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年底展望|陈李:高分红的家电和银行股越来越值得关注了

澎湃新闻记者 林倩

2019-10-07 06: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第三季度落下帷幕,沪指退守2900点大关。国庆长假之后A股又将如何演绎?
近期,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券商和公募基金的首席分析师、经济学家,展望四季度行情走向。本期刊出的是对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李的专访。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李
“9月、10月份宏观数据会有企稳甚至回暖的可能性,但能不能延续到今年年底、明年年初,还存在不确定性。”陈李这么展望宏观环境。
11月和12月,新的下行压力可能又会出现。陈李解释,下行压力的风险一方面来自美国的消费,另一方面是房地产投资。而且,影响上证综指在3000点附近拉锯的因素也在于经济是短期企稳还是中期企稳。
从A股走势来看,上证综指从8月中旬开始上攻,期间在9月初冲上3000点,随后开始了拉锯战。
陈李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流动性的干扰也会影响指数上攻,“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物价的干扰,猪肉价格的大幅攀升,使得CPI同比增长水平在2.7%或2.8%,所以市场会担心,物价的快速上升会不会干扰货币政策的宽松取向。”
对于四季度的展望,陈李指出,10月市场会保持一定的活跃度,因为 9月、10月的宏观数据比较温和,但到了11月和12月,在四季度的中期,市场还是有一些调整的压力,因为可能对2020年的宏观经济展望没有那么乐观。
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陈李倾向于把债券略排在股票前面,“我们还在一个经济转型期,经济增速确实在下行过程中,全球降息的周期通道已经打开,我们的债券利率,特别国债利率还有下行空间。债券在过去5到6个月的利率下行空间并不明显,所以第四季度才会真正又打开下行空间了。”
聚焦股票市场,陈李对行业配置的建议比较均衡,配置里面有1/3是科技股,1/3是消费龙头,1/3加银行股和家电股、汽车股这些低估值、有分红的股票。
“与房地产产业链相关的家电和银行,它们的业绩在今年三季报和明年全年年报是不错,高股息分红的家电和银行已经越来越值得关注了,它们才是真正有估值吸引力的板块。”陈李说。
以下为陈李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的问答全文:
澎湃新闻:8月份的经济数据主要指标有升有降,怎么看四季度的宏观经济环境?
陈李:
我觉得要分前半段和后半段,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9月和10月的工业增加值的宏观数据会好转,因为一些领先的关键指标,比如汽车销售量、铁路或或公路的货运量,还有发电厂的耗煤量,这些比较敏感的先导性的宏观指标已经在8月份不再下跌了,所以考虑到利率下降和基建加码的政策对冲,所以9月和10月的宏观数据,从月度来看的话确实能够回暖。
但到了11月和12月,新的下行压力可能又会出现。下行压力的风险来自美国的消费,因为我们今年对美国的出口,虽然被征收关税,但还是保持正增长,这主要是因为美国国内的消费非常的旺盛,所以即使价格上涨,也增加了购买。
但如果美国的消费能力下降的话,它的需求不足,才会真正地引导出口出现下降。所以10月份以后,因为圣诞采购季基本在10月份就结束了,那么从11月开始的话,美国的消费会不会下滑,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风险。
第二个风险就是房地产的投资可能会快速地下降,因为从年中开始,房地产行业的融资速度和能力已经恶化了,那么这种情况下房产投资可能会在下降,但有基建会来做相应的对冲,房地产投资如果下滑得比较快的话,基建包括地方中央债的发行也会快一些。
所以,整体上来说,我们有比较大的把握,认为9月、10月份宏观数据会有企稳甚至回暖的可能性,但能不能延续到今年年底,明年年初,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澎湃新闻:从8月中旬开始,上证综指一直在3000点附近进行拉锯战,而且成交量一直不温不火,阻碍指数上攻的原因有哪些?
陈李:
影响的主要因素还是在于经济是短期企稳还是中期企稳,以月度来看的话,是9月份、10月份上升到11月份、12月份,明年的一季度下降,还是在今年的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就企稳了,到明年的早些时候又会回升?这是很重要的,就是经济到底是短周期企稳还是中周期企稳,这是第一个考验点。
第二个考验点可能还是流动性的干扰。我们2019年的社融流动性是充沛的,相对来说不再提去杠杆的要求了。但在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物价的干扰,猪肉价格的大幅攀升,也使得CPI同比增长水平在2.7%或2.8%,甚至在11月份、12月份或来年的第一季度有可能继续走高。
所以市场会担心,物价的上升会不会干扰货币政策的宽松取向。在物价上升的背景下,货币肯定是宽松的方向,但是“宽松”的规模,市场会有点疑问,到底是涓涓细流还是滴滴嗒嗒漏水?这是不一样的看法。
澎湃新闻:A股市场四季度的走势会是怎样的?怎样看待目前A股估值水平?是不是配置的好时机?
陈李:
我自己觉得在10月,市场会保持一定的活跃度,因为 9月、10月的宏观数据比较温和,但到了11月和12月,我觉得在四季度的中期,市场还是有一些调整的压力。
今年整体投资者的回报率是非常可观的,公募基金的收益率的中位数已经是超过35%了,这使得有一些绝对回报投资者,比如保险、银行高净值客户、私募基金,可能会有一些获利了结落袋为安的倾向。
澎湃新闻:怎样看待目前A股估值水平?是不是配置的好时机?
陈李:
我觉得A股的估值水平是明显的分化。整体市场来说,包括银行在内的权重股估值是比较合理,有吸引力。但我们也看到,今年以来,消费龙头、科技行业涨幅都非常惊人,它们的估值其实已经完全超过历史平均水平,消费龙头可能已经在历史估值的80%分位上,科技行业也已经在历史估值的70%的分位上了,超过平均水平很多。
如果往前看一年的话,我自己会觉得起码今年涨幅较大品种的估值吸引力不是那么大,其实有估值吸引力的都不太受市场关注的品种,比如银行股、周期股。但像钢铁、水泥、煤炭等这些虽然便宜,但估值和业绩没有增长,很难上升。
澎湃新闻:从2018年年报和2019年半年报来看,你认为上市公司基本面有哪些变化?是否维持年初的盈利预测?
陈李:
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到年底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我们分成几个大类来观察,第一大类是消费票品的行业龙头,我们仍然倾向认为保持平稳的增长,增速并不高,但也不会恶化。
第二大类基建类的就是纯传统的固定资产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相关的这些公司,业绩展望前景不明朗。
第三类科技行业,特别是5G为代表的一些电子消费电子行业,有可能今年第四季到明年的第一季度业绩确实会有不错的表现,能够兑现当前投资者乐观的预期。不过它们的缺陷是从2020年的半年报到2020年下半年,业绩增长没有韧性。这类行业确实能够在两个季度内业绩回升,但超过两个季度后可能增速又会下降。
最后,与房地产产业链相关的家电和银行,它们的业绩在今年三季报和明年全年年报是不错,高股息分红的家电和银行已经越来越值得关注了,它们才是真正有估值吸引力的板块。
从大小盘风格来看,分化仍然明显加剧,行业龙头的业绩有保障,小企业仍可能面临困难。
澎湃新闻:目前A股对外开放的信号不断强化,除了此前的放宽外资控股比例等措施,还有近期的取消QFII和RQFII投资额度限制,这些将对A股带来哪些方面的影响?或者有哪些投资机会值得关注?
陈李:
对于对外开放,效果上我们已经看到了海外资本对A股的定价权越来越大,起码对一部分股票的定价权越来越大。到今年年中,海外的资本通过QFII和RQFII、沪港通深港通这样的方式进入国内A股市场已经有1.7万亿人民币了,规模已经非常接近国内公募基金的全部持股市值1.9万亿元。
但海外资本的持股集中度比较高,前50大重仓股占全部持股市值的70%,而公募基金前50大重仓股占全部持股市值的40%,所以在一部分股票上的持股比例超过公募基金。而且,海外资本对股票的选择是比较专一的,没有风格漂移,从2010年以来,海外资本十大重仓股中就变过2只股票,8只是一直没有变化的。在这种情况下,这对优质行业龙头的估值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因为持续不断的买这几支股票,带来估值溢价的显着上升,也在深刻地改变A股的估值环境。
澎湃新闻:四季度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要选择什么样的投资策略?
陈李:
我倾向于把债券略排在股票前面,我们还在一个经济转型期,经济增速确实在不断的下行过程中,全球降息的周期通道已经打开,我们的债券利率,特别国债利率还有下行空间。债券在过去5到6个月的利率下行空间并不明显,所以第四季度才会真正又打开下行空间了。
澎湃新闻:具体到股票市场,从投资风格上来看,中小创和蓝筹,哪一类更值得关注?
陈李:
聚焦股票市场来说,行业层面我可能比较均衡,配置里面有1/3是科技股,1/3是消费龙头,1/3加银行股和家电股、汽车股这些低估值、有分红的股票。
风格上来说,我还是比较偏向于在四季度加价值减成长,今年成长股的回报率已经非常高了,它的估值水平确实在不断攀升,超过历史平均,虽然会在今年第四季度、明年第一季度有业绩兑现,但有没有足够长的时间兑现,这还是让人犹豫的。
责任编辑:孙扶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A股、牛市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