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40,宝安风华——沿“二线”探寻深圳发展脉络

2020-08-27 15:5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顺着京港澳高速驶离宝安,在与南山区相接处,能够看到一座灰色的低层建筑。在周边平坦通畅、整洁如新的现代化道路与葱郁茂盛、生机勃勃的植被景观映衬下,这座建筑的外表已有些斑驳,但竖在上方的几个红色大字依然醒目——“深圳经济特区同乐检查站”。
东起小梅沙、西至南头安乐村,一条长达84.6公里的深圳“二线”由武警边防部队驻守 钟国华/摄
在全市范围内,这样的“二线关”曾共有16座,它们串联而成的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又称“二线”,勾勒出了特区最初梦想的疆域,让深圳成为名副其实的特区,而“关内关外”成为深圳人的专有名词,流传近30年。
作为原“关外”地区,宝安是实现“破茧成蝶”的代表性城区之一。历经“一市两法”、特区扩容、“二线”撤销、“双区驱动”,宝安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积势蓄势谋势,识变求变应变,紧握每一次战略发展机遇,在产业转型、社会治理、生态建设、文化发展等领域全面破题,从人们眼中落后、脏乱差的“关外”地区,一步步走向国际化、现代化的未来城市新中心。
如今,站在深圳经济特区同乐检查站向西望去,“高新奇”三个字清晰可见,而在高新奇战略新兴产业园区身后,稻兴环球科创中心、中粮创芯产业园、庭威产业园、飞扬科技创新园、美生创谷科技创新园等产业园区比邻而建,托起尖岗山战略新兴产业聚集区腾飞的翅膀,也彰显出宝安打造深圳产业“西协”桥头堡、争当“双区”建设先锋样板的坚实力量。
宝安湾畔,128米高的巨型摩天轮“湾区之光”重构深圳的天际线,宝安区委宣传部供图
无论对于深圳,还是宝安
1985年都是一个见证历史的年份
为了加强对二线的管理,两支武警部队获批成立,一个是广东边防七支队,负责二线巡逻路及铁丝网、工作口的管理;一个是武警广东边防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担负对进出经济特区人员、车辆的检查管理。
钟国华是广东边防七支队的第一批新兵。1980年,钟国华来到刚刚成立的深圳经济特区,亲历了“二线”的建设,也目睹了特区最初的模样。“当时人们习惯性地把深港边境线称为‘一线’,所以相对应地将这条特区管理线称为‘二线’。”钟国华说。
《春节刚过,大批劳务工返回深圳》 赵青/摄
甫成立的深圳经济特区百业待兴,尽管中心城区率先热火朝天地建设起来,但向东西两侧望去,大片土地上依然寂静,“关外”的宝安更是遍地水塘和稻田。“特区内以罗湖为中心,上海宾馆以西的地方,在那个年代我们认为就是农村。”钟国华回忆道,特区外则基本是偏僻的村庄,村民也没有基本生活保障,一些孤寡老人都是驻深的边防支队在照顾。
不过很快,随着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大胆的探索创新,地处特区内的福田、罗湖、南山、盐田在制度与政策优势的支持下飞速发展,城区面貌日新月异。不仅如此,深圳经济特区还获批实行一系列税收减免政策,使得特区内的商品价格普遍较低,例如,经批准进入供特区使用的生产和消费资料,除烟酒按最低税率减半征税,少量物品按章征税外,其他均免征关税。
这座南海之滨的边陲渔村,在“二线”严密的守卫下,引起了人们或好奇、或探究的目光;这座与众不同的特区,也让无数想要一展身手、南下“淘金”的人们奔涌而来。
深圳经济特区不仅吸引着五湖四海的外乡人,也同样吸引着深圳“关外”的人们。
范强曾是武警广东边防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的一员,负责对进出特区的人员、车辆进行检查。“当时进出特区的行人与车辆需出示有效身份证件与‘边防证’,检查合格后才能进入特区。”范强回忆道,因为宝安有工业区,所以像同乐、南头等检查站,每逢节假日人流非常大,要打开所有的检查通道,就像“黄金周”去香港一样,特检站窗口外都是“打蛇饼”的状态。
在1996年10月出刊的《特检生活》中,有文章记录道“南头关是‘二线’西部起点,检查现场以内为南山区,外是宝安区,平均每天旅客流量高达15万余人次、车流量达5万辆次。在节假日、双休日的旅客高峰时节,从这个关通过的旅客流量一天要超过18万余人次。”
南头检查站执勤现场 范强/摄
“关外”对于“关内”的热情,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特区内外的巨大差异。
有特区内的官员指出,一道“二线”不仅从地理上将深圳划分为特区内外,使布吉、南头等关口成为深圳的交通瓶颈,并且由于特区内外城市建设、市政设施差距很大,导致关内外的心理落差也逐渐拉大。
造成特区内外差距还有“一市两法”。由于特区立法权的存在,关内和关外出现了适用法律不一的现象,人为造成一个城市两种制度。例如,同样是闯红灯,关内罚款500元,而关外只罚200元。
也正因如此,人们说起“关内”,那是干净整洁、治安良好、交通发达、发展迅速,有着说不完的赞美之词;而提起“关外”,则是脏乱差、道路不畅、治安混乱等反义词。关内是精细化管理,实行双休日,福利待遇有保障;而关外则是粗放式发展,以制造业为主,工厂里一般每周工作六天,没有社保和医保。
彼时,许多人有着“关内是欧洲、关外是非洲”的看法,也有不少人认为“宁要关内一张床,不要关外一套房”。坊间还流传着一首打油诗:福永的夜色,松岗的乱,公明的女工没男伴。西乡的土,沙井的苦,宝安的男人心里堵。关内的偷,关外的抢,深圳的治安没法讲。
关外地区的发展程度和城市环境可见一斑。
据范强回忆,直到2000年,特区内外都有着很大的差距,影响着人们的衣食住行。“关内大家都开着小轿车,关外则都是摩托车。”他说,“差异最明显的还有房价,关外的房子每平米才千八百块钱都没人去买。”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来到宝安的情景。当时,宝安中心区还是一片荒地,连一栋三层以上的楼都没有。现在这里高楼林立、商业繁华、环境优美,曾经关外脏乱、落后的影子早已消失无踪。”家住宝安中心区的市民对这片土地的变化发展感慨颇深。
宝安的蝶变始于中心区,源于具有历史意义的1993年。
知易行难,迎难而上。
改革之风穿过“二线关”吹向深圳西部,诸多突破性的创新探索在宝安大地上涌现——宝安集团成功收购上海延中实业,开创了从股票市场上收购企业的先河,打响了新中国上市公司收购兼并第一枪;沙井镇蚝二村民用“一张白纸选村干”,首创村干部直选模式,开创了中国农村实行村民自治的先河……
发展的热潮越过“二线”涌向特区之外,看的见的变化在这座承担新使命的城区发生——一条条道路完成铺设,一盏盏霓虹灯点亮夜空,一个个产业园区焕发生机,一大批科技型企业迅速成长……
向海而生,宝安中心区由一片滩涂蝶变为现代化的滨海城区,宝安区委宣传部供图
蓬勃发展的宝安成为深圳蓝图上的一颗新星。2007年,深圳市提出要构建双中心城市体系,既福田中心和前海中心,前海中心包括前海、后海和宝安中心区,主要发展区域功能的生产性服务业与总部经济。
而随着特区内外的联系愈发频繁、紧密,“二线”带来的城市管理脱节、土地资源浪费等问题愈发凸显,对于撤销“二线”的呼声越来越高。
时光流转,沧海桑田。在“二线”的阻隔下,宝安的城区面貌曾一度远落后于原关内区域,而如今再看宝安,一道葱郁繁茂的中央绿轴将城海相连,128米高的巨型摩天轮“湾区之光”正重构深圳的天际线;一路向西,互联网+未来科技城、空港新城、海洋新城、国际会展城、宝安综合港区,沿着45公里海岸线初现峥嵘。
时代的大潮奔腾不息。还是这片海、还是这座城,挂起风帆、再次启程。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
宝安在行动

原标题:《特区40,宝安风华——沿“二线”探寻深圳发展脉络》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