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现实不等同于社会现实,可是我们现在网络上的各种意见对垒,各种观点的博弈,依据的全都是媒介现实。改变这一情况除了要求媒体从业人员客观、完整、真实的反应事件还可以怎样去处理?

有1个回答

传播小王子 2016-07-05

在今天,离场介入现象非常普遍——每一个人并不一定是事件的当事人,但却依据各种各样的新闻报道对事件进行点评,同时各种观点和意见更是层出不穷。这反映出的一个现象是,没在环境被我们当成了环境本身,也就是拟态环境的环境化。
这种现象的出现,主要是新闻媒体大量的信息生产和信息传播,以及各种自媒体人的爆料和传播,这其中不乏事件真相的建构,也有不少虚假的、歪曲的或局部的信息。
我们认为,在UGC、OGC、PGC三种信息生产范式下,借助于碎片化的信息发布,通过拼贴的方式也可以建构相对完整丰富的社会现实,这个社会现实会越来越接近于事实的真相。所以我们认为,媒体上各种各样的观点和意见的讨论,有间接的事实依据。而且我们也有理由认为,在今天很难通过掩盖部分真相去误导和操纵舆论。
但我们同样不能否认的是,新闻媒体的呈现和公众碎片化的信息发布都是经过了选择的,即便有6亿多网民都在参与信息的生产和发布,他们所建构的信息仍然只是媒介现实。媒介现实并不等同于社会现实,也不能简单地认为媒介现实是社会现实的抽样,而是对社会现实的一种重构。
所谓的重构是指部分信息是源于社会现实,但还有其他的信息属于公众的想象、期待或者评价,满足了不同人的想象空间。这种重构已经脱离了语境,也脱离了原作者,脱离了原来的事件,被赋予更多的新的含义。
比如说,假设微博上有一两个人讨论传播小王子,那么他们的讨论将会使公众产生一种印象,他是一个人;如果有1000个人来讨论传播小王子,那么公众可能会认为,他是一个研究新闻传播学的青年教师,懂一些新媒体;但是如果有1亿人来讨论,那么公众可能会认为,他是个教新闻传播学的老师,家里有几只狗,有可能头上长着角,背后还长着一对翅膀。
对于新闻媒体而言,强化其专业性,提升其专业素养,注重其专业主义肯定是必须的,在任何时代、任何环境下都应该有这方面的要求。但问题在于,公众的想象和期待在很多时候与媒体报道无关,媒介的报道只是呈现了事件的线索,公众的解读倾向和解读策略才是最关键的。
我们可以想象的是,即便是公众站在具体的新闻事件现场,他们还是有不同的解读策略——他们更倾向于用头脑中的观念来解读社会现实。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