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通识·学人疫思|陈建民、叶兴南:疫情下看自然灾害变迁

陈建民、叶兴南(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

2020-03-26 15: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疫情之下,“复旦通识”组织“学人疫思”系列,复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邀请校内不同学科的教师撰文,从各自的专业领域与学术兴趣出发,对疫情展开不同角度的讨论,进行跨学科的深入解读和分析。
在瑞士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总部。 新华社 资料
2019年12月,在我国武汉首先发现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发的肺炎病例。到目前为止,全国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人数超过81000例,死亡超过3240人。2020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2019-nCoV全球大流行。这次疫情已有160多个国家确诊,至2020年3月17日,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18万,更多的轻度病例可能未被确诊,但该病毒已造成超过6600人死亡,可能成为21世纪最严重的世界环境公害之一。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有关2019-nCoV的起源、传播途径等问题备受关注。根据冠状病毒的分子标记基因RaTG13的相似性,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推测2019-nCoV病毒可能起源于云南偏远岩洞里的中菊头蝠。然而,这个结论遭到众多质疑。复旦大学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等在《自然》杂志撰文,该病毒与蝙蝠体内发现的SARS样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核苷酸相似性,但是,这项研究基于单个患者的病例,还无法得出结论认为该冠状病毒是当前疫情爆发的原因。世界卫生组织近日明确表示,目前尚无法确定新冠病毒源头。至于2019-nCoV的传播途径或者说中间宿主是谁,同样等待流行病专家的科学解答。目前,可以明确的几点有:一是2019-nCoV病毒的自然分布处于与我们人类日常生活没有交集的生物圈,人体对它缺乏天然的免疫力;二是通过无意的人类活动将它带到了人类的生物圈;三是2019-nCoV是一种全新的病毒,由于生存环境的变化,病毒发生了变异,形成了传染人和人传人的能力。从环境学的角度,这次疫情造成的影响是一起典型的环境灾害事件。
那么,什么是环境灾害呢?它与传统的自然灾害事件有什么联系和区别呢?自然灾害孕育于由大气圈、岩石圈、水圈、生物圈共同组成的地球环境系统中。自然灾害是地球表面环境的自然变异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环境灾害是由于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造成的灾难。环境灾害可能以自然和社会灾害的形式表现出来,作用于自然和人类,但其致灾因子是人类活动。换句话说,人类在开发、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超越了自然环境承载能力,导致环境污染或者破坏了区域生态平衡,严重危害人类生命和财产安全。常见的自然灾害包括洪水、干旱、台风、火山爆发、地震、海啸和泥石流等自然现象,也包括天花、痢疾、霍乱和伤寒等微生物引起的瘟疫流行。在原始的渔猎时代,人类依附自然现有的生物性食物。面对洪水、火灾、地震等自然灾害,人类只能恐惧地匍匐在自然的脚下,或乞求神灵的保佑。工业文明的出现,科学技术成为人类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主要利器,最终人类从自然的奴隶翻身成为自然的“主人”。得益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地震可以预报、洪水可以预防,天花被消灭,传统自然灾害对人类社会的危害和影响被减弱到最小。然而,自然灾害没有被消灭,而是呈现新的特点。人类在地质断裂带上建设大型水电站引发新的生态系统危机,人类乱砍乱伐引发的水土流失导致原本地质稳定、风景优美的地区发生泥石流事件。自然灾害打上了人为活动的烙印,蜕变为新型的环境灾害。由于人类活动影响环境发展与演变过程的不确定性,环境灾害发生的时空范围与强度具有不可预知性的特点。“SARS来不来,SARS的‘兄弟姐妹’来不来,我们管不了,因为新发、突发传染病是世界性挑战”,国家疾控中心高福院士关于SARS病毒的论断正是这个道理。
工业文明时代,科技赋予人类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强大力量。繁华的都市、林立的烟囱、雄伟的拦河大坝、如网交织的高速公路,成为人类改造自然的丰碑。然而,森林被成片砍伐、矿山被滥开滥采、化石燃料被无节制使用,造成了自然生态系统的严重破坏,产生了环境灾害。正如恩格斯所说:“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完了。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失去了积聚和贮存水分的中心”。20世纪的十大环境公害事件就是工业文明种下的恶果:
1. 马斯河谷事件:1930年12月1-5日,比利时马斯河谷工业区,逆温致使13个大烟囱排出的大量有害气在近地面层积累,导致60余人死亡。
2. 多诺拉事件:1948年10月26日至31日,美国多诺拉小镇,逆温致使工厂排出的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在近地表面层积累,导致近7000人暴病。
3. 伦敦烟雾事件:1952年12月5-8日,逆温使得城市排放的大量煤烟在低层大气积累。在此期间,每天有370吨二氧化硫在大气中转换成800吨硫酸。5天死亡5000余人,事件后的两个月内又有8000余人丧生。
4. 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1943年美国洛杉矶市大量汽车排放的尾气在太阳紫外光线照射下引起光化学反应,形成以高浓度臭氧为特征的浅蓝色烟雾。1955年再度发生的一次光化学元素烟雾事件导致400多人因五官中毒、呼吸衰竭而死。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与伦敦烟雾事件都是非常典型的大气污染事件,只是污染的特点不同,前者主要是煤炭粗犷燃烧形成的煤烟型大气污染,后者主要是机动车废气排放引起的大气光化学反应形成的光化学烟雾导致。
5. 日本水俣事件:1956-1961年日本水俣湾出现的一种主要表现为神经失常的怪病。原因是在海底淤泥里微生物将工业废物硫酸汞转变为容易被生物富集的甲基汞。通过食物链的传递进入人体并引起中毒。
6. 日本四日市哮喘病事件:1955年始四日市相继兴建了十多家石油化工厂,石油冶炼产生的废气使当地天空终年烟雾弥漫。1961年,四日市哮喘病大发作,其中慢性支气管炎和支气管哮喘患者占55%。
7. 日本米糠油事件:米糠油事件于1968年发生在日本九州爱芝县一带。生产米糠油事件在脱臭的工艺中,使用多氯联苯作载体,由于生产的失误,致使米糠油中混入了多氯联苯,相继有1400人食用后中毒。
8. 日本神通川的骨痛病:1931年日本富山县神通川流域大量居民患上骨痛病,病人全身非常疼痛,终日喊痛不止。直到1968年才查明病痛是由于日本三井金属公司排放含镉废水, 导致水体和土壤污染,居民长期食用“镉米”和饮用含镉的水而患病。
9. 印度博帕尔事件:1984年12月3日,美国联合碳化公司在印度博帕尔的农药厂因管理混乱,操作不当,45吨甲基异氰酸酯爆炸外泄,造成20多万人受害,死亡近2万人。
10.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件: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的第四号反应堆发生了爆炸,释放辐射线剂量超过广岛原子弹的400倍,1万多平方公里土地被污染,死亡9万余人、27万余人受辐射影响得上了癌症。这些惨痛的环境灾害事件,让人们看到了大自然正以各种“有形”或“无形”的方式回敬着人类的无序开发和野蛮掠夺。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视觉中国 资料
公路串起偏远的山村和繁华的都市,飞机缩短五大洲的时空距离。工业文明的辉煌不仅表现在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更表现在人口的频繁流动和人类足迹的无处不在。人类活动圈不断外延,不同生物圈相互重叠,生态环境安全问题日益凸显。一个物种通过有意或无意的人类活动被引入一个非本源地区域并且建立种群,就可能给当地的生态系统或地理结构造成明显的损害或影响,这就是所谓的“外来物种入侵”。澳大利亚的兔子就是人类有意活动的经典案例。1859年,一位英格兰农场主从欧洲带来24只兔子。由于没有天敌,加上遍地的青草,野兔繁殖非常快,高峰时期超过40亿只,导致澳大利亚草地不堪重负,严重威胁奶牛和绵羊等畜牧业的生存和发展。美国的台湾乳白蚁则可谓人类无意活动的代表作。二战结束后,美军凯旋归国,却不成想木制行李箱中藏匿着台湾乳白蚁。多年以后,台湾乳白蚁在新奥尔良等地聚集成灾,破坏沿途房屋,占领城市公园。为应对外来物种入侵挑战,国际上制定了《生物多样性公约》、《国际植物保护公约》、《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外来生物防治制剂进口及释放行为守则》和《防止外来入侵物种导致生物多样性丧失的指南》等法律法规。我国环境资源保护以及动植物卫生检疫的相关法律中也都有防范外来物种入侵的表述,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边境卫生检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然而,局势依旧十分严峻。2013年,中国确认的外来入侵物种已达544种,松材线虫等13种主要农林入侵物种每年已对中国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0多亿元。2018年,全国各口岸共截获植物有害生物4583种、68.5万种次,其中检疫性有害生物335种、7.1万次。
21世纪,人类仍然面临全球气候变暖、生物多样性减少、海平面上升、陆地污染、海洋污染等环境问题的挑战。伴随这些问题而来的,必然是自然的报复和生态平衡的破坏。生物圈内的植物、动物和微生物各司其责,分工合作,维持生态系统的平衡。这个既定关系网上的任何一个网结被撕裂,就可能产生生物变化甚至整个生物圈的消亡。回顾人与自然的历史,人类社会正日益形成这样的普遍共识:人因自然而生,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伤害自然必将伤害人类自己,只有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才能实现人类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在2015年9月25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上,193个会员国一致通过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习近平总书记说:“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只有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全球携手同心,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有效应对环境污染和环境灾害,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

参考文献:
[1]刘延刚,邹成效著.人与自然 对全球生态问题的反思[M].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2001.
[2]杨佑兴,夏玮编著.人与自然 和谐发展 成人读本[M].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1.
[3]本书编写组.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4]张丽萍编著.环境灾害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9.

本文内容由复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提供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龚思量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复旦通识,自然灾害变迁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