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461

催收:万亿市场下的高薪行业,人人自危的生存处境

关注
2020-06-28 09:0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本文为深圳大学传播学院2020届毕业生毕业设计,镜相栏目独家首发,如需转载,请至“湃客工坊”微信后台联系。

文 | 吴坚钦 甘敬煌 潘潇雨 关雯静 张雪莹 何懿霖 姚咏桐

指导老师 | 辜晓进 茅知非

编辑 | 王迪 

序言

门上淋满了红油漆,周围的墙上贴着黑白海报,醒目的“欠债还钱”四个大字提醒着人们这里是上门催收的现场——这是早期港片中常见的催债场面,也是人们提起“催收”时常有的第一印象。

他们被想象成一群游走在黑色边缘的人,纹着花臂、手里抄着各种工具,上门要债;他们也被债务人视为讨债的恶霸,冷漠无情、不择手段。

事实上,他们大多都是穿着正装行走在我们周边的普通人,他们也仅仅像电话客服一般进行正常的逾期通知。

他们是催收员,驻守在如今庞大金融市场里的最后一环,在整个金融行业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然而,随着前些年网络借贷业务的野蛮生长,催收行业也开始乱象丛生。在国家日益严格的整顿下,催收江湖正面临着新一轮的疾风暴雨。

图为电影《宝贝计划》中的催收场景

风雨催收路

▌万亿市场规模下的“高薪资”“高流失”

从深圳的地铁三号线益田站出来,步行两公里穿过保税区一号隧道,就到达了毗邻市中心的福田保税区,专门负责中信银行信用卡债务催收的某公司(以下简称鸿九公司)正坐落于此。据该公司行政人员介绍,公司共有员工两千余人。偶尔进出的几个穿着职业正装、挂着工作牌的员工,显示了这家催收公司严格的着装要求。“我们有两个硬性条件,其中一个就是上班时必须穿着正装。” 行政人员向前来面试的求职者强调。

在深圳,还有很多这样的公司。打开“天眼查”搜索“催收”,截至2020年4月17日,共找到9049家公司,其中广东省内有1653家公司,深圳市占1373家,经营范围多与“受银行委托对信贷逾期户及信用卡透支户进行催收服务”相关。

催收行业的发展,离不开国内庞大的不良资产市场。近年来民间借贷和互联网金融的迅速发展,为催收行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需求。根据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截至2018年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达2.84万亿元,同比增加4534亿元。另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2.37万亿元,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达919.16亿元。

除却银行的不良贷款外,我国还有大量难以统计的网贷“烂账”,万亿级的市场规模滋生了大批催收公司。在此背景下,催收人员的招聘一时水涨船高。然而,学历程度相对较低、无需特殊专业技能等,意味着催收从业的门槛较低,催收员素质难以保证。

以深圳为例,打开招聘网站搜索“催收员”,诸如“银行贷款逾期催收员”“电话催收员”“信用卡催收员”的岗位数不胜数,甚至标着“急招”“招若干人”等,突出“包吃包住”等福利待遇,以吸引求职者注意。招聘公司的名字大多为“某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给出的月薪从5千到1万不等,学历程度要求普遍在高中及大专。从岗位的招聘条件来看,“沟通、抗压能力强”“个人信用良好”“有法律、金融基础”的求职者会更受到公司青睐,即便是无经验的人员,也会通过公司开展的一系列集中的岗前培训快速上手,进入正轨。

图为深圳地区“催收员”岗位招聘信息,BOSS直聘APP截图

2015年,大专刚毕业的皮哥在招聘网站上看到小额贷公司正在招收客服专员,上面有“要求大专学历,最好是在银行里面工作过的,没有什么技能要求”字样。简单的招聘信息反而让他感觉这份工作很有趣,于是前往应聘,误打误撞入了行。“其实一开始我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像皮哥一样阴差阳错入行的,还有高中刚毕业的程程,“高考完在家躺着会被我妈骂,然后过来看看,结果就直接入职了。”

通常,催收行业根据逾期天数划分催收阶段,M1指逾期一至三十天,M2指逾期两个月,逾期三个月则是M3,依此类推。鸿九主要承接的就是M1至M3的业务,随着逾期时长的增加,催收难度与员工薪资也相应上升,均是按照还款、回退(分期债务催回部分的总欠款数)和户数来计算工资。除此,M1还有固定的处理量,即一天需要打够400通电话。据该公司的行政人员介绍,“通常M1的薪资在5000至8000元左右,M2在8000至10000元左右,M3的平均薪资就很高了,在12000元左右。

图为催收阶段划分表,催收员陈红提供

一般情况下,催收员以电话催收为主,部分催收公司会根据委托方的要求固定每天的通话时长和通话次数。至于常被债务人视为“骚扰”的情况,却没有一个清晰的法律去判断如何算是触及“底线”。“打电话次数没有这么具体的限制,可能会涉及到多次电话骚扰,干扰正常生活的情况,最多也只是能按治安管理处罚,还达不到犯罪或者立案的程度。”曾处理过200多件催收相关案件的律师李明表示。

图为鸿九公司金牌催收员海报,笔者暗访拍摄

在鸿九负责催收业务的办公区,墙上的海报与四处摆放的易拉宝,展示着这家公司金牌催收员的相关介绍和表彰信息。榜上众人负责的催收阶段均是M3,其中业绩最佳的一位单月催回款高达170万元。这样的业绩与持续的加班密不可分。在该公司的12月排班表上,不仅每周有2到3天需要加班到晚上8、9点,而且连续三周均无周六、日休息。“我不喜欢这份工作,加班也没有加班费,赚不到钱的,我就感觉自己很蠢。”入职不满一个月的程程,已经递上了辞呈,她对这里的加班习惯颇有微词。

不同于鸿九,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的某企业咨询公司(以下简称亘金公司)则是主营小额贷款的催收业务,又以拍拍贷和首付贷为主,主要承接的是M1和M4阶段,并且还涉及外访业务。该公司从2016年成立至今,算上湛江、四川的分公司,已拥有了100多名员工。

图为深圳亘金公司催收员的办公区,笔者暗访拍摄

亘金在深圳的总部是一间一百平米左右的办公室,仅有的25个卡座还未坐满人。该公司的行政人员对员工的短缺做出了解释,“去年一年来了走了有十几个人,流动率很高。”尽管薪资较为可观,但是催收行业的人员流动率依旧高居不下,日益重复的工作、心理压力大是催收行业流动性大的主要原因。

在催收公司中担任一线组长的陈红看来,催收行业的人员流失很严重。“我们公司招聘部门招来的人,很多都是学生来实习的,有些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差,干了一天就不想干了。还有些是属于比较娇气的,要组长天天关心,不然就觉得没有人情味。”她坦言,公司的招聘很多是没有经过面试筛选的,“什么人都来了,所以人员质量很差。安排到组里后,需要组长去安抚,去带教,特别累。”

尽管目前我国信贷市场依然庞大,催收行业仍具有较大潜力,然而暴力催收等违规现象的频繁发生,却搅乱了原本的行业秩序。

▌灰色地带的催收

“我割腕自杀吧,活不下去了。”2020年2月3日,遭受新一轮催收电话轰炸的负债人“白素贞”(网名)向笔者发来一条信息。此前,她坦言,2019年末自己被催收电话狂轰乱炸和威胁侮辱等催收行为折磨得吞药自杀,导致胃出血,“被催收那段日子,我差点跳河了。”她说。

像“白素贞”这样遭受恶意催收的负债人不计其数。打开“聚投诉”平台,搜索“催收”二字,“曝光通讯录”“恐吓、骚扰亲人”“言语威胁、侮辱”等投诉内容映入眼帘。

正常的催收本是双方的相互配合,相互协调,而一些灰色催收行为的出现却让两者的关系天平倾斜,形成“催收员行为出轨,债务人极力抵触”的“矛与盾”关系。一些催收员为了完成公司的指标要求,开始用打“擦边球”的催收方式,这让不少负债人苦不堪言。

在借过7个网贷、6张信用卡后,“白素贞”对自己遭遇的“过度”催收已经难以忍受。她表示催收方会使用她的手机号码胡乱注册,自己天天收到大量垃圾彩信、验证码,“我欠钱我认了,我会还,但是催收狂轰滥炸,我又要上班,简直没办法,让我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在长期催收的过程中,“白素贞”形容自己的生活已经变得恍恍惚惚,“我现在没什么朋友,通信录内外的人都知道了,有时候我一星期身上都不超过20块钱。”同样不堪其扰的还有负债人黄痘痘,在他的印象里催收是一种被人唾骂的职业,“因为催收最终目的就是尽快地让负债人还钱,他不会在乎你什么其他的那些。”

图为债务人黄痘痘在个人头条号中发布的视频截图

目前,我国尚未有一部完整的关于催收行业从业人员行为规范的法律,法律的缺失也使得从业人员的行为没有明确的界限,某些债务人的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催收行业一时乱象丛生,暴力事件频发。

长期生长在“法无禁止即可为”的空间,催收行业常年游走在灰色地带。2019年“3·15晚会”以“‘714高炮’要钱更要命”为主题,曝光了多家从事高利贷、暴力催收、收取砍头息的现金贷平台,将“暴力催收”摆上了明面。据了解,所谓的“714高炮”指期限为7天或14天,贷款利率通常在1000-3000元额度的超高息短期借款。如未能及时还款,借款人需要在归还本金的基础上赔付每天40到230元不等的逾期罚金,甚至会遭到恐吓、滋扰等暴力催收。

一石激起千层浪,同年4月10日,深圳市公安局通报了深圳中科创事件始末,即以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人张伟为首的涉黑犯罪集团,通过高息放贷牟利,并采用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暴力手段及虚假诉讼强迫债务人偿还债务。4月19日,因涉嫌暴力催收,深圳淳锋资产管理公司大量员工被当地警方带走,其总部办公室也被查封。10月21日晚杭州公安发布微博通报,称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这也为“暴力催收”再添了一把明火。

灰色地带的催收行业犹如一条巨大的暗流,吞噬着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信任。从事三年催收行业的皮哥清楚很多人都是不能接受这个行业的,“毕竟在所有的传统方面来讲,催收确实不是一个好的东西,也不是好人会去做的一个事情。”

图为催收员皮哥,笔者摄

事实上,催收真正成为一种行业,得益于本世纪初银行信用卡的普及。以2002年银联的成立为标志,国内信用卡持卡数量激增,民间借贷业务迅速发展,为催收行业提供了广阔市场。2007年6月“拍拍贷”的成立标志着我国网贷行业的诞生,与债款相生相伴,催收成为了网络借贷的重要一环。

然而,与网贷的肆意生长并不匹配的是借贷人资质的审核制度。由于审核环节的缺失,网贷顾客良莠不齐,再加上没有征信与法律的震慑,网贷坏账一时多得难以估量。在此情境下,2017年11月21日,监管叫停网络小贷牌照发放,12月1日,央行联合银监会共同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进一步限制了互联网金融平台对现金贷业务的经营,被称为现金贷史上的最严监管。于是,存在问题的网贷平台开始加紧资金回笼,催收江湖随之暴露在大众眼前。

2016年以来,随着大量网络借贷平台的倒闭跑路,有关催收行业的报道也呈现出递增趋势。在慧科搜索近20年间珠三角地区主流媒体提及的有关“催收”的报道,整体数量呈直线上升。据统计,在1999年至2019年关于催收的350篇报道中,正面报道共计54篇,中立报道共计209篇,负面报道共计87篇。而2016年之后的近四年间,负面报道便有77篇,占所有负面报道总数的88%,所有关于催收行业的负面报道皆离不开四个字——暴力催收。媒体报道中,与日俱增的“暴力”与“软暴力”等字眼,也为催收行业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图为笔者在慧科搜索近20年间珠三角地区主流媒体提及的有关“催收”的报道立场统计

▌政策紧缩 管控升温

暴力催收的愈演愈烈,导致国家政策的不断紧缩。针对暴力催收问题,地方层面要行动得更早。早在2017年5月4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便下发了《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催收行为规范》,对催收人员的催收方式、催收时间等具体行为划出红线禁令。同年12月1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指出,各类机构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均不得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

在深圳市罗湖区一栋老旧大楼的三层,半层的空间里容纳了50多个卡座和其它大小不一的隔间,这里是深圳市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商公司)的总部。荣商是一家专做银行外包催收的公司,自成立以来至今,已在全国拥有了九家分公司,近400名员工专门负责催收业务。

每个电话催收员的卡座里,配备着一台电脑和一部座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账号,可以看到客户信息。” 在这里从事了三年催收业务的曹红阳介绍道。随着对暴力催收的监管力度加大,对于催收业务的要求也更为严格。“你给客户打的每一通电话都要做相应的记录,银行会要求我们提供客户的催记和录音等,检查你有没有违法催收。”她反复提醒着新来的员工,“骂人、恐吓这些是肯定不可以的,你只能正常地去催。”

图为值机区外的员工打卡设备,催收员周娇提供

对催收行业的整治行动,更多的集中在2018年。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将“暴力催收”定性为黑恶势力行为,这也意味着国家开始对催收行业出手了。同年3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试行)》,对属于违规催收的行为作出了具体规定。4月18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严厉打击以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侮辱、恐吓、威胁、骚扰等非法手段催收贷款。

随着扫黑除恶的大浪袭来,处在风口浪尖的催收公司也被推入了人人自危的境地。“我们培训时会相应的培训法律法规,现在国家管控很严,这个行业是不能暴力涉黑的。”提起对暴力催收的大规模整顿,曹红阳仍然心有余悸。

2019年12月27日,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进一步强调了金融机构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不得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旦被发现有什么问题就随时可能被查处,深圳已经查处了好多家催收公司了。”亘金的行政人员如此说道。为了杜绝万一的可能,亘金的主管也可谓晨兢夕厉,“我听到打电话有问题,比如稍微有点过分的时候,我都会出去告诉他不可以这样。”至于在催收过程中出现的骂人、发恐吓短信和p图,更是紧守的业界红线,“绝对不能有,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会解雇员工。”

暴力催收过后,如火如荼的催收行业却在如今不得不偃旗息鼓,为其野蛮生长买了单。“我们现在感觉做这一块越来越难。以前的人相对来说单纯一点,欠了钱他想着要还,现在想着要还的人太少了。”某银行贷后管理负责人王总表示,近两年催收行业的前景堪忧。“觉得既大有可为又有筋疲力尽的感觉。身边做催收的确实不多了,或者以前做催收,慢慢转型的,转型做其他的业务。”

图为2018年催收行业的整治行动,笔者制

在该银行的投诉渠道上,有客户投诉他接到了多次催收电话,然而,经过银行方面的核查,他们仅打过两次催收电话,并且根据录音反馈,没有出现违规问题。“但是客户不依不饶,最后他就实现了让催收公司停止找他的效果。”时至今日,提起此事,王总还是觉得很无奈。“就算我们没有问题,我们基本上还是要息事宁人,这也是我们相对来说很被动的一点。”

面对频频发布的政令,除却各家银行的规范化要求,小额贷公司也对委外电催有了更进一步的要求。“通过我们座机打出去的电话都会录音备份,拍拍贷他们会经常抽录音检查。”亘金的主管再次强调,宁可亏钱也不能出现触碰违规红线的状况。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我国从事第三方债务催收的从业人员近30万人,但其中真正能符合作业规范的从业人员仅有2-3万人。

随着催收行业的监管升级,催收公司也开始制定了一套自身的流程与标准用来筛选合适的人选,学历程度、征信记录、无犯罪记录是重要的考虑范围。“像来我们公司入职,需要所有的个人资料、征信报告和无犯罪记录。每家公司的考核标准不一样,有些公司觉得人能来就可以接受,但这些公司往往会存在很多问题。”亘金的古总解释道。此外,银行对委托的外包公司也有相关的从业人员素质、能力要求,尽量避免潜在风险的出现。

前路漫漫仍可期

就在国家对催收行业的管控不断升级,暴力催收行为得到有效控制之际,“反催收”联盟的组建、“老赖”恶意拖欠等不良“钻空子”行为却在不断发酵,这为正常催收平添了难度。王总表示:“我们能接受良性风险,但是我们不能接受恶意逃避,而现在恰恰是很多这种恶性问题。”

2020年1月3日,一篇南方日报的《起底“反催收”》报道让“反催收”产业浮上水面。报道指出,部分消费者专门到各个网贷平台进行借贷,通过逾期耍赖、恶意投诉、假扮弱势群体等方法对抗催收,以达到“薅羊毛”的目的,甚至组成了“反催收”联盟来分享反催收的经验。

图为笔者在QQ搜索“反催”关键字的截图

受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经济下行,加之居家隔离、复工推迟等情况,许多借款人收入降低,还债意愿和能力下降,整体逾期率上升。为了解决疫情期间债务处理问题,2月1日,人民银行等五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其中第十四条对疫情期间的公众征信相关权益作出了新的安排和调整,指出符合《通知》要求的人员,“因疫情影响未能及时还款的,经接入机构认定,相关逾期贷款可以不作逾期记录报送,已经报送的予以调整。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个人和企业,可依调整后的还款安排,报送信用记录。”《通知》本意是为负债人减轻负担,却让“反催收”联盟、“老赖”看到了漏洞,伺机兴风作浪,试图借助伪造体温计温度、隔离证明等行为逃避催收,“欠债还钱”难上加难。

对于“反催收”行为,早在2018年8月,全国互金整治办便发布了《关于报送P2P平台借款人逃废债信息的通知》。此后,各地持续开展打击逃废债工作,金融工作局和互联网金融协会也采取了打击老赖的措施。

深圳金融办于2019年7月5日发布的《关于加强深圳市网贷行业严重失信行为联合惩戒工作的通知》指出,统一严重失信网贷借款人的筛选标准,对逾期超过6个月,经合法、必要催收,且未按要求如实提交财产申报资料情形的,可认定为存在严重失信行为,可列入严重失信网贷借款人名单,并明确网贷平台严重失信信息报送流程。

随着一声令下,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自去年7月26日起陆续公示失信人名单,截至2019年12月底,已先后公示了二十一批涉网贷失信人名单,合计涉及失信人(含失信企业)达5136名,其中失信自然人为4964人,失信机构172家。国家的重拳出击,给“网贷老赖”敲响了警钟,也为催收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曙光。

目前,针对“网贷老赖”,深圳市已建立网贷行业严重失信信息的政府、行业协会、网贷平台三级公示机制,充分运用深圳信用网、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及各网贷机构网站等渠道,依法依规向社会披露严重失信网贷借款人信息。清除“老赖”的“大网”逐步收紧,将更有效打击恶意逃废债等不良行为,稳定金融市场。

除此之外,个人破产制度的建立也未来可期。2019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印发了《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指出分步建立自然人破产制度,逐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符合条件的消费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最终建立全面的个人破产制度。202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拟新提交审议法规31项,其中包括16项新制定法规,《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纳入其中,备受关注的个人破产制度将有望率先在深圳“破冰”。这一探索意味着确实无力还贷的欠款者能够脱离负债累累的尴尬局面,重新投入正常的工作生活,而债权人也能得到债务人剩余财产的公平分配。

图为我国个人破产制度进程,笔者制

前路漫漫,催收江湖仍在日新月异的金融市场中载沉载浮。经济环境的变动、政府的管控、法律的健全、体系的完善,都在迫使催收行业重新审视自己的地位和行为。无论是整顿“反催收”联盟、打击“老赖”,还是建立个人破产制度,这一系列举动措施在为催收行业的正常发展扫清障碍,铺平道路。

在亘金的古总看来,违规行为始终不是王道,对于催收行业的前景和发展方向,他始终坚信:“前景是毋庸置疑的,市场肯定是很大的,但是一定要做到合法合规,才能长久地生存。”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鸿九公司、亘金公司、荣商公司,皮哥、程程、陈红、白素贞、曹红阳、李明均为化名。)

本系列共三篇作品,6月29日、30日将继续刊载。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46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