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客2015-09-10

李老师好,我不了解科举相关的问题,但我一直有个疑问,科举制度是不是对地方社会乡村治理有其有益和特殊的作用?相较于现在的乡村空心化情况,应该怎么看?

有2个回答

李林 2015-09-11

很有深度的问题!
中国古代的基层政府,其实只设到县一级。县以下的地方治理,多数都要依靠士绅与家族。科举制度除了旨在选拔人才入职政府,更希望通过提倡儒学、敦厚诗书,授予一些人功名荣衔,并给予尊重优待,让他们垂范地方,协助治理。事实上,这对地方税收、水利、慈善、教育等事业的有效展开,还是助益不少的,也可以说是一种形式的地方自治。当然,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依仗功名权势,鱼肉乡里的劣绅也不是没有,不过若被告发坐实,也会面临严惩。
中国这些年的乡村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多年工农业、东西部发展不均衡累积的恶果。政府自然也已留意到问题的严重性及可能后果,所以农村发展政策中除了要解决基本的生存、医疗问题,开始更多重视基础教育,提倡传统文化和家庭伦理,提倡阅读,并且鼓励大学生去最基层的乡村历练。方向是对的,不过要看到实效,恐怕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更何况,政策在执行过程中,也难免会打些折扣,甚至变质。

澎友 2015-09-11

详细

李林

很有深度的问题!
中国古代的基层政府,其实只设到县一级。县以下的地方治理,多数都要依靠士绅与家族。科举制度除了旨在选拔人才入职政府,更希望通过提倡儒学、敦厚诗书,授予一些人功名荣衔,并给予尊重优待,让他们垂范地方,协助治理。事实上,这对地方税收、水利、慈善、教育等事业的有效展开,还是助益不少的,也可以说是一种形式的地方自治。当然,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依仗功名权势,鱼肉乡里的劣绅也不是没有,不过若被告发坐实,也会面临严惩。
中国这些年的乡村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多年工农业、东西部发展不均衡累积的恶果。政府自然也已留意到问题的严重性及可能后果,所以农村发展政策中除了要解决基本的生存、医疗问题,开始更多重视基础教育,提倡传统文化和家庭伦理,提倡阅读,并且鼓励大学生去最基层的乡村历练。方向是对的,不过要看到实效,恐怕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更何况,政策在执行过程中,也难免会打些折扣,甚至变质。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1

在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中》,韩庚饰演的赵先生对章子怡饰演的小六说:“你平时这么俗气,这么十三点,到了镜头面前,又是这么精致,这么有气质,不可思议!天生是块做演员的料。”
这段台词我印象很深——因为它道出了媒介名人本身就是一个“人设”,媒介本身就是一段表演,舞台上的人和ta本身可能是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从本质上看,我们追逐的媒介名人定然是一种设计或设定,而不是某种本真的东西。
但今天的媒介技术环境更透明。除了看到呈现出来的舞台,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角度去了解一个人(比如社交媒体、路人偶遇、综艺节目、直播)。这是一个可见性增强导致明星去魅的过程。这时候人设变得充满了危险,如果一个偶像的人设与自我太过分裂,则会遭到怀疑和厌弃。今天的演艺者必须更好地平衡自我与舞台形象之间的关系,小心维护;更多地延伸自我,突出某些个性,而不是虚构一个完全无关的面向。
以往的明星只要处理好作品和媒体关系,但今天的偶像则要在众多粉丝面前努力经营。可以说,今天的明星在”维系人设”上要比以往更加辛苦,也更加困难,因为后台正在不可避免的逐渐敞开。有些明星路人缘很好,有的人则很容易遭黑——这种谜之体质,或许也涉及明星“真我”与“人设”之间的微妙关系。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