她,失踪6年后,这个女孩已经精神分裂。
经过亲子鉴定,警方确认小沫的大儿子系她与一名60岁男子郑某敏所生,另有一对双胞胎确认为小沫与郑某敏的儿子郑某牛所生。
近日,小沫的代理律师赵良善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透露该案的最新进展称,5月27日,公安机关向小沫的家属宣读了一份郑某牛的精神鉴定称,郑某牛患有精神分裂,限定刑事责任能力,目前没有受审能力,但家属对这份鉴定提出异议,已申请重新鉴定。
赵良善说,案件此前经过一次补充侦查后,警方已经查明郑某敏于2012年5月前后将小沫诱骗至其家中,安排小沫与其儿子郑某牛同居,而他又利用小沫智力低下等条件与小沫发生性关系,“截至5月底,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限已到,案件很快将移送法院正式起诉。”
少女被诱骗与一对父子生三个孩子,还曾“堕胎”
李艾玲刑满释放并开始寻找女儿小沫时,这名出走时年仅14岁的少女,已经有4年不知所踪。媒体此前报道,2012年4月底,因哥哥拒绝给小沫零花钱上网,兄妹二人发生争吵,小沫被打了一巴掌后夺门而出,此后再无音信。
那时,李艾玲正在监狱服刑,小沫的哥哥不敢将小沫失踪一事告诉母亲,直到2016年7月,李艾玲刑满释放获知此事后才报了警。
经过两年多寻找,2018年1月21日下午,李艾玲在驻马店市某小区门口贴传单时无意间看到了小沫,但此时,小沫已认不出她。李艾玲将小沫逼进墙角,反复要求对方认真看看自己的脸。良久,小沫才开口喊了一声“妈”。
让李艾玲意外的是,此时的小沫已经是3个孩子的母亲,她当即报了警,然而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经过亲子鉴定,警方确认小沫的大儿子系小沫与当地一名60岁男子郑某敏所生,另有一对龙凤胎,系小沫与郑某敏的儿子郑某牛所生。
2018年11月21日,驻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以涉嫌强奸罪将郑某敏刑事拘留。
小沫究竟是如何被带到郑某敏家中,之后她与郑氏父子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小沫的代理律师赵良善告诉澎湃新闻,这起案件经过3个多月侦查后,2019年2月1日,公安雪松分局曾形成一份起诉意见书,并将案件移送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赵良善说,2018年1月21日李艾玲找到小沫并报警后,郑家人对于小沫如何到了郑家的表述,与小沫最初对媒体的陈述是一致的,称郑某敏是在路边遇到了小沫,用三轮车将她带回了家,“郑某敏说,他想让小沫给他儿子郑某牛当媳妇,当天晚上就安排二人住在了一起,大约10多天后,大约10多天后,他们带小沫查她是否有生育能力,结果查出小沫怀孕了,但因为是‘葡萄胎’,她后来在郑家人带领下做过一次人流手术。”
在郑家生活了6年后,小沫不仅为“丈夫”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还为“公公”生了一个儿子。
2019年2月1日,公安雪松分局将这起案件移送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赵良善说,警方经过侦查后认为,郑某敏将小沫诱骗至其出租屋内,安排小沫与郑某牛同居,而他自己却在2014年1月利用小沫智力低下、精神状态异常等与小沫发生了性关系。
“丈夫”被鉴定患精神分裂,无受审能力
赵良善说,郑某敏被抓后,面对亲子鉴定报告等证据,仍多次否认与小沫发生过性关系,尽管他最终承认部分犯罪事实,但供出的作案时间十分模糊,与小沫大儿子的出生日期也有出入,“公安机关在将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时称,郑某敏犯罪情节恶劣且拒不认罪,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小沫的母亲李艾玲告诉澎湃新闻,案件移送检察院起诉后,因郑家人提出郑某牛患精神疾病,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等原因,被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
5月27日,公安雪松分局办案民警向李艾玲宣读了一份河南平原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其中显示,郑某牛在作案时的表现符合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标准,并得出鉴定意见称,郑某牛在作案时患精神分裂症,限定刑事责任能力;目前患精神分裂症,暂无受审能力。
赵良善说,针对郑某牛受否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问题,公安雪松分局在此前还曾委托驻马店安康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进行过鉴定,鉴定结论为:无精神病,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两份完全相反的鉴定的结论让小沫的家属产生了质疑。
赵良善说,2018年1月21日,李艾玲刚找到小沫并报警时,郑某牛在第一次接受警方询问时,思维清晰,对民警的提问也能明确回答,所述内容也与其家人说得大致相符。但到了2018年12月21日,公安机关对案件刑事立案后,郑某牛面对民警讯问时所提出的问题多以“不知道”回答,且不时发笑、抠手指,甚至无法说出自己的出生日期,这与他最初的表现完全不同,“但无论他是否患有精神疾病,他在面对民警时的不同表现,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说明,他并不是一直处于发病状态,他也有清醒的时候。”
基于以上原因,李艾玲委托赵良善于5月28日向公安机关邮寄了一份重新鉴定申请书。李艾玲说,郑某牛“作案时的表现符合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标准”这一结论让她无法信服,“郑家人让他们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了6年,我不相信他每次作案的时候都处于发病期。”
赵良善说,除精神鉴定外,这起案件还有一些疑点待解,“因郑某敏拒不认罪,他与小沫发生性关系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以及二人发生性关系的次数目前仍有待点进一步明确。”
责任编辑:徐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少女 失踪

相关推荐

评论(2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