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丨没了好战的博尔顿添堵,特朗普接下来如何收拾乱局?

澎湃新闻记者 张无为 辛恩波

2019-09-12 06: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10日,约翰·博尔顿的白宫岁月终于走到了头,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用两条推文宣布了这位以好战著称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谢幕。
博尔顿是继弗林与麦克马斯特之后,特朗普的第三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度深受特朗普赏识。不过,特朗普在10日的推文中称,他与政府的其他人一样,“强烈不同意他(博尔顿)的一些建议”,因此要求博尔顿辞职。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认为,特朗普和博尔顿产生分歧已久,但是导火索还是最近的阿富汗撤军问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教授和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都提到,特朗普这步棋或许和明年大选有关。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则认为,博尔顿的离开会使美国外交政策更灵活,更讲究方式方法。
博尔顿坏了特朗普的事
澎湃新闻:特朗普将博尔顿解职,有哪些方面的原因?
吴心伯:主要是因为与特朗普政见不和。在特朗普关心的几个问题上,朝核、伊核,还有阿富汗问题等等,特朗普都希望尽快取得进展,这样有利于他的大选,显示他的外交成果。而博尔顿极端鹰派的做法,实际上坏了特朗普的事。他不是从特朗普的政治需要去考虑,而是从个人的政治偏好出发。
倪峰:博尔顿和特朗普有相似的地方,都是美国的右翼,但特朗普是所谓的“反建制派”。传统的保守派认为美国要对外强硬,推广美国的价值观,对于那些敢于挑战美国的对手要采取强硬的手段。但是特朗普“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的观点认为,过去传统的做法把过多的精力投入到外部事务上,忽略了本国事务和本国的福利,比如像伊拉克战争花了大量的钱还没有成果。博尔顿主张对朝鲜强硬,甚至不惜可以采取武力。特朗普则主张可以吓唬,可以施压,但不愿意开战。这是他们对外观念上的分歧。
还有就是跟两人性格有关系。有些人是,你是老板我就听你的,比如国务卿蓬佩奥,基本上特朗普说什么就做什么,但博尔顿就是一个很固执的人。
刁大明:两个多月来就一直有这样的声音:特朗普和博尔顿在伊朗和朝鲜政策上都产生了比较大的分歧。这可能是长期积累的一个结果。目前看“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阿富汗撤军问题。博尔顿是代表美国传统的一些保守的强硬派、鹰派势力,对于撤军这件事是强硬反对的。后来协议没有达成,而且后续出现了一些波折,特朗普也取消了与塔利班的会谈。现在看特朗普是明显迁怒于博尔顿,可见阿富汗问题就是一个导火索。
长期以来博尔顿在整个决策团队里面立场其实是比较孤立的,而且明显是个“战争鹰派”,强调穷兵黩武,让即便是比较保守的特朗普的外交团队也接受不了。所以,博尔顿被解职应该说是特朗普政府外交决策团队内部路线纷争的一个结果。
另一方面,特朗普也进入了谋求连选连任的节奏。距离大选还有14个月,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一切内政外交的决策唯一的目标就是为连任加分,比如阿富汗撤军。博尔顿的很多主张是不够加分的,博尔顿本身不符合特朗普目前将连任几率最大化这个唯一目标。
不会打破现有的政策格局
澎湃新闻:博尔顿离开白宫之后,特朗普政府对外政策会有什么变化?
吴心伯:总的来讲,博尔顿离开白宫之后,几个热点问题有望朝着特朗普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朝核问题取得进展的可能性大一些,因为特朗普和金正恩已经建立了直接的联系,双方都有意愿。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在朝核问题上做一定的让步,换取朝鲜同意双方恢复谈判,把美朝关系向前推进。伊核问题现在则还很难说,伊朗现在愿不愿意跟美国谈还是个问题。
在阿富汗问题上,美国政府已经跟塔利班谈了很长时间了,我估计也不会真的前功尽弃。所以新人上来之后,特朗普还是会要求团队继续与塔利班谈判,争取在大选年到来之前,美国能够从阿富汗撤出几千名士兵。这个在政治上,特朗普是很需要的。
朱锋:博尔顿离职是一个比较明确的信号,表明在明年大选前现有的政策格局不会被打破。特朗普的朝鲜政策、伊朗政策还是会维持现状,更多地倾向于采取软硬兼施的政策,在阿富汗问题上也会继续推行现在与塔利班接触对话的政策。硬的方面,包括在伊朗问题上加强制裁,在朝鲜问题上采取不松动姿态;软的方面,美国也多次表示愿意和伊朗谈,而且波斯湾联合巡航也并不等于联合的军事强制行动,不准伊朗油轮外出。所以,现在特朗普认为他在伊核和朝核问题上的现状还是可以维持的。围绕明年大选,在中东和东亚外交上,恐怕特朗普政府对这两大热点问题并不想寻找强势的解决方案。
倪峰:总体来说,博尔顿代表着美国国内最鹰派的力量。他走后,美国外交政策会更灵活,讲究方式方法。朝核、伊核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可能会有所改变,美伊和美朝向谈判的轨道上倾斜。博尔顿离职后,美朝关系不会朝恶化的方向走,可能开启新的谈判过程。
鹰派今后必须更加识时务
澎湃新闻:博尔顿出局是否意味着鹰派在特朗普政府中的地位下降?
吴心伯:不完全是,因为特朗普本人就是一个鹰派。只是说,鹰派今后必须更加识时务,不要不识相,在什么时候该强硬要根据特朗普的需要来做,而不是根据自己的偏好一味的强硬。特朗普政府里面还是以鹰派偏多,包括蓬佩奥也是鹰派,但是他比较精明,他基本是按照特朗普的意愿去做。
朱锋:我并不觉得特朗普解职博尔顿就意味着鹰派在特朗普政府中的地位在下降,因为特朗普政府几乎主要的内阁成员都是鹰派。
博尔顿的离职只是代表了博尔顿这样的新保守主义的鹰派,特别是那种强调美国必须动用军事手段解决问题的鹰派的影响在下降。但是,今天对美国鹰派的定义不再只是指主张强势的军事行动或军事打击。现在的鹰派更多的是以美国的利益、美国的立场、美国的价值来左右对外政策,而且只要不符合美国的口味,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就不顾美国原来同盟的协调,强行以美国的方式解决问题,在朝鲜和伊核问题上都很明显。
倪峰:博尔顿离任跟鹰派失势没有太大关系。特朗普的内阁就跟他的私人公司一样,只能听他一个人的意见才管用。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炒了你。
继任者必须按特朗普政治需求行事
澎湃新闻:特朗普挑选新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会有哪些考量的因素和可能性?
吴心伯:博尔顿离开之后,我认为不管谁来接替他,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都必须跟着特朗普的政治需要行事,这是一个前提条件。特朗普用下一个人的时候他也要搞清楚,这个人是忠于他,为他办事的,而不是利用这个职位来推进自己的政策偏好。
朱锋:特朗普上台以来,他的内部政策团队就一直存在问题,例如国防部长已经换了三任。国安团队原本是他的主要政策决策团队,而且是安全问题上跨部门协调的机构。美国媒体也报道,和以往的美国政府相比,他的安全团队的政策协调不好。现在来看,如果特朗普选择新人,我觉得这个新人不在于他的路线基础和背景,而是在特朗普现在这种比较紊乱的安全架构中,能不能真正履行安全事务助理的责任。
刁大明:可能会有军方的一些前将军、高级将领作为接替博尔顿的人选,这符合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这个职位的传统,之前也有军方人员担任过,博尔顿之前的麦克马斯特是比较近的一个例子。马蒂斯去年年底离任后,美国军方的声音其实没有得到有效表达。如果特朗普选择军人,一方面会出现一些相对比较稳健的想法,另一方面也是找了一个能够平衡蓬佩奥的角色。
另外,也有人认为可能会选择外交官或者是政治人物,例如朝鲜问题特别代表史蒂芬·比根,甚至是伊朗问题代表布赖恩·胡克。如果选择这些人那其实就是强化了蓬佩奥的作用。之前有猜测,比根跟蓬佩奥互动是比较理想的。如果比根接任,则意味着蓬佩奥的声音会更大,其结果可能就是完全一边倒。这显然可能有利于特朗普,因为蓬佩奥支持的就是特朗普的政策,相当于政府完全由特朗普的个人理念驱动。
博尔顿任上表现乏善可陈
澎湃新闻:如何评价从2018年4月至今,博尔顿作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表现?
吴心伯:我觉得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乏善可陈。博尔顿没有做成什么事情,只是制造了更多的问题。到了特朗普要“摘果子”的时候,博尔顿还继续“捣蛋”。博尔顿的表现可以说乏善可陈,毫无建树。
朱锋:博尔顿这十七个月的表现没有任何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博尔顿与特朗普整体的风格和安全问题的价值理念一致,但是他与特朗普和整个安全团队的关系都有问题。
刁大明:一开始博尔顿的确代表了特朗普的一些执政理念和外交想法的,虽然很极端。但是他坚持唯一的理念,这对特朗普来说毫无意义。在某些议题或者场合上,博尔顿在某些阶段的作用可能很符合特朗普的心愿,但面对政策不确定性很强、外交上比较犹疑善变的特朗普,博尔顿只能满足其一时的诉求。他在政策的选择上远远赶不上总统的一些想法,无法给特朗普提供针对性很强、因势利导的、符合大方向、满足大目标的建议,而是完全固执己见,坚持自己的想法。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博尔顿,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