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老怎么看待他那个年代的一大批优秀企业家所谓的原罪?ps:我不是挑刺,只是单纯的想知道褚老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我本人对包括褚老在内的开拓者是持肯定态度的。

有6个回答

周桦 2015-12-14

具体到你提的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和褚老沟通。从所处背景而言,他与那个年代大多数的企业家不太一样,他身处国企,而且是特殊行业。更多被称有原罪的企业家是在体制之外,是改革开放、经济体制改革的直接受益者:民营企业家。我个人很同意下面一段话:“企业家的“原罪”问题是且只可能是在过去30年来的中国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产生的。换句话说,企业家的“原罪”问题,便是中国过去30年因改革带来“社会进步与社会疾病”,体现在企业家这个社会群体身上的映射。因此,企业家的“原罪”绝不仅仅是企业家这个群体的问题,假如说这是一种“社会病”的话,也一定是“中国病”,而不是“企业家病””。

伯颜明远 2015-12-22

丘吉尔拯救了整个大英帝国,是不是按照他的功劳该折合成英镑发给他?

周桦

从法律上看,贪污的确是事实。但引起大家思考的犯罪的动因。褚时健在玉溪烟厂期间,为国家贡献了约2000亿的利润,即便以他对企业的贡献是万分之一,他的收入也该是两千万,但他十几年的收入仅仅是八十万而已。

Joseph 2015-12-15

社会病是对的,但是原罪问题也是客观存在且应当分类看待,对客观上没有办法避免的原罪当然不能由个人来承担历史责任,但除此之外个人应当承担起其应负的责任或者说其应当为所获利益付出个人应付的代价

周桦

具体到你提的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和褚老沟通。从所处背景而言,他与那个年代大多数的企业家不太一样,他身处国企,而且是特殊行业。更多被称有原罪的企业家是在体制之外,是改革开放、经济体制改革的直接受益者:民营企业家。我个人很同意下面一段话:“企业家的“原罪”问题是且只可能是在过去30年来的中国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产生的。换句话说,企业家的“原罪”问题,便是中国过去30年因改革带来“社会进步与社会疾病”,体现在企业家这个社会群体身上的映射。因此,企业家的“原罪”绝不仅仅是企业家这个群体的问题,假如说这是一种“社会病”的话,也一定是“中国病”,而不是“企业家病””。

龙在地上52 2015-12-14

贡献再大你可以光明正大向国家要而不能偷这是一个人的本质和人格问题

周桦 2015-12-14

从法律上看,贪污的确是事实。但引起大家思考的犯罪的动因。褚时健在玉溪烟厂期间,为国家贡献了约2000亿的利润,即便以他对企业的贡献是万分之一,他的收入也该是两千万,但他十几年的收入仅仅是八十万而已。

Visunlliant

谢谢您的回答。还有个问题,在那个时代,许多企业家的落马都是法罪错位,褚老当年的事有没有这方面的影子,他在红塔山最后的时间里,其发展改革已经触及到了多方的既得利益,甚至对一直支持他的云南政府而言,他的许多发展倡议都是不被肯定的。之所以问这个是我觉得从书中那个人的生平的来看,贪污实在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

Visunlliant 2015-12-14

谢谢您的回答。还有个问题,在那个时代,许多企业家的落马都是法罪错位,褚老当年的事有没有这方面的影子,他在红塔山最后的时间里,其发展改革已经触及到了多方的既得利益,甚至对一直支持他的云南政府而言,他的许多发展倡议都是不被肯定的。之所以问这个是我觉得从书中那个人的生平的来看,贪污实在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

周桦

具体到你提的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和褚老沟通。从所处背景而言,他与那个年代大多数的企业家不太一样,他身处国企,而且是特殊行业。更多被称有原罪的企业家是在体制之外,是改革开放、经济体制改革的直接受益者:民营企业家。我个人很同意下面一段话:“企业家的“原罪”问题是且只可能是在过去30年来的中国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产生的。换句话说,企业家的“原罪”问题,便是中国过去30年因改革带来“社会进步与社会疾病”,体现在企业家这个社会群体身上的映射。因此,企业家的“原罪”绝不仅仅是企业家这个群体的问题,假如说这是一种“社会病”的话,也一定是“中国病”,而不是“企业家病””。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