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五十的95后想当网红?新时代的网红应该被重新定义

2019-08-23 08:4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这是一个人人都想当网红的时代。
新华网在 2018 年发布的《 95 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的调查图表指出,在中国,想要从事主播、网红的 95 后占比已经高达54%。也就是说,每两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想当网红。
与其他年龄段不同,95后更加注重情绪释放、自我表达和精神自由,更愿意为自己的兴趣爱好而付费。在这个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时代,年轻人更倾向于在网络上获得关注度,追求认同感,他们在信息的高速发展中不断发掘更多元的生活方式。
利用直播、短视频获得收益的人越来越多,互联网时代最潮流的变现方式对他们似乎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那么,一个“网红”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多少呢?
曼德拉普(Liza Mandelup)的处女作《Jawline》挖掘了“社交媒体红人”这个时代热潮背后的真实故事,探讨我们把什么价值观递给了年轻人,并发现了一个新的、转瞬即逝的美国梦。
农村男孩的成名梦
在美国田纳西州的农村,16岁的奥斯汀(Austyn)是Younow(直播平台)上一个颇有名气的直播新手。
在美国,每天有成千上万的观众在观看直播,像奥斯汀这样的网络红人,在直播平台上数不胜数。他们或许是因为长得帅气,或许是因为拥有某项才华,他们似乎轻而易举地就俘获了大批忠实的粉丝。
与其他网红有些不同,奥斯汀似乎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快乐永动机”是他的代名词,他总是能在直播中释放自己所有的积极能量。
凭借着强大的乐观主义,他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粉丝群。

“你有一个梦想,你就要去追逐它。不要被任何人的意见所影响。”这是他常常激励粉丝说的话。
而奥斯汀的梦想,就是离开他的家乡田纳西州。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他向往着大城市,向往着自由的生活。他想要通过网络直播这个平台,获得人气与名声;他想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永远困在这个死胡同里。
“出名不是我的梦想,而是我的目标。我不会在我住的这座小城过一辈子的,我要去探索外面的世界,我要看看它到底有多广阔。”

或许是因为热爱,又或许是因为迫切,奥斯汀在直播中透出的真诚与激情很快吸引到了更多的人。
页面的粉丝数飞速跳动,来自世界各地的爱意如浪潮般涌来。当你在不断努力时,梦想也在悄悄朝着你靠近。
很快,一家社交媒体机构留意到了他。“我第一次看奥斯汀直播的时候,只有四个人观看,但是他表现出来的能量,像是有四百个人在观看。我相信通过我们的正确指导,能够让奥斯汀更快实现他的梦想。”

奥斯汀终于得到了通往梦想的车票,他激动地和粉丝分享此时此刻的喜悦:“现在是十点零六分,现在的我是一个无名之辈,但我希望不久之后我会成名。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就去得到它。”
网络背后的真实世界
“想成为社交媒体红人的人有很多,你不能只简单的生产内容,你需要一个团队,和为你的目标而努力的人。”

成为一个坐拥百万粉丝的网红,仅仅靠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从籍籍无名到被经纪人挖掘,到团队营销再到最终走红,网红就在这种近乎流水线般的模式下批量生产。
网红的所有行为,最终目的都是获得一批具有粘性的客户,也就是粉丝。而找到自己的定位,是网红得以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通过这个定位塑造的人设,吸引一批与自己价值观相似的粉丝,让她们产生价值认同和情感归属。
“比起学校里的朋友,我更喜欢互联网上的朋友。因为互联网上的朋友对我都很好,而学校的朋友们都不喜欢我,他们都对我很粗鲁。”
“他们像那些我未曾拥有但是却想要拥有的朋友。“
“他们像名人一样受欢迎,他们对我们好到令我们难以置信。”

校园暴力、欺凌、歧视、排挤……这些埋伏在社会角落的黑暗因子,却在一些人的生活中疯一般地肆意生长。
这些人试图通过互联网逃避糟糕的现实生活,隔着屏幕,她们与喜欢的网红互动,像和朋友一样,分享生活的烦恼。
她们意外地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上找到了认同感与归属感。像一潭死水的生活,突然被春风吹起涟漪。
这些在网络上开朗笑着的大男孩,满足了粉丝们的一切幻想,轻易的俘获了她们的心。她们已经不满足在屏幕上看到他,她们心里的那份悸动冲破土壤,驱使着她们心甘情愿地存钱,只为能够与他们见面。

“250美元,能够与他们面对面,和他们说话、拥抱,我觉得非常值得。”
转瞬即逝的美丽泡沫
“在ins上找到一些好看的人,然后让他们得到百万粉丝,那太容易了。但到了三十岁他们会怎么样?当他们的外貌不再吸引人,一切也就结束了。这是不可能长久的。”

成名之路比想象中的困难太多。奥斯汀变得有些焦虑,他的粉丝数停滞不前,甚至开始流失。他直播的次数越来越少,他的直播也每况愈下,渐渐失去了最初的朝气。
合上电脑,他瘫坐在椅子上叹息:“又是一次糟糕的直播。”那些他曾经激励粉丝们的话语,只剩下精美的外包装,拆开后里面剩下的只有破败与不堪。

经纪人的打压,令他喘不过气。敏感的他开始变得不自信,开始怀疑自己。那个曾经在镜头面前拥有无限活力的男孩,却陷入了自我认知的巨大苦恼。
商人本质重利益,所谓一夜成名的梦想,只不过是庞大的利益链中微不足道的一环。想当网红的人太多了,年复一年,总有新人会取代你的位置。
合约出现的问题、拖欠的工资、家人的施压,让奥斯汀倍感无措。经纪人不再愿意联系他,他在经纪人眼中的价值几乎消失殆尽。
回归学业,似乎才是他最好的选择。但是,奥斯汀并不想回到学校,他害怕同学们异样的眼光。在成为网红之前,他被周围的人质疑、嘲讽,等他有了小小的名气之后,却获得了一堆人的吹捧与追逐。
他总是在手机上看着那个风光时候的自己,偶尔也会想起在大城市里所经历的美好的一切,那或许是他永远企及不到的地方。
对奥斯汀来说,他的梦想也许就像烟花一般,极速上升、爆破,最后在茫茫黑夜中归于寂静。
绚丽无比,却又转瞬即逝。
他的未来会是如何?恐怕只有时间能够告诉他。
那么网红,真的是互联网喧嚣下一触即灭的泡沫吗?
高颜值的网红层出不穷,观众渐渐产生了审美疲劳,“看脸”的网红浪潮早已褪去。人们不再仅仅为颜值而买单。
从2016年因为短视频展现卓越口才而爆火的papi酱,到被称为“东方美食生活家”的美食博主李子柒,再到一天试色300支口红的“安利鬼才”李佳琦,他们挖掘网红形式的多元化,另辟蹊径,不再把颜值当作第一生产力,让人们开始慢慢接受和认可网红。
这些网红在不同的领域发光发热,努力打破人们对于网红的刻板印象。他们让人们看到互联网赋予时代的更多可能性。
“吃青春饭”早已不是网红的专属标签,当代的网红应该被重新定义。
Jawline (2019)

导演: Liza Mandelup
主演: Austyn Tester / Michael Weist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2019-08-23(美国)
《Jawline》在第35届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突破性电影奖的评审团特别奖。除此之外,它还获得谢菲尔德纪录片节青年评审团奖“特别推荐”。
目前,《Jawline》正参加2019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金红棉”国际纪录片推优活动。
今日话题:
躺挣的网红,真的是颜值至上吗?
参与话题讨论,若影片评选成功,留言区评论赞数第一的小伙伴将获得2019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金红棉影展电影票两张!
注意:
1、主办方将在活动开始前第一时间联系本人,请注意手机来电及信息。
2、一切解释权归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组委会常务办公室所有。
“金红棉影展”展映品牌是目前全国最大规模的纪录片影展品牌。从2014年起,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百部优秀纪录片参与北上广等20大城市的展播。截止至2018年6月,共计展映1793场,展映纪录片316部,覆盖超过50万观影人群。让广州市民不出广州就可以看遍全球各大电影节纪录片节展的获奖影片。
图片来源于豆瓣及视频截图
如有侵权、立删
编辑:刘桢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网红,纪录片,95后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