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村里挤满15000名主播,每个人都想成为李佳琦和薇娅

2020-09-04 15:4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如果在一年内不能买房买车,那来义乌真的没有意义。”
义乌江北下朱村,因毗邻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成为了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在这里,正上演着“万物皆可直播”的盛宴。义乌江北下朱村■

义乌江北下朱村■


这个不足0.5平方公里、只有99栋房子的村一级的行政区域,却生活着上万名网红主播,每年创造着超过200亿的交易额。
虽然在白天,你会看到遍地开三轮车拉货的人,但晚上他们可能就开着豪车出街了。过去,义乌再有钱的老板,都可能会去摆地摊。现在,走进义乌的每家店,应该都有人在直播。
 白天三轮晚上豪车■

白天三轮晚上豪车■


“成功”、“致富”、“爆款”、“网红直播”等关键词在当地店面的招牌上随处可见,仿佛来了就能成功。
一场直播十几万单、半个月赚十万、一年买房买车......北下朱村就像东方的“电商华尔街”,每天都在创造着财富神话。
来哥以前是做建筑的,赔了一百多万后来到北下朱村,半个月就赚了十几万。
“这里的直播氛围好,让别人帮你录视频,基本没人会拒绝。”来哥觉得北下朱村很适合零成本创业——一部手机就可以创业。当街直播■

当街直播■


所以,无数个怀揣着“暴富梦”的淘金者一批又一批涌入这里追梦。
其中不乏新人小白。来自江苏的兄弟俩在看过无数北下朱村“麻雀变凤凰”的故事后,满怀憧憬来到这里,却有了强烈的落差感。“这里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遍地网红,感觉直播带货也没有那么简单。”本想要来闯荡发财,来了之后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失落的二人在一天后匆匆离去。和导演聊天的兄弟俩■

和导演聊天的兄弟俩■


此外,这里也吸引着不同行业的人来跨界做主播。
五十多岁的钟哥已经从事律师行业多年。对钟哥来说,一对一的律师工作,直到退休也服务不了几百个人,但是通过直播,就能把自己的价值放大很多倍。
钟哥意识到,短视频、直播、可视化一对多的沟通方式一定会对律师业产生巨大的冲击。现在,钟哥已正式入行直播行业。正在直播的钟哥■

正在直播的钟哥■


入夜后,走在北下朱的街头,周遭能听到最多的是打包快递时拉扯胶带的声音。
随着直播的大爆发,北下朱村的房租也年年水涨船高。在这里租二三十平方的钱,可以在外面租到上百平,甚至更多。
“以前北下朱村一间店面的价格可能也就十几万,现在三间店面都要60万了。”有着多年直播经验的平哥告诉我们,北下朱村的房价还会上涨。北下朱村的房价越来越贵■

北下朱村的房价越来越贵■


近两年移动互联网和直播电商的崛起,聚光灯都打在如李佳琦和薇娅这样的头部明星主播身上,他们是直播带货界的顶流。
而北下朱村就像存在于另一个次元里的一座“云上市场”,这里有直播带货世界的另一番景象——蚂蚁雄兵。
背靠着义乌这个得天独厚的“一站式供应链”,北下朱村链接着全球80%以上的小商品。网红带货、一件代发、9.9包邮、社群团购......关于电商,你能想到的,这里都能做到。主播们纷纷选择拼价■

主播们纷纷选择拼价■


当“新奇特”的直播手段不再具有吸引力,北下朱村的主播们只能选择拼价格,但“拼价格会拼死一大帮人。”
义乌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但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在北下朱村,有人血本无归,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失望离去,也有人日复一日做着“李佳琦式”的梦。
这里是造梦工厂,也是残酷围城,总有人前赴后继。北下朱村的主播们■

北下朱村的主播们■


文案丨李婧琨
设计 | 王媛媛 李梦丹
运营丨李广博 卢月丽 李婧琨 
关键词 >> 网红,直播,直播or带货,直播村,北下朱村,主播,主播带货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