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好,对于书中林黛玉与薛宝钗,曹雪芹为何更偏爱林黛玉而非薛宝钗呢?

有2个回答

欧丽娟 2017-08-22

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这种印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曹雪芹对她们两人的塑造方式不同造成的。
我发现,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基本上是里外透明的,就像是层层剥笋,一层层剥开,让我们看到林黛玉的内心情感动荡起伏、她的思想,在读者面前是无所遁形的。从心理学角度来讲,我们一般读者会因此比较喜欢读小说的原因,因为它可以让我们在读小说的时候,弥补在现实界里面人跟人之间有许多隔阂的那种障碍和疑虑。所以,林黛玉的塑造手法真的是比较讨喜,因为曹雪芹的这种做法,让读者对她非常放心。第一,不会有人跟人之间所谓的“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的那种提防,这已经让我们在林黛玉身上找到了一个大家会倾向她的一个原因。第二个由于林黛玉的内在是坦露的,我们会跟着她一起喜一起悲,我们知道她的恐惧,也知道她的向往,她很隐秘的那个自我,我们读者都一目了然。这么一来,我们也很容易跟着她一起成长,跟着她一起起伏,所以很容易就产生认同。这个确实是林黛玉这个形象非常讨喜的一个因素。
但是薛宝钗的写作手法不一样。其实小说家很少触及到薛宝钗的内在,不知道她怎么想,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像我们只看到她很得体的言谈举止,周应各方。我想,就这一点上来讲,薛宝钗真的比较吃亏。因为我们读者在面对她的时候,好像移植了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人跟人之间的那个距离、人跟人之间的那种隔阂。我们总是没有办法真正跟人推心置腹的那种遗憾、那种障壁,似乎在阅读薛宝钗的时候又再现了,所以,薛宝钗在这一点上,确实是比较吃亏。
正因为小说家笔下的薛宝钗比较无我,她基本上是一个顾全大局、以别人或者是以相对关系中的位置来决定自己要如何言谈举止的这样一个闺秀,所以我们比较不容易看到她无我的那个部分、而只看到她表现出来的那种和颐。就这一点来说,会不会因此我们就容易觉得她比较虚伪,或者林黛玉是比较性灵。
我倒觉得也许我们不一定能这样推测,或许,曹雪芹可能要告诉我们的是,薛宝钗作为一个比较无我、无私的人,本来她就是以别人为重,因此他在笔端叙写这个人物的时候,当然比较不需要去触及到她的内在。因为对薛宝钗这样的人格特质来说,她的自我是放在第二位,甚至第三位的,因为有尊长,有朋友,她把这些人伦关系里相对位置中她比较尊敬的也比较喜爱的人,都放在自己的前面,这样一来,在她的人格特质之下,曹雪芹势必只能去用这种手法去叙写她。所以很多读者会很自然地以为是不是曹雪芹是比较喜欢林黛玉的,比较不喜欢薛宝钗,才把她写得好像跟一般人不是那么地坦露,等等,但是,我的看法倒不一样。我觉得,其实那是因为曹雪芹对人性的了解太深入,他的艺术技巧太成功,所以,他的艺术技巧完全是配合这个人物的特质来开展的。作为一个小说家,他该做的工作,其实是把每一个人物都合情合理很深刻很生动地呈现出来,既然如此,每一个人物都他的人格特质,那么小说家就用最合适他的方式,因为这样才能够最呈现出他的人格特质。然后,他用这样一个有机的方式去调动他所能够驱遣的艺术技巧,所以说,我觉得,写薛宝钗要用这样一个遮蔽式的方式去写,其实是非常恰当的,因为这才能够最精准地把薛宝钗的个性,就是那种比较无我、自我放在第二位的这样一个性格,恰如其分地呈现出来。

听那远古的呼唤 2017-08-26

说的鞭辟入里

欧丽娟

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这种印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曹雪芹对她们两人的塑造方式不同造成的。
我发现,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基本上是里外透明的,就像是层层剥笋,一层层剥开,让我们看到林黛玉的内心情感动荡起伏、她的思想,在读者面前是无所遁形的。从心理学角度来讲,我们一般读者会因此比较喜欢读小说的原因,因为它可以让我们在读小说的时候,弥补在现实界里面人跟人之间有许多隔阂的那种障碍和疑虑。所以,林黛玉的塑造手法真的是比较讨喜,因为曹雪芹的这种做法,让读者对她非常放心。第一,不会有人跟人之间所谓的“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的那种提防,这已经让我们在林黛玉身上找到了一个大家会倾向她的一个原因。第二个由于林黛玉的内在是坦露的,我们会跟着她一起喜一起悲,我们知道她的恐惧,也知道她的向往,她很隐秘的那个自我,我们读者都一目了然。这么一来,我们也很容易跟着她一起成长,跟着她一起起伏,所以很容易就产生认同。这个确实是林黛玉这个形象非常讨喜的一个因素。
但是薛宝钗的写作手法不一样。其实小说家很少触及到薛宝钗的内在,不知道她怎么想,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像我们只看到她很得体的言谈举止,周应各方。我想,就这一点上来讲,薛宝钗真的比较吃亏。因为我们读者在面对她的时候,好像移植了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人跟人之间的那个距离、人跟人之间的那种隔阂。我们总是没有办法真正跟人推心置腹的那种遗憾、那种障壁,似乎在阅读薛宝钗的时候又再现了,所以,薛宝钗在这一点上,确实是比较吃亏。
正因为小说家笔下的薛宝钗比较无我,她基本上是一个顾全大局、以别人或者是以相对关系中的位置来决定自己要如何言谈举止的这样一个闺秀,所以我们比较不容易看到她无我的那个部分、而只看到她表现出来的那种和颐。就这一点来说,会不会因此我们就容易觉得她比较虚伪,或者林黛玉是比较性灵。
我倒觉得也许我们不一定能这样推测,或许,曹雪芹可能要告诉我们的是,薛宝钗作为一个比较无我、无私的人,本来她就是以别人为重,因此他在笔端叙写这个人物的时候,当然比较不需要去触及到她的内在。因为对薛宝钗这样的人格特质来说,她的自我是放在第二位,甚至第三位的,因为有尊长,有朋友,她把这些人伦关系里相对位置中她比较尊敬的也比较喜爱的人,都放在自己的前面,这样一来,在她的人格特质之下,曹雪芹势必只能去用这种手法去叙写她。所以很多读者会很自然地以为是不是曹雪芹是比较喜欢林黛玉的,比较不喜欢薛宝钗,才把她写得好像跟一般人不是那么地坦露,等等,但是,我的看法倒不一样。我觉得,其实那是因为曹雪芹对人性的了解太深入,他的艺术技巧太成功,所以,他的艺术技巧完全是配合这个人物的特质来开展的。作为一个小说家,他该做的工作,其实是把每一个人物都合情合理很深刻很生动地呈现出来,既然如此,每一个人物都他的人格特质,那么小说家就用最合适他的方式,因为这样才能够最呈现出他的人格特质。然后,他用这样一个有机的方式去调动他所能够驱遣的艺术技巧,所以说,我觉得,写薛宝钗要用这样一个遮蔽式的方式去写,其实是非常恰当的,因为这才能够最精准地把薛宝钗的个性,就是那种比较无我、自我放在第二位的这样一个性格,恰如其分地呈现出来。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