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以前是一位译介哈耶克的经济学家,应该说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很想知道您是如何从经济学领域跨界到儒学领域的,又如何从一个自由主义者转身位儒者的?

有3个回答

秋风 2015-05-24

自由主义只是术,而不能给人人生之道。哈耶克只是一位西方学者,我们可从他那里得到知识,但同样得不到人生之道。经济学就是更加等而下之的术了,它所提供的知识本身就是一孔之见。不是说这些东西没有价值,而是说,一个人,光有这些,是不够的。没有道,人生就是茫然而无意义的。在中国,很多信奉西来意识形态的人,其实都是茫然而不知生命意义何在,而病急乱投医,临时抱神脚。我比较幸运,早年研究过钱穆先生,所以很自然地转回身来。然后,就觉得生命很舒泰。我的情况,应当不是独一无二的。身边不少朋友都经历过类似的转向。还会有更多人转向。整个中国其实都在转向。道就在脚下,只要转过身来,低下傲娇的头,就可看到道,就可上道。

中国梦 2015-05-24

自由主义只是术吗?自由主义也有道啊,与儒学一样既有术的层面,也有道的层面。不是吗?

nijiongbin 2015-05-24

一个人只有养成正确的人生观跟好的生活态度,他才能真正自由

秋风

自由主义只是术,而不能给人人生之道。哈耶克只是一位西方学者,我们可从他那里得到知识,但同样得不到人生之道。经济学就是更加等而下之的术了,它所提供的知识本身就是一孔之见。不是说这些东西没有价值,而是说,一个人,光有这些,是不够的。没有道,人生就是茫然而无意义的。在中国,很多信奉西来意识形态的人,其实都是茫然而不知生命意义何在,而病急乱投医,临时抱神脚。我比较幸运,早年研究过钱穆先生,所以很自然地转回身来。然后,就觉得生命很舒泰。我的情况,应当不是独一无二的。身边不少朋友都经历过类似的转向。还会有更多人转向。整个中国其实都在转向。道就在脚下,只要转过身来,低下傲娇的头,就可看到道,就可上道。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