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门老师好!我写过一些质疑《三国志》和《三国演义》的文章,如对“赤壁大战”、“隆中对”、“街亭之战”及其战争描写等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发表后也引起一些人的赞同。您对“赤壁大战”的看法如何?是传统观点还是也有新的看法?

有1个回答

南门太守 2021-11-25

你好,很高兴就三国话题进行探讨。
赤壁之战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争”,其结果“奠定了三国鼎立基础”。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这场战役双方兵力很悬殊,曹操一方投入的兵力有三四十万,有的甚至认为多达八十万,战役的过程也复杂跌荡,从舌战群儒、借东风、草船借箭到连环计、蒋干盗书、周瑜打黄盖、华容道等,一曲三折、波谲云诡。
但根据对史料的分析,这场战役曹操并没有把孙权作为对手,所以规模也没有那么大,过程也不复杂,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大部分都是没有的,甚至结果也没有那么严重,距离“三分天下”还相当远。
总之,这是一场目标、规模、过程、结果都被高估的战役。
详细情况,可以参见我写的《三国英雄记》一书,或者参考我写的《刘备传》《孙权传》《诸葛亮传》,里面都有具体的、详细的逐条分析。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0

谢谢您的问题!魏晋时期之所以给人留下“乱”的印象,大概是由于这一时期紧接汉末的党锢之祸、董卓之乱与群雄割据,西晋末年又经历了八王之乱和永嘉南渡,如果以太康元年(公元280年)三家归晋为起点计算,至元康元年(公元291年)八王之乱起,国家承平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一年。东晋时期虽然政局整体上相对安定,但是早期也经历了王敦之乱和苏峻之乱,此后整个国家政治结构的稳定完全是建立在皇帝、流民与门阀士族的脆弱平衡之上,加之北方异族政权的威胁一直存在,亦可谓是如履薄冰。天下纷乱的局面会影响整个时代的精神气质,例如东汉末年建安时期诗歌的总体特征是“慷慨任气”,《文心雕龙·时序篇》便称这种气质的形成良由诗人见惯了乱离的世事,因悲凉而慷慨,遂任气而为诗。
魏晋风度实际上也是时代的产物。今天我们谈起魏晋风度,大多会比较注意魏晋名士率直任诞的处事风格,名士清谈、服散、饮酒和纵情山水的逸事尤为令人津津乐道,不过,此类处事风格的形成原因其实非常值得注意。一方面,这是由于东汉末年儒学由僵化而走向衰落、个体思想逐渐解放;另一方面汉末至魏晋士族内部的倾轧日益激烈,亦有不少士族都试图通过此类处事风格来表达对现实的不满或不合作,例如“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本有济世之志,但因为见到魏晋嬗代之时“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于是终日酣饮,不与世务,以此来逃避参与司马氏与曹氏之间的政争。因此,将魏晋风度看作是一种独特的政治文化现象,其中蕴含着魏晋士族对现实政治发展的因应,或许不失为一种妥帖的看法。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