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频频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主任

从国民经济的总账上看,烟草行业的税收贡献论并不能清洗这个行业的原罪。我觉得控烟应该从烟草体制改革入手,打破垄断,政企分开,源头减量,积极控烟。但改革最难的是打破目前烟草体制内的既得利益,您认为呢?

有2个回答

郑频频 2016-05-31

你都说到了点子上!

也许 2016-08-19

就是利益问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