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民:投资重回拉动经济增长主动力,信贷转化机制有待疏通

澎湃新闻记者 张若婷

2020-10-15 15: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二季度,投资、净出口分别向上拉动经济增长5个和0.5个百分点,而消费向下拉动了2.3个百分点。”在10月15日的重庆解放碑论坛上,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在视频演讲中表示,消费在2011年后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但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这一增长格局,接下来在需求侧投资将重回拉动增长的主动力。
同时他表明,尤其在制造业投资方面,信贷转化为投资的机制仍有待疏通。
在投资结构方面,杨伟民表示,投资的恢复主要靠第三产业投资。数据显示,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方面,今年二季度三次产业投资对投资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8.1%、-8.8%、100.7%。“可见,二季度投资转正的主要因素是第三产业投资。”杨伟民表示。
杨伟民称,二季度投资转正首先是靠基建投资,包括电热气水和交通方面的投资贡献率达65%;其次是房地产投资,贡献率为53.9%。而制造业投资的贡献为-53.6%。
“截止到今年5月末,制造业获得的中长期贷款余额是4.28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9.6%,这个是创了2011年2月以来的一个新高,依照5月份制造业的固定资产投资累计的增长数负的14.8%,两者之差是非常大的。”杨伟民称,这说明虽然有了信贷,但是贷款转化为投资的机制仍有待疏通,尤其是制造业和高技术产业信贷方面,信贷投放快而投资增速慢的问题亟待解决。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在重庆解放碑论坛上在线讲话,图 澎湃新闻记者 张若婷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在重庆解放碑论坛上在线讲话,图 澎湃新闻记者 张若婷

杨伟民还认为,民间投资增长落后于总投资增长和制造业投资不振都是影响我国投资需求长期增长的因素。今年一、二季度,民间投资的跌幅都大于总投资,同时民间投资的下降和制造业投资不振实际上是相互关联的,因为制造业投资主要靠民间投资。
事实上,对投资增长拉动最大的基建投资在今年上半年主要靠政府专项债和特别国债拉动。杨伟民称,今年一、二季度地方政府新增专项债分别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51.1%和53.7%,这成为二季度基建投资增长的主要支撑。
在房地产方面,杨伟民解读道,2020年一季度房地产的实际到位资金低于去年同期,但是到了二季度,房地产实际到位资金已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到位资金的增长拉动了房地产投资,进而推动了投资的恢复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重回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意味着我国更需要重视恢复消费及居民消费的结构变化。杨伟民称,当前我国“疫情消费”的特征明显,包括实物消费恢复好于面对面服务消费、必需品消费恢复好于非必需品、线上消费好于线下消费等。
杨伟民认为,疫情强化了我国居民消费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续降低的趋势。“居民消费率持续降低,既是疫情影响,更是我国长期性的结构性之殇。”杨伟民说。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也在论坛上表示,由于对消费预期不确定性加剧,居民消费尤其是低收入群体消费下降幅度较大,与此同时居民储蓄率有所提高。此外,高杠杆率对消费的挤出作用比较明显。
杨伟民与王一鸣均认为,消费在形成经济新发展格局中起着重要作用。当前,服务消费占居民消费的最终支出比重已经超过50%,消费结构的服务化、商品消费的高端化、消费方式的网络化等特点值得关注,要推动城市打造大型商业综合体消费平台,促进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的交互融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杨伟民,投资拉动增长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