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坏人变老”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受到过良好的教育,那么每个国家或地区都应该有这样的过程,那么国外有没有这方面的案例或研究呢?

有6个回答

姜楠 2017-06-16

这是个好问题。
我在美国养老院工作时,时常发现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恶劣行为,通常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小集团利益。不管是在运动场上争吵,还是在坐式锻炼中争夺最佳位置,都是为了表明自己属于养老院占有优质资源一分子。与年轻人相比,努力挤入小团体的做法并没有改变,但是欺凌的评价标准不再是相貌、财富,到了70岁之后,评价标准就只剩下年龄——越年轻越好。甚至在养老院里,80多岁的人也会对90岁的人冷漠。很多老年人过了90岁,头脑依旧清晰,但是邻居们一听说她/他的年龄,就不想坐在一起。
康奈尔大学2010年的一项研究证明了我的观察。卡尔·皮勒莫(Karl Pillemer)教授发现,养老院居民之间的欺凌以及“高频率冲突和暴力”非常普遍,甚至比学校还要严重。他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四周时间里,20%的居民与其他居民至少发生过一次“负面和攻击性冲突”;16%的居民被咒骂或发火;6%的居民被打、咬、踢;1%的人遭受性骚扰,“比如抚摸其他人,暴露生殖器,或者企图发生性关系”;11%的居民碰到过其他人不请自来或者乱翻东西的恼人场面。
这样看来,中西方“为老不尊”的现象有不少共性。按理说,美国老年人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没有经历过巨大的社会动荡,这种“坏人变老”论在这里就站不住脚了。

林海树人 2017-07-02

美国的观察和研究似乎是“老人变坏”的证据。这种“为老不尊”在信息社会中容易传播,加上老龄化趋势导致老年人群体的扩大,更加经常出现在社会媒体当中。这是作为整体的一个方面。
但对于老年群体的一部分,似乎也存在“坏人变老”的状况。那些在公共场合不能规范自己,做出出格行为的人,较大程度在中青年时不会是心性良好之人。比如在篮球场出手打小伙的老者。

姜楠

这是个好问题。
我在美国养老院工作时,时常发现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恶劣行为,通常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小集团利益。不管是在运动场上争吵,还是在坐式锻炼中争夺最佳位置,都是为了表明自己属于养老院占有优质资源一分子。与年轻人相比,努力挤入小团体的做法并没有改变,但是欺凌的评价标准不再是相貌、财富,到了70岁之后,评价标准就只剩下年龄——越年轻越好。甚至在养老院里,80多岁的人也会对90岁的人冷漠。很多老年人过了90岁,头脑依旧清晰,但是邻居们一听说她/他的年龄,就不想坐在一起。
康奈尔大学2010年的一项研究证明了我的观察。卡尔·皮勒莫(Karl Pillemer)教授发现,养老院居民之间的欺凌以及“高频率冲突和暴力”非常普遍,甚至比学校还要严重。他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四周时间里,20%的居民与其他居民至少发生过一次“负面和攻击性冲突”;16%的居民被咒骂或发火;6%的居民被打、咬、踢;1%的人遭受性骚扰,“比如抚摸其他人,暴露生殖器,或者企图发生性关系”;11%的居民碰到过其他人不请自来或者乱翻东西的恼人场面。
这样看来,中西方“为老不尊”的现象有不少共性。按理说,美国老年人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没有经历过巨大的社会动荡,这种“坏人变老”论在这里就站不住脚了。

天堂中有没有不会飞的鸟 2017-06-29

学习中。。。

姜楠

这是个好问题。
我在美国养老院工作时,时常发现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恶劣行为,通常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小集团利益。不管是在运动场上争吵,还是在坐式锻炼中争夺最佳位置,都是为了表明自己属于养老院占有优质资源一分子。与年轻人相比,努力挤入小团体的做法并没有改变,但是欺凌的评价标准不再是相貌、财富,到了70岁之后,评价标准就只剩下年龄——越年轻越好。甚至在养老院里,80多岁的人也会对90岁的人冷漠。很多老年人过了90岁,头脑依旧清晰,但是邻居们一听说她/他的年龄,就不想坐在一起。
康奈尔大学2010年的一项研究证明了我的观察。卡尔·皮勒莫(Karl Pillemer)教授发现,养老院居民之间的欺凌以及“高频率冲突和暴力”非常普遍,甚至比学校还要严重。他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四周时间里,20%的居民与其他居民至少发生过一次“负面和攻击性冲突”;16%的居民被咒骂或发火;6%的居民被打、咬、踢;1%的人遭受性骚扰,“比如抚摸其他人,暴露生殖器,或者企图发生性关系”;11%的居民碰到过其他人不请自来或者乱翻东西的恼人场面。
这样看来,中西方“为老不尊”的现象有不少共性。按理说,美国老年人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没有经历过巨大的社会动荡,这种“坏人变老”论在这里就站不住脚了。

李君行 2017-06-16

美国不也有“垮掉的一代么”,感觉跟咱们那一代情况半斤八两,年代也是相近的。我不是专家,不敢说得太绝对。只是想问有没有60-70年代社会相对平稳的发达国家的老人现状来做对照?

姜楠

这是个好问题。
我在美国养老院工作时,时常发现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恶劣行为,通常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小集团利益。不管是在运动场上争吵,还是在坐式锻炼中争夺最佳位置,都是为了表明自己属于养老院占有优质资源一分子。与年轻人相比,努力挤入小团体的做法并没有改变,但是欺凌的评价标准不再是相貌、财富,到了70岁之后,评价标准就只剩下年龄——越年轻越好。甚至在养老院里,80多岁的人也会对90岁的人冷漠。很多老年人过了90岁,头脑依旧清晰,但是邻居们一听说她/他的年龄,就不想坐在一起。
康奈尔大学2010年的一项研究证明了我的观察。卡尔·皮勒莫(Karl Pillemer)教授发现,养老院居民之间的欺凌以及“高频率冲突和暴力”非常普遍,甚至比学校还要严重。他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四周时间里,20%的居民与其他居民至少发生过一次“负面和攻击性冲突”;16%的居民被咒骂或发火;6%的居民被打、咬、踢;1%的人遭受性骚扰,“比如抚摸其他人,暴露生殖器,或者企图发生性关系”;11%的居民碰到过其他人不请自来或者乱翻东西的恼人场面。
这样看来,中西方“为老不尊”的现象有不少共性。按理说,美国老年人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没有经历过巨大的社会动荡,这种“坏人变老”论在这里就站不住脚了。

任惜誉 2017-06-16

是不是坏人应该不是以有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为标准的。一个人的本性是收到个人、家庭、社会等多方面因素共同影响而形成的

姜楠

这是个好问题。
我在美国养老院工作时,时常发现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恶劣行为,通常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小集团利益。不管是在运动场上争吵,还是在坐式锻炼中争夺最佳位置,都是为了表明自己属于养老院占有优质资源一分子。与年轻人相比,努力挤入小团体的做法并没有改变,但是欺凌的评价标准不再是相貌、财富,到了70岁之后,评价标准就只剩下年龄——越年轻越好。甚至在养老院里,80多岁的人也会对90岁的人冷漠。很多老年人过了90岁,头脑依旧清晰,但是邻居们一听说她/他的年龄,就不想坐在一起。
康奈尔大学2010年的一项研究证明了我的观察。卡尔·皮勒莫(Karl Pillemer)教授发现,养老院居民之间的欺凌以及“高频率冲突和暴力”非常普遍,甚至比学校还要严重。他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四周时间里,20%的居民与其他居民至少发生过一次“负面和攻击性冲突”;16%的居民被咒骂或发火;6%的居民被打、咬、踢;1%的人遭受性骚扰,“比如抚摸其他人,暴露生殖器,或者企图发生性关系”;11%的居民碰到过其他人不请自来或者乱翻东西的恼人场面。
这样看来,中西方“为老不尊”的现象有不少共性。按理说,美国老年人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没有经历过巨大的社会动荡,这种“坏人变老”论在这里就站不住脚了。

2017-06-16

姜楠

这是个好问题。
我在美国养老院工作时,时常发现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恶劣行为,通常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小集团利益。不管是在运动场上争吵,还是在坐式锻炼中争夺最佳位置,都是为了表明自己属于养老院占有优质资源一分子。与年轻人相比,努力挤入小团体的做法并没有改变,但是欺凌的评价标准不再是相貌、财富,到了70岁之后,评价标准就只剩下年龄——越年轻越好。甚至在养老院里,80多岁的人也会对90岁的人冷漠。很多老年人过了90岁,头脑依旧清晰,但是邻居们一听说她/他的年龄,就不想坐在一起。
康奈尔大学2010年的一项研究证明了我的观察。卡尔·皮勒莫(Karl Pillemer)教授发现,养老院居民之间的欺凌以及“高频率冲突和暴力”非常普遍,甚至比学校还要严重。他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四周时间里,20%的居民与其他居民至少发生过一次“负面和攻击性冲突”;16%的居民被咒骂或发火;6%的居民被打、咬、踢;1%的人遭受性骚扰,“比如抚摸其他人,暴露生殖器,或者企图发生性关系”;11%的居民碰到过其他人不请自来或者乱翻东西的恼人场面。
这样看来,中西方“为老不尊”的现象有不少共性。按理说,美国老年人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没有经历过巨大的社会动荡,这种“坏人变老”论在这里就站不住脚了。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