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下一页

中央深改组1000天,“组长”习近平带领小组做了这些大事

自2013年12月30日成立算起,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即将走过1000天的历程。这一期间共开会27次,在习近平领导下,这个“小组”做了哪些大事,今后怎么做?

中南海 23小时前 120
专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1

谢谢您的提问。其实我是学长哈,可能“芃”长得比较文静。我的回答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向了“中间”,即并重。或者在这里暂且不谈孰重孰轻问题。个人治疗微观层面,这是社会工作真正走出一条专业化道路最需要的地方,唯有让案主、让服务对象感受到了社会工作对他们带来的改变,才能对其逐渐认可。在微观层面提升个人治疗或者说服务的质量,需要专业的社会工作队伍。这个队伍必定有两种来源,一是有着多年服务经验的老“社工”、老“社区工作者”,由于行业的惯性,他们仍旧会在这里,好处大家也能感受到,但弊端就是他们真的“专业”吗,是否可以称谓“社会工作者”;二是社会工作科班生及相关专业毕业的从业人员,拿执照,完成数百小时的服务,可以说能够与国际接轨。那么这个庞大的人才队伍要怎么建设,在我们这个大环境之下,是离不开政府离不开党的。所谓党管人才,政府为人才谋布局。推动社会改革和正义实现,既给人才队伍建设提出了要求,也为社会工作打了前战。您提到,“不可避免工作者从政问题”是认为社会工作不能从政,对此我并不赞同。社会工作者如果局限于个案、小组、社区,就把格局放在了微观、中观而忽视了宏观层面的社会政策实践,社会政策的良性实践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更能多民众带来福祉,社会工作者可以很好的成为政策的桥梁。当然,并不需要每一个社会工作者去从政,更不能号召大家从政,但是我们需要建设各个层次的、各个分工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最终也不能忘了我们是社会工作者,我们的使命是什么。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