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游击队》创作经过 | 共读红色经典

2020-07-01 13:4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刘知侠 长江文艺出版社
《铁道游击队》出版以后,曾接到不少读者来信,给了我许多鼓励,有的读者并提出宝贵的意见。
有许多青年读者来信问一些问题,比如:《铁道游击队》是否真人真事?这些英雄人物的下落和近况怎样?作者怎样写了这本书?作者和书中人物的关系等等。
《铁道游击队》是以真人真事为基础写出的。远在抗日战争时期,鲁南地区确有这样一支游击队,开始在临(城)枣(庄)支线,以后发展到津浦干线上活动。他们在党的领导下,创造了很多惊人的英雄斗争事迹。当时,我和他们在同一个地区工作和作战,对他们比较了解和熟悉。后来为了写作这本书,我和他们又曾在一块生活过。直到现在(1955年),我和其中几个主要干部还有联系。
回忆和他们相处的日子,是使我永远难以忘怀的。由于他们的热情、豪迈,我们很快就成了不分彼此的亲密战友和同志。在这段期间,我又系统地研究了他们的斗争和生活。我和他们短枪队的“老哥们”做过长久的深谈,我走遍了他们所有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我也曾到铁路两侧、微山湖边的人民群众里,去了解他们艰苦卓绝的斗争怎样得到人民的支持,并在人民中间留下多么深的影响。人民把他们杀敌的故事,加上神奇的色彩在描绘着。
我为铁道游击队的战斗事迹所感动。我敬爱这些杀敌英雄,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去访问了甲级战斗英雄徐广田,想把他们在铁路线上打鬼子的战斗业绩写出来。
在采访的过程中,我和徐广田渐渐熟了。他有着热情豪爽的性格,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他二十三四岁,中等身材,穿着便衣,脸微黄,说话时面带微笑,慢声慢语,眼睛也常眯缝着,看上去像个腼腆的姑娘,可是一旦眼睛瞪起来,却充满了杀机。他是铁道游击队中出名的杀敌英雄。他和我谈了许多他个人和整个铁道游击队的带传奇性的战斗故事。
我到铁道游击队去深入生活,收获是很丰富的,我记了两大本材料。我结识了大队和长、短枪分队的各色英雄人物。他们对我都很热情,我经常和他们促膝谈心,谈他们所从事的斗争。不仅和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的活着的人谈,而且对于那些在铁路线上艰苦战斗中英勇牺牲的干部和队员,从旁人口中也做了详细的了解。
从他们大家所提供的材料看,他们原来的大队长洪振海,确实是个坚如钢铁的了不起的英雄人物。他有许多惊人的成绩,铁道游击队不少出色的战斗,都是他领导干出来的。他扒车技术最高,特别快车也能上去,飞车搞机枪就是他干的。老洪作战绝顶勇敢,对朋友豪爽义气,所以在队上有极高的威信。他的性子特别暴躁,遇有不顺意的事,往往暴跳如雷。铁道游击队有句口头禅:“洪队长讲话,连撅带骂。”老洪发起脾气来是很厉害的,可是这些在对敌斗争中舍生忘死的英雄,对他们的大队长却俯首帖耳,一点不敢顶撞。因为他们服自己的队长,知道他发过脾气以后,还会像亲兄弟一样对待他们。
我也了解到会开机车的,在铁道线上的对敌斗争中做出卓越贡献的曹得清(彭亮的原型),还有他的弟弟曹得全,是铁道游击队中最活泼的青年队员,以及短枪队最早的骨干队员李远生等一批人。
他们在铁道游击队对敌人进行的战斗中,勇敢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从铁道游击队在八年抗战中的伤亡名单,可以看出他们在铁路线上创造的震惊敌伪的英雄业绩,是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付出了大量血的代价才获得的。
本文选自《铁道游击队》书中作者创作后记,首发于《读书月报》1955年3月刊,标题为《我怎样写“铁道游击队”的》,有删节;配图为书中插图。
今日荐书
《铁道游击队》
儿童文学经典·名家插画本
刘知侠 著
风靡了整整一代人的《铁道游击队》影响至今。该小说曾改编成剧本,搬上电影电视荧屏,还被绘制成连环画。《铁道游击队》共发行了300余万册,并译成英、俄、法、德、朝、越等8国文字在国内外发行。《铁道游击队》为什么拥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用原铁道游击队长枪三中队指导员张静波的话说,是因为“铁道游击队的壮丽史诗,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碑,是抗日军民万众一心用血肉之躯铸成的一座无形的丰碑”。以这些文艺作品为载体,他们的故事已经成为我们心中永远不老的传奇!本书精选韩和平、丁斌曾合作获奖连环画《铁道游击队》的50幅精美插图。
原标题:《《铁道游击队》创作经过 | 共读红色经典》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