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琦新片《无尽的航程》入围釜山电影节:中国航海人的故事

2020-09-17 11:5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据釜山国际电影节(BIFF)方面近日消息,定于10月举行的第25届釜山国际电影节筹备工作正在顺利进行。虽然受新冠疫情影响,电影节日程被迫推迟,但是主办方将力争影展线下正常开幕。
本届釜山国际电影节华语片部分,开幕影片为七名香港导演共同执导的合拍片《七人乐队》,《花样年华》入选大师单元,《汉南夏日》入选新浪潮单元,《野马分鬃》《妈妈和七天的时间》《孤味》入选亚洲电影之窗单元,《消失的情人节》入选露天影院单元。
纪录片方面,赵琦《无尽的航程》、麦海珊《诚惶不诚恐》入围纪录片竞赛单元,周兵《香港时刻》入选纪录片展映单元,贾樟柯《一直游到海水变蓝》、蔡明亮《日子》入选Icons单元。
赵琦曾担任《归途列车》《千锤百炼》《中国市长》 的制片人,此外作为导演,他执导的首部纪录长片《殇城》是唯一获得2013年圣丹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提名的中国影片。这次他的新作《无尽的航程》讲述了“中国帆船航海第一人 ”郭川的故事。四年前,正在单人驾驶帆船穿越太平洋的帆船选手郭川在航行至夏威夷附近海域时,于北京时间25日下午三点之后与岸上团队失去联系。
《无尽的航程》
导演:赵琦
《无尽的航程》:第一个人
作者:王杨
编辑:Sunny、杨杨L菲
我们生活的地球71%是海洋,于人类而言,大海是最熟悉的陌生地。诗人兰波在《醉舟》里畅游大海,那时他其实从没见过海洋,但他却把海洋在诗文里描绘的绚烂神秘。向大海的进发,一意孤行的起航,在兰波的《醉舟》里更明确象征着远离传统文明牵绊的决绝。诗人兰波认为,只有摒弃业已形成的传统,以完全崭新的角度审视才有可能创作“唯一的诗”。
纪录片《无尽的航程》,记录讲述了中国著名的职业帆船选手郭川的故事,围绕着他在2012年郭川独自完成环球航海壮举,2016年的意外失踪事件,以及与家人回忆等不同的侧面展开叙述。看似人物传记类纪录片的外表下,却在结构和立意上显示出极强的作者性。
一个人在大海上航行是怎样的感受?在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旅程上,你所能直接依靠的只有自己。被唤醒的是我们现代人被资讯淹没之后所丢失的能力。感知周遭,用行为丈量世界和自我的尺度。现在我们都靠虚拟过活,完全靠梦幻前进。梦幻是想象的梦想,而梦想却是现实的梦幻。郭川的梦想,并非是冠以虚名。
导演在整个叙事中都在试图找到郭川的答案,而这个答案也是对应于所有世间之人,也就是普世性的。郭川是“中国职业帆船第一人”,在《无尽的航程》里郭川却成为大写的“第一个人”,一个连接所有人的通道。
“中国航海第一人”郭川
在海洋上奋力航行,并且迷恋于大海,无疑是人们用以对抗漠然人生的一种手段。远离家人、社会,所有的宏大叙事,复杂关联都被切断了。特别是像影片里的郭川那样孤身一人航行,是剥去了所有社会性的,更纯粹的个体感知被逐渐唤醒。
《无尽的航程》的前半部分,使用郭川本人在航行中所记录的素材,我们见证了一个人孤独的航行。导演赵琦没有选择进行所谓经典叙事,没有试图去铺陈讲述郭川其人。而是只是借由自拍素材,静默地反向观察航行中的这个男人。一路上他所遇到的困难,克服的故障,海上的偶遇。
影片犹如人物郭川一样固执,静默地观察一个人面对摄影机的自言自语。这种自我对话的意涵,也同时通过导演的处理,至始至终弥漫于整部影片。某种意义上,这是一部关于自我对话的纪录片。这也像是一个模糊的区域,郭川的生与死像是一个哑谜。他的成就,还有海上失踪的结果都以自然主义的方式被“陈述“,而不是被”描绘“。并且影片不愿意在叙事上得到任何”成果“,不愿意盖棺论定的叙说。这是卓然的判断,也是创作者思想深度的体现。不是所有人都能抵御叙事诱惑,拒绝任何迎合。
赵琦放弃了去讲述一个特殊的郭川,而是不断地剥去外在的事物,郭川这个人物就成为了与所有观众链接在一起的“人“。影片的上半段是摄影机记录下郭川寻找答案的旅程,而影片的下半段,却又从私人回忆的角度展开追寻答案的旅程。这种拍摄对象和创作者之间的镜像关系,非常明确地在结构上得到印证。
对比于上半部分的纯粹和象征性,下半部分却让人不断沉浸在回忆和碎片化的信息中。同样不是依靠强叙事,而是不断用碎片、回忆来与终极的上半段“人与大海”的意向不断地触碰串联,从而将故事引向一个开放的、心理交互的过程。因为即便是陆上的生活,郭川的故事也被削减到最低限度。淡化社会身份,甚至讲亲情关系都适可而止,郭川的日常也成为所有人要面对的生活的最低限度,也是最接近核心的生命体验。
父子关系、夫妻关系、责任还有爱都被限定在一个范围内,不被过度的描述和渲染。甚至郭川的妻子也在与拍摄者一起审视自己的丈夫,并且得到一些新的角度。没有机械性追求叙事的“结果”,这样就反而让我们更着眼于抉择本身,我们如何思索自己的需要,并且直击生命的意义?
更有意思的是,导演赵琦并不愿意给出答案。创作者明白寻找答案的过程是一个连绵不断的过程,任何中途的论述都可能让整部影片“破产“。直到最后,郭川的故事从外在看来,仍旧像是一个谜。一个人消失在檀香山海域,一艘空船被发现随意的漂流,像是兰波的“醉舟”。从内在来看,郭川的故事留给我们的是一个背影,一个在某年某日清晨与家人最后告别的身影。像所有离去之人共有的随意,像“无常”生命里无数个日常瞬间。人们生离死别,大地日出日落。
《无尽的航程》让人印象最深的是一种主题的穿透力,郭川的私人故事,借由纪录片的记录,形成了一种开放的,与观众内心交互的过程。现实在这里已然跃升向一个心理的层面。正因为如此,《无尽的航程》具有一种稀有的感受力,在今天所有社会性的记录陷阱旁边轻巧地滑过,并自在地保持一种独立的视点。
诗人兰波在《醉舟》里有这么一句——“我是失踪的船,缠在大海的青丝里”。送给郭川,愿他安详自在。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在生命的旅程中找到自己的答案。
原标题:《赵琦新片《无尽的航程》入围釜山电影节,讲述“中国航海第一人”郭川的故事》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赵琦,电影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