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网红女主播为了谈恋爱,要付出什么代价?

2020-08-09 20:2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豪七 艺术头条ArtExpress
“你真漂亮”、“我爱你”、“给我们看你的大长腿”、“露个胸来看看”、“报个价,睡一觉多少钱?”……这些是斗鱼平台主播奈奈收到的日常弹幕,她在直播间里向粉丝不停做出心形手势,眨眼睛、送飞吻,再跳上一段突出身材曲线的韩范儿舞蹈。
很快,粉丝陆续送出“飞机”(100元人民币)、“火箭”(500元)、“超级火箭”(2000元),随之而起的是奈奈标志性的咯咯笑声,和“谢谢大哥,再走一波”的呼声。
一个顶级的直播网红,靠这些虚拟礼物一年能赚上千万元。像奈奈这样的腰部网红,每月也能挣到近10万元,对于一个年轻姑娘来说,这是难以想象的收入。
奈奈在做吃播
奈奈今年24岁,南昌人,从西安一所艺术学院毕业后,她没有像多数同学那样成为舞蹈老师,而是用手机拍起了Vlog,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很快,上海一家网红经纪公司看上了她。
这家叫“元钱文化”的经纪公司旗下有上百位网红,年营收过亿,盈利模式是发掘和培养网红,从网红的直播收入中收取佣金。
“我就是有钱人,所以我看一眼就知道奈奈是有钱人喜欢的那种女孩。”公司总经理戴先生说。
具体来说,奈奈长得漂亮,没有做过整容手术,在艺术学院学的古典舞也是一个优势,最重要的是,奈奈知道怎么与男人聊天,讨他们的喜欢。
奈奈在练舞
“西方有脱衣舞酒吧,日本有艺伎,中国有网红直播,这些东西性质是差不多的,就是女人怎么诱惑男人。”戴先生说。
现实中,有钱人可以靠送礼来换得女孩投怀送抱,但在直播江湖,这一套行不通,“一旦主播和粉丝搞到一起,他就不会再给你刷礼物了。这种诱惑应该是一个永远不会兑现的承诺。”戴先生说。
2018年中,“元钱文化”跟奈奈签了三年的合同,为她在上海租了房,配备了专门的经纪人和助理。
奈奈和经纪人
奈奈走的路线是户外直播,每天的直播由各种户外活动组成——逛街市、赏樱花、漫步外滩、参观动漫大会、K-pop舞蹈班等等。每天直播六个小时,工作强度极大。
夜市直播中遇见好奇的路人
快撑不下去的时候,经纪人拿公司的头牌网红来激励她,那是一位以唱歌见长的重庆姑娘,年收入五百万,住在上海市中心的豪华大公寓里,天天直播到凌晨,因为压力太大,导致长期失眠、痛经和脱发,“人家已经赚了那么多钱了,还在坚持,你有什么理由不扛下去呢?”经纪人对奈奈说。
转机发生在2019年1月3日。
这天,奈奈正在跟直播间里的八千名粉丝聊天,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叫江波,是一位户外直播超级网红,来邀请她做一场联合直播——这种感觉就像是初出茅庐的小歌手,接到周杰伦的邀请做他的演唱会嘉宾一样。
25岁的江波是武汉人,这次来上海参加平台的颁奖活动,闲下来的时候,想找个女主播一块儿做直播。他用斗鱼上的定位功能找到了长得漂亮、距离他又近的奈奈。
奈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赶紧打电话跟经纪人商量,几分钟后,她就出现在江波的直播间里,与他的120万粉丝连线。
“我太紧张了,”她回忆道,“我是个刚入行的新人,而他是巨星。”
奈奈和江波的连线画面
两人与粉丝玩起了快问快答比赛,胜负取决于从粉丝那儿收到多少飞机和火箭。
江波的粉丝数是奈奈的150倍,但却输了比赛,因为他的粉丝有很多人“临阵倒戈,怜香惜玉”,为奈奈刷起了礼物。
直播结束时,当着粉丝的面,江波邀请奈奈共进晚餐。
当天晚上,两人在奈奈家的小区见面,奈奈妆容精致,穿着白色大衣、黑色高跟靴子,江波恭维她真人比镜头里好看。
走出小区,奈奈看到了江波的座驾,那是一辆白色法拉利458,市价400万以上。
江波为她开车门,系安全带,表现十分绅士。
可惜这样的表现没有持续多久,坐进车里,江波花了几分钟才发动引擎,而且始终找不到关窗的按钮,更糟的是,当在加油站倒车时,他不知道哪个才是倒车档。
看着尴尬的局面,奈奈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很明显,这位超级网红不是法拉利的主人。
与奈奈一起大笑的是线上的百万粉丝,嘲讽铺满了手机弹幕,这一切,都发生在直播的镜头下。
这是一次晚餐约会,也是两个网红的一次直播活动。
晚餐结束后,两人在外滩散步,遇到了另一对举着手机做直播的网红——他们也是乘坐白色法拉利来的,“不知道和江哥的车,是不是同一家租车公司?”有粉丝在弹幕里吐槽说。
“江波想给我留下个好印象,但是他没装好,露馅了。”奈奈说。
虽然闹了笑话,但奈奈对江波的印象并不坏,一天时间,她的粉丝涨了一万两千人,奈奈见识了超级网红的导流能力。
回到武汉后,江波展开密集的爱情攻势,两人在微信上调情,在直播里连线,一起玩网络游戏到凌晨。奈奈的心渐渐融化。
一个月后,江波邀她在情人节连线约会,并且直播求爱过程。
奈奈的经纪人很不高兴。他告诫她掌握好分寸,打情骂俏可以,但不能真的做江波的女朋友,“美女主播的优势就是性吸引力,要是男粉看到她与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这种吸引力立刻会大打折扣,人家就不来玩儿了。”
但对奈奈来说,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提议——无论是她对江波的感情,还是每次与江波连线直播时,可能吸来的巨量粉丝。此时奈奈已经有了四万名粉丝。
情人节那天,当100万观众收看直播时,奈奈违背了经纪人的要求,没有拒绝江波的表白。
几乎立刻,奈奈嫉妒的粉丝们开始骂三字经,攻击江波是个“找抽的装×犯”,和江波的粉丝掀起一场脏话大战。
江波愤怒地退出直播连线,情人节约会不欢而散。
很快,奈奈感受到粉丝热度退散后的寒意。
两周后是她的23岁生日,公司已经提前邀请好12位“vip粉丝”,到一家高档餐厅参加她的生日会。
但情人节约会事件发生后,情况变了——十二个粉丝有十个改了主意,只剩下两个还愿意出席。
太尴尬了,为了让场面好看点,经纪人不得不假装粉丝来凑数。
奈奈的冷清生日会
ID名叫“小怪兽”的粉丝特地从苏州赶来,他给奈奈带了一个镀金的施华洛世奇手镯作礼物。
“小怪兽”经营着一家装修设计公司,月入10万,他的女朋友不知道他每个月要花两三万来给奈奈这样的美女主播刷礼物,“我就是工作之余放松一下,线上线下是两回事,不代表什么。”小怪兽说。
生日会后,戴先生领着经纪人团队开会,反思和复盘奈奈的粉丝流失状况,研究如何度过危机。
这时候,奈奈收到了江波的短信,邀请她去武汉参加一个军训活动,除了她,还有五位来自各省的大网红,“都是百万粉丝级别的。”
江波想做一个军训主题的真人秀节目,来扩大影响,“直播不像四年前的时候,那时你随便做点啥就能赚钱,现在粉丝口味刁了,你得玩点新鲜的。”
“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节目还缺一个女孩,所以邀请奈奈参加。”江波对经纪人解释道。
这是一次吸粉的好机会,前提是不要再和江波发生感情,戴先生给奈奈下了死命令,必须冷静处理与江波的关系。
第二天一早,一列高铁把奈奈送到武汉。
化着淡妆,穿着露出大腿的连衣裙,奈奈走出站台。没有看见江波,她拖着行李箱,穿过拥挤的人群,熙熙攘攘的车流,在离火车站一公里的地方,找到了这个大网红。
他穿一身皱巴巴的休闲服,旁边停着一辆划痕累累的红色现代汽车,车后座满是垃圾——空罐子、空瓶子和购物收据。
两个月前开着法拉利殷勤接送她的白马王子,褪去了光环,露出落拓的模样。
路上,江波向奈奈解释他的情况,实际上,就连这辆老现代也不是他的,“我连车都买不起。”
2018年,江波在斗鱼直播上收了4000万元虚拟礼物,是全平台排名前几位的超级主播,但这4000万礼物里有一半是他自己借钱刷的量,平台抽成一半后,加上300万的所得税和100万的节目制作成本,他实际上是亏钱的。
“外面看着风光,其实是在赔本赚吆喝。”但江波认为这是值得的,排名最重要,只要排名上升,回报只会更大。
所以他要搞这个军训秀,以聚拢更多粉丝,在年底的“主播排名大赛”中占得先机。
当晚,奈奈在一间小龙虾馆子见到了参加节目的各位网红主播,有从福建赶来的跑车话题网红,有从南京来的绿头发嘻哈路线网红,还有东北来的搞笑“社会人儿”网红。
奈奈和江波在龙虾馆子吃饭
网红们吃饭前,先把各自手机固定在三脚架上,边吃边聊边直播,不时招呼屏幕另一端的粉丝把飞机火箭“刷起来”。
东北网红老金是直播界的传奇人物,他原来在沈阳一家滚珠轴承厂工作,月薪2200元,靠着在网上说段子,成了全国最红的主播之一。去年,他收了上千万的礼物,扣除佣金和个税,净赚300万元,足够买他的第一套房子和一辆奔驰E300。
“东北重工业烧烤、轻工业直播嘛,我就是轻工业的代表。”老金笑着说,“这么干下去,很快我就能买下滚珠轴承厂了。”
他是个大胖子,26岁,因为长期失眠,看起来像36岁,不过他并不在乎,“干我们这行的就没有睡眠好的。”
第二天早上,在武汉郊区某前陆军基地,网红们穿上军装,接受一个退伍老兵的高强度训练——叠被子、踢正步、在泥泞中长跑,在夜里入睡后被拎起来演习。
奈奈参加军训
看直播的粉丝可以指定对某个网红进行“惩罚”——送20架飞机换50次俯卧撑(2000元),,送两个火箭换30秒下蹲(1000元)。
江波是最猛的,只要粉丝敢出价,他就敢答应;奈奈是最弱的,每次“惩罚”总是掉眼泪,但这招很有效,粉丝们就爱看她哭着趴在地上做俯卧撑的样子。
晚上结束训练,回到营房。奈奈会偷偷溜出有香水味儿和肥皂味儿的女生宿舍,挤在弥漫着烟雾和脚臭的男生宿舍,和江波一块儿聊天、喝啤酒。
有时候,两人会像情侣一样吵架,因为看到经纪人劝诫奈奈不要投入感情的短信,江波大发雷霆,奈奈则追着他跑出宿舍。
透过宿舍的窗户,军训队员们仿佛在看偶像剧,两人在雨中互相叫嚷,一个要走开,另一个则拼命把他拉回身边;然后一人沉默地抽烟,另一人呜咽着流泪;最后,他们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回到宿舍。
“我知道他合作过挺多漂亮姑娘,但他对我不一样,在粉丝面前都是说我的好话。”奈奈说。
她不顾公司的规定,在军训时与江波频繁互动,表现出情侣间的亲昵,在其他队员起哄管她叫“嫂子”时,害羞地默认她与江波的关系,而这条感情线作为军训秀额外的噱头,自然不会被直播镜头放过。
但是,事态发展超出了两人的预期。
奈奈的粉丝开始反噬,指责她“对江波低声下气,召之即来,来之即舔,太贱”,同时怒骂江波渣男,居心不良,欺负涉世不深的小姑娘。
江波的粉丝说的话更加难听,称奈奈长得一般,还是个平胸,“就你这种货色,我家江波能看上你?他也就是玩玩而已。”“女主播不就是下岗外围再就业吗,装什么纯啊!”
还有人散布谣言,称奈奈与参加军训的另一位女主播不和,就因为她曾对江波表示出好感。
军训秀后期,弹幕基本成了两派粉丝的对垒阵地,板砖横飞,骂声震天。
两边的粉丝水火不容,无形间绑架了两个恋爱中的网红。事态已经发展到,如果江波继续与奈奈的恋情,他的粉丝也不答应,他将付出人气下跌、粉丝离场的代价,而这是借钱刷人气的他承受不起的结果。
军训结束后,震荡仍在继续。
奈奈的粉丝降得很厉害,即使是“小怪物”这样的忠粉,也抛弃了她,“粉丝们花钱捧你,不是为了捧个嫂子出来。”他说,“而且,像她这样的漂亮主播太多了,不行就换一个,有的是。”
回到上海后,奈奈没有接到过江波的电话。
江的说法是太忙了,没时间,只要进他的直播间看看,就知道他确实很忙——忙着和别的女主播连线、约会。
江波的粉丝不在乎他维持一个情场浪子的形象,能走马灯似的换女伴,反而会显得他很有魅力,能提升他的人气。
5月1日,奈奈在自己的主页上写道:“我要离开你们了,后会有期。”粉丝在评论栏询问原因,反复挽留,她不再回应。
她和江波的恋情完了,和公司也解了约。搬进一个便宜的小公寓,约舞蹈学校的女同学见面、喝咖啡,奈奈打算像她们那样,做一名舞蹈老师。
一年的直播生涯,像是做了一场梦。
“要是没有这段失败的恋情,我不会这么早告别这个行业,也不会这么早看清这个行业。”奈奈说。
原标题:《一个网红女主播为了谈恋爱,要付出什么代价?》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网红女主播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