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孙杨6年至少接受过180次血液检测

澎湃新闻记者 李琼

2020-02-28 17: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孙杨坚持冬训。
28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此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一案的仲裁结果,从今天(28日)开始孙杨被禁赛8年。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灾难总是突如其来,但这正是考验你我的时候。”孙杨2月2日在微博上这段鼓励大家抗疫的文字,更像说是给历经沧桑的自己。
在今年年初的国际泳联系列赛深圳和北京两站比赛中,孙杨两次夺得400米自冠军。
一桩事先“张扬”的仲裁案
在中国游泳队的历史上,孙杨无疑是标志性的人物之一。
然而,当这位中国游泳的领军者已经在为奥运会努力备战时,英国媒体《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一篇文章却打乱了他按部就班的训练计划。
这起事件的起因是2018年9月针对孙杨的一次赛外兴奋剂检查,由于对检查人员出示的资质证明存疑,此次检查最终未完成执行。2019年初,这家英国媒体率先报道了此事,并声称孙杨可能面临着禁赛处罚。
当日下午,孙杨方面委托律师就此事公开发表声明,称《星期日泰晤士报》关于自己的报道为不实新闻,并保留追究报道、宣扬此事的媒体和个人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随后,国际泳联发表声明,再次强调已经给出裁决: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此次检查无效。去年3月,WADA因不满裁决结果,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
孙杨在冬训中。
但在CAS还未作出判决时,澳大利亚人霍顿却在2019年7月的光州世锦赛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他在颁奖仪式上拒绝与孙杨一起登上领奖台,甚至后来英国选手斯科特还效仿了他的这一行为。
甚至于孙杨的澳大利亚教练丹尼斯为自己的徒弟辩解几句,也要承受着被国外“键盘侠”指责的压力。
在那届世锦赛上,孙杨其实可以在很多场合澄清这一切,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什么都没说。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很多时候证明自己的不一定是这样的嘴炮,完全没有意义。”
澳大利亚教练丹尼斯指导孙杨训练。
6年至少接受过180次血液检测
的确,“嘴炮”完全没有意义,因为霍顿等人很快被“打脸”。
实际上,澳大利亚才应该担心自己的兴奋剂问题。就在光州世锦赛临近结束时,澳大利亚选手谢娜·杰克被查出对一种违禁物质呈阳性反应,她此前声称自己由于“个人原因”退出本届世锦赛。
事情反转之快令人猝不及防,这让霍顿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他先开始拒绝了媒体的采访,之后又不得不表态称事先并不知道此事,并对自己队友服用禁药表示失望,支持对她禁赛……
“现在诋毁我的那些人应该短时间内超越不了我,所以不用太在意他们说什么;我会继续做好自己,勇往直前,用更多的成绩和荣誉回击他们。”在去年10月的听证会上,孙杨向媒体说道
去年11月,这场被推迟的听证会终于在瑞士蒙特利举行。孙杨期待着能够在众人面前证明清白,好让他能排除一切干扰和杂音,“心无旁骛地投入我最热爱的游泳事业。”
在公开听证会中,孙杨向国际体育冲裁法庭还原了整个事件,并对备受外界关注的多处细节进行了解释和澄清,“把诉讼过程中一直不能说的都说出来”。
也是在这次听证会上,孙杨第一知道自己从2012至2018年间一共接受过至少180次血液样本检测。其中,63次是在赛事当中进行,另外117次是在赛事之外进行……
孙杨感慨,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接受过多少次兴奋剂检查。他只记得在2018年亚运会结束后,自己连续数天内接受了检查,但都没有任何问题,“只能自己确认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如果想要一天检测两次,我也尽力的配合。” 
孙杨登上《吐槽大会》。
“别让泳池的水变得浑浊”

孙杨并非是孤军作战,除了家人和泳迷的力挺外,中国游泳协会和国内的主流媒体也都给予了他最大的支持。
在《星期日泰晤士报》发布新闻之后,中国泳协就在官网上发布声明称,“有关于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报道,我们认为其报道是不符合事实的。”
在去年7月的世锦赛上,中国泳协主席周继红更是认为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仅凭猜测和传闻,公开玷污一名优秀运动员的清白,表现出了偏见和不理智;而澳大利亚泳协公开支持这种行为,是对国际泳坛和对体育规则的践踏,是对运动员的粗暴伤害
《人民日报》更是发文称,国际泳联的声明是正义之声,有正名之效,“ 一些媒体泼脏水,纯属不怀好意。别让泳池的水变得浑浊,更别玷污无辜者的形象。事实就在那里,抱有偏见只会削弱自身公信力。奉劝少数外媒别再戴有色眼镜看人,扭曲别人也就扭曲自己。”
随着听证会的结束,孙杨也变得不再沉默。他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并在微博上发布那些重要的视频和文字证据,以图还原整件事实的真相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之后,他还登上了不少综艺节目的舞台,并在“嬉笑怒骂”中回击了那些中伤他的人——“某些居心叵测希望我听证会有不好结果的运动员,我只想和你们说,好好训练。霍顿、盖伊你们游得再快一点,就能喝到我美味的洗脚水了。”
在听证会结束后的总结陈词中,孙杨才真正表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事发至今已过去430多天,其身心、名誉和团队都遭受巨大伤害,家庭也度过一段艰难时光。”
而目前,根据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规定,如果对此次裁决结果不满,可于30天内就非常有限范围内的原因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对于最终的结果,我们只能等待。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孙杨

相关推荐

评论(60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