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康平路,不仅仅是一条路

2020-01-20 11:5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上海老底子
如今生活、工作在上海的人,对康平路几乎都不陌生。但在20世纪60年代前,知道康平路的人并不多。
康平路,东起高安路,西至华山路,中间与吴兴路、宛平路、余庆路、天平路4条南北向道路交汇,是一条全长不到一公里的柏油马路,路宽15米至16米,道路两侧法国梧桐和槐树成荫。
康平路的前世
康平路的前世,其实跟政治毫无关系。它原名麦尼尼路(Route Magniny Marcel),法租界公董局于1922年修筑。据记载,这条路名是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死的麦尼尼(上海东方汇理银行职员,法国侨民)的名字命名的。
1940年麦尼尼路局部图录
在此之前,这地块上有三个自然村:许家宅、袁家宅和周家宅,归属于法华乡。许家宅范围较大,位于康平路北侧,它的西边接近天平路,东边接近吴兴路。袁家宅位于康平路南侧,范围较小,主要分布在宛平路两侧。在康平路吴兴路交叉路口东北面,有一个周家宅居民区。
随着法租界内的华人人数激增,租界内的住房、交通问题日益突出,康平路就是在这种形势下修筑的。1943年,汪伪政权接收法租界时,改以辽宁省县名命名为康平路。
1949年康平路局部图录
沿路以花园住宅衙新式里弄较多,是环境幽静的住宅区。
康平路上的老故事
“阎王路”

老上海曾经回忆说,从开始修路到开通,再到解放前,康平路上出现了许多“怪事”。比如,宛平路至吴兴路路段,过去曾是康平路上最差的一段路,此地曾有一个大土丘,最高处1.5米,所以行路特别不方便,当时附近的人叫这段路是“阎王路”,因为一不小心就摔跤——直到1946年,这段路才被“烫平”。
“挖煤大战”
还有就是1944年的“挖煤大战”。现在要是跟人说“康平路上曾经挖出过煤”,估计崇明人阿爹也不会相信,但是,当年的挖煤大军有数十人,短短的一段路面上,挖出了大大小小几十个煤坑,而且,这场“挖煤大战”持续约一个星期——实际上,这些只是过去废弃的煤渣,是当年发电厂、棉纱厂倾倒在河浜里的。
“康平路1号凶杀案”
解放初,这里还发生过一起凶杀案,缂丝与田黄收藏大家、前上海县知事、大中华火柴公司老板李祖夔,在康平路1号的寓所内遇害身亡,时称“康平路1号凶杀案”。
中间站立者为李祖夔
在陈毅市长的亲子督办下,凶杀案迅速告破,查明为犯罪分子贪财冒充警察入室抢劫,用浸泡三氯甲烷的药棉堵住李祖夔口鼻,最终导致其中毒太深、窒息而亡。杀害李祖夔的犯罪嫌疑人周占平及同伙赵某最终伏法。
还有一种说法:1947年,李祖夔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任民建财务处长,为民建组织的建立和经济筹划尽其心力。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夕,拒赴台湾或香港之劝。同年11月下旬,遭国民党潜伏特务劫财杀害。
说到这个康平路1号,这是一栋建于1930年的花园住宅,兼具了现代派和西班牙式风格。屋顶为平缓的等坡屋面,错落有致,铺以红色圆筒瓦,高挑的烟囱,略有圆弧形收口。小楼形体、线条水平流畅,装饰简洁,与道路转弯地形的退让空间相呼应。
除了实业家、大收藏家李祖夔之外,哲学家、教育家周抗,也曾居住在这里,周抗还曾创作过一幅名为《康平路一号》的油画。
1931年周抗在自己绘制的大幅抗日宣传壁画 “还我河山”前留影
1953年周抗在华东师范大学成立一周年纪念大会上讲话
周抗曾担任过华师大的党委书记、上海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的所长兼党委书记。不仅如此,他还负责编纂了《辞海》的哲学卷,更为重要的是,他当年是一位敢于突破“两个凡是”禁区的老同志——所以说,康平路的“特殊气质”和这条路上住过的人,有着很大的关系。
《康平路一号》油画
当然,还有一层关系就要属“康办”了。1949年之后,康平路因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位于此地而闻名,“康办”也因此被上海人,用作是中共上海市委的代称。
“康平路事件”
1966年,张春桥策划的那起“康平路事件”,让这条曾经默默无闻的马路名噪一时。
工总司和赤卫队在这里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武斗,这也是全国发生的第一次大规模武斗。几万人挤在这条并不宽阔的小路上,彼此沉重的呼吸已然让人窒息了,何况还有宣传车的大喇叭,还有肢体冲突。
双方发生的激烈冲突,造成近百人重伤送院,2万多人排成单行、分成六路被驱赶出康平路,收缴袖章有几大堆。此后,上海赤卫队的市、区负责人240多人被抓,组织土崩瓦解,为张春桥1967年的“一月夺权”,制造了有利的力量对比和政治态势。
康平路事件的幕后策划者张春桥
事后,张春桥毫不掩饰地说:“这次较量是个转折点,这一仗一打,市委瘫痪了、垮了,讲话没有人听了,上海的桃子熟了”。进而,他们从幕后跳到台前,直接导演了夺取上海党、政、财、文大权的“一月风暴”。康平路事件也成了全国大规模武斗的开端。
康平路上的老房子
如今,那个时代已经远去多年,康平路却依旧以宁静的气质袒露于世人,那些历史的沧桑被掩埋得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有马路两边,风格各异,多姿多彩的居民住宅。
这些建筑物的时间跨度较长,既有20世纪初建造的,类似官家大院式的“宅院”和老城厢平民住房,也有1940年代中建造的,欧美风格的花园别墅和成片的西式里弄洋房,还有在1980年代以前,为数不多的高楼建筑和很罕见的平房式洋房。
康平路34号五十四中学
康平路34号,五十四中学,黄家花园旧址。
“紫藤缘木而上,条蔓纤结,与树连理,瞻彼屈曲蜿蜒之伏,有若蛟龙出没于波涛间,仲春开花--《花经》,说起《花经》不得不说位于康平路的黄家花园。
黄岳渊,别名剡曲灌叟,浙江奉化人。30年代,曾与日商等竞争承包无锡蠡园翻园业务,黄岳渊以价低质优而中标。
黄岳渊
黄先后为荣德生、吴昆生等名流翻扩花园,名声大振,被推崇为园艺权威,任上海市花树同业公会会长、上海市商业同业公会常务理事。与子德邻合著《花经》一书,解放后上海书店曾再版。
《花经》
40年代黄岳渊先生向纺织大王吴昆生租赁康平路10号(原门牌号码,今门牌号码康平路34号),把原建在真如的黄氏畜植一分场迁来康平路,精心设计,几百盆珍稀盆景,几百种西洋杜鹃、中国杜鹃、茶花、月季、和一些名贵的庭园树木--龙柏、雪松、白皮松等样本,花园欣欣向荣,蒸蒸日上,花异草奇,园景很有特色,声名远扬。每至金秋,上海著名画家诗人如于右任、谢闲鸥、郑逸梅、严独鹤、包天笑等名流,来黄园赏菊,乘兴挥毫泼墨,大小各报纷纷报道,传为美谈。1944年10月,蓄须明志的梅兰芳,为了躲避日本人的纠缠,在“黄园”内居住了一段时间并度过了自己的50岁生日。
蓄须明志的梅兰芳
文坛名人周瘦鹃、郑逸梅等人皆为黄先生的花木挚友!
1956年五十四中学在黄家花园原址建立,学校成立以来,教育质量不断提升,赢得了较高的社会声誉。尤其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逐步形成了“弘爱求实”的传统特色 。学校于2006年被命名为徐汇区实验性示范性学校,如今桃李满天下。
黄岳渊热心公益事业,曾发起参与桃浦疏浚,为创办真如中学募捐。解放后,黄移居香港,定居台湾,1964年春病逝。
康平路95号
康平路95号,是原上海体委的家属楼,就建造于上世纪80年代,与周边老洋房相比,它属于较为现代的建筑,姚明从小生活就在那里。
姚明
据邻居回忆说,他当时饭量就是别人的两倍,而且十分乖巧老实,听从小伙伴的指挥。家属楼周围曾经有一大片空地,是体委的风雨操场,也是上海田径队的训练场地,刘翔他们原来也在这边练习,体委的总部也在附近。但现在,风雨操场那块地建成了东亚国际网球中心,田径队的训练场地迁到了莘庄。
康平路182号“爱丽公寓”
位于康平路、余庆路交叉路口东北角的爱丽公寓(Irene Apartments),是一栋建成于1934年的法式建筑,以建筑师女儿名字命名的。该建筑为钢筋混凝土结构,最特别的是,入口平台位于车库之上,设计十分巧妙。
这座大楼一层楼为一个狭长形火柴盒状建筑,全部为汽车库,面积约占整幢大楼建筑面积的三分之一;二至十层住房,建造在汽车库的北端,周围居民称其为“九层楼”,是1985年之前,康平路上最高的建筑。
康平路189号旧北平市长袁良旧居
袁良(1882——1952.12)浙江杭县人,早年留学日本。1916年至1922年充北洋政府国务院参议。1924年任全国水利局总裁并一度为中央农业试验场场长。1929年为外交部第二司司长。1929年10月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1933年6月任民国第四任北平市长。
袁良
"七七爆发"后袁良主张抗战,和蒋介石的主张相左,弃官还乡,返沪寓居上海。直到1946--1949年,任旧上海花纱布管理委员会主任(纺织部部长)。袁良为官清廉,秉公办事,受到舆论好评。1948--1949年初,蒋经国上海组织"打虎队"。蒋经国任队长,袁良任副队长,打虎运动扩大深入,后来直接冲击到了四大家族的利益,只好偃旗息鼓。上世纪三十年代,袁良在沈阳任军警高层领导和任北平市长期间,曾多次帮助解救共产党领导人做出贡献,其中包括救助胡服先生(刘少奇主席)。1953年3月,袁良在上海病逝。
康平路192号、194号、196号、198号、天平路129号
独立式花园住宅群,共5幢,建于1920年代,砖木结构,法国文艺复兴时期到古典主义时期典型的无形形式,花园洋房位于 天平路东侧的康平路座北朝南设计,花园沿街,由法商设计。上海市人民政府,2015年8月17日公布优秀历史建筑。
康平路205号1号楼
康平路205号1号楼,建造于1923年,是一栋具有巴洛克风格的花园住宅建筑。整幢建筑厚重,呈现古典的艺术感。据传说,这里最初是陈果夫、陈立夫兄弟的房子,现为徐汇区老干部局用房。
康平路207弄1号松坡图书馆
在《上海滩》2008年第7期《撒落在康平路上的记忆》,有一段描述是这样的 :康平路、天平路交叉口东南角的天平路135号有一栋较大的花园洋房,1918年梁启超为了纪念蔡锷,在上海成立松社,社址就设在这幢洋房内,同时在楼内还建立了一个松坡图书馆。1923年,上海松社迁到北京,松坡图书馆也迁到北京北海公园内的“快雪堂”。后来这幢建筑属于一个姓孙的人。到40年代,这座花园别墅已不太景气了,花园内杂草丛生。如今别墅的门牌为康平路207弄1号。2005年10月,这座別墅被列为“上海优秀历史建筑”。
近几十年里,上海一直在变,拆得拆,建的建,太多的马路大搞建设而面目全非,只有这里居然奇迹般地不动声色,保持了原来较好的风貌,甚至连一个商店都没有,似乎城市的烦乱与躁动,始终与这里无关,或许,这才是康平路的“神秘”所在。
文章来源:看懂上海、上海老洋房1843等微信公众号
配图来源:网络
原标题:《漫步上海 || “神秘”的康平路,不仅仅是一条路》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上海街道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