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溪2016-03-02

香港服务业好像远落后于国际水平。从业人员态度生硬,不善交流,劣质服务。比较去过的欧陆,英国,日本,加拿大和常住的美国,香港服务业非常不规范,存在许多隐性收费和有地方色彩的欺骗性惯例。服务场所对游客极少提示,服务人员却又极不耐烦解释。让我无所适从,花钱买气受。我的经历有普遍性吗?

有13个回答

何建宗 2016-03-07

有沒有隱性收費和欺騙人的例子?我個人倒不習慣美國,小費視作必然,少給會挨罵,這是鼓勵平庸服務,因為好服務只會比沒有服務多一丁點小費⋯

老牛 2017-07-26

何建宗先生,香港的公共服务业特棒,大街上一尘不染,民警也特好。

何建宗

有沒有隱性收費和欺騙人的例子?我個人倒不習慣美國,小費視作必然,少給會挨罵,這是鼓勵平庸服務,因為好服務只會比沒有服務多一丁點小費⋯

胖胖虎 2016-03-20

香港的人大代表是怎样选举的,有没有被邪恶势力有组织的操纵选举,非法指定了,香港民众有没有被代表了

阳立 2016-03-09

好像要内地人摆正下等人的身份才能在香港买东西,这种态度太奇葩了

松溪 2016-03-08

香港未来的重要生路可能会是服务业,可能主要是服务大陆。当然也可以尝试服务全球,但我还没看见相应的优势。智库要提醒年轻人认清形势,不要给别人当枪使,自误前程。但头脑清醒的有全球这么大的舞台,有竞争力,走到哪里都有机会。

松溪 2016-03-08

智库要设法改变香港服务行业的服务理念。克服大爷心态,让顾客开心不丢人。服务不只是完成任务,也不要有低人一等的封建观念。职业化服务是让人敬佩的,民主社会最起码的门槛是尊重别人。这点做不到,其它的都是自我标榜。

松溪 2016-03-08

点我的头像可以看到两个例子,楼下还有一个例子,在这儿再加一个例子。我去湾仔一个xx酒家吃饭。经理引我们在一个空桌上坐下。侍者上来不发一言,霹雳啪啦扔下一圈碗碟,最后又扔下拳头大的一小碟花生米。然后不发一言地走了,又去另一桌本地人中照样表演一番帅锅撒碟子。我忐忑的心有点释然,原来我并没有得罪这位小哥。开始敬佩起店老板有慈善心雇佣聋哑人。谁知小哥是会说话的。花生米按惯例是要收费的,没经我同意,我们没吃过,也是要强迫收费的。这个惯例是世界领先的。

松溪 2016-03-08

我是善意地提醒香港年轻人要在职业化上过硬,否则再占哪儿再砸谁也改善不了处境。这个时代人人都在跟全世界的职业人士竞争啊。

松溪 2016-03-08

那我代表美国人民向你道歉。:)

何建宗

我個人就遇過啊

何建宗 2016-03-07

我個人就遇過啊

松溪

能请你举一个在美国少给小费挨骂的例子吗?

松溪 2016-03-07

我说的这些在香港有普遍性吗?

松溪 2016-03-07

能请你举一个在美国少给小费挨骂的例子吗?

松溪 2016-03-07

请点我的头像看我最近香港之行所碰到的两个例子。我真盼望香港餐厅服务员期待小费,我可以有表达自己感受的机会。当服务员粗鲁地用国语问我要不要收几个盘子,我客气地告诉他这一盘还有一些没吃完,等一下吧。他却当场摇着头用粤语咕哝起自己的不满。我竞不能提醒他自己是他的客人。这种事我在美国和大陆从没遇到过。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